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七十节 进阶传奇!

第二百七十节 进阶传奇!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谁也没想到。
  
      穆兵心这一剑,竟然直接斩下了夏虫的头颅!
  
      那头颅根本没有落地的机会。
  
      因为他的剑,刚刚才开始!
  
      藏剑,是云州最重的剑,虽然并非古神兵,但却是一名超级天才性命交修的剑。
  
      它是剑,它也是当年的他。
  
      所以他能通过秘法,强行让自己回到当年的状态。
  
      并且以寿元为代价,激发出部分潜能,再进一步!
  
      剑道属于武道,但又有些不同。
  
      修行剑道的人往往更加执着,想要修成天人武神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像余白衣和何庆芝其实都是兼修剑道而已。
  
      云州历史上,单纯修炼剑道的人并不多。
  
      穆兵心便是其中之一。
  
      至少在遇到水龙灵之前,他是这样的。
  
      藏剑低声悲鸣。
  
      它又是欢喜,又是哀伤。
  
      欢喜的是当年那个锋芒毕露的少年终于找回了自己,并且更进一步,抵达了云州人几乎只能仰望的半步真神境界!
  
      事实上,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进入真神境,直接被五洲战场所吸纳。
  
      可他的实力提升,只是为了守护龙城而已。
  
      或许在某些大人物的眼中,这样的天才浪费在龙城这种城市里,简直是愚不可及的。
  
      但对于穆兵心来说。
  
      有些东西,就是指的守护一辈子的,并且用性命和诺言去守护。
  
      水龙灵如此,龙城也是如此。
  
      半步真神的剑道大师究竟有多么强?
  
      很快的,所有人都见证了恐怖无比的场面。
  
      阿布纳索尔逃得快,没有被少年抓到,但那可怜的夏虫,却正在被穆兵心处以凌迟之刑。
  
      藏剑无声,宛如钝刀割肉,少年身影来去无踪,只一瞬间,身体长达千里的夏虫被切成了数万段!
  
      它仿佛一条小蚯蚓一样,不断在地上胡乱地蠕动着。
  
      作为逞凶云州的九大凶兽之一,夏虫最强大的,还是生命力。
  
      尽管被切成了这样,它还在奋力抵抗!
  
      可惜。
  
      这一切在半步真神面前并无作用。
  
      “我说过了,如果我能早生五十年,根本就不会有这个封印。”
  
      “而你,也根本没有机会在这世上逞凶。”
  
      少年持剑,声音空灵淡定。
  
      藏剑突然暴怒如龙,一口气席卷万里!
  
      每一段夏虫,都被碾压成了齑粉!
  
      飞沙走石过后。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战场上。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困扰着人们的睡眠,笼罩他们头顶的阴影——消失了。
  
      夏虫,死了。..
  
      他是被藏剑生生切断身体,然后活生生的碾压致死的!
  
      躲在暗处的阿布纳索尔浑身冰冷。
  
      这种状态的穆兵心,他是实在不敢乱上前。
  
      他开始庆幸自己明智的决定。
  
      他的术法很高超,只要舍弃夏虫,就能活下来。
  
      可是……没有了夏虫,他又该如何纵横云州?
  
      穆兵心还在走。
  
      他临空踏步,突然虚空一抓,抓出来一个奇装异服的年轻人来!
  
      “找死?”
  
      少年问。
  
      那人忽然大声喊道:“我只是路过!”
  
      “打扰了打扰了!”
  
      嗖的一声,他的身影消失在少年手中。
  
      少年面有疑惑之色。
  
      而仍然被困在弦界之中的韩乐,忽然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
  
      时间回到几分钟之前。
  
      一群人在横渡虚空。他们自龙界而来,往云州而去。
  
      “这次龙神回归,必定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那帮没胆子的老东西,明知道云州龙城就是龙神复苏知道,居然还不敢靠近。”
  
      “呵呵,自从我修成传说级以来,除了大荒林那个怪人之外,还没怕过谁,你们不必担心!”
  
      “这次龙神复苏,一定是我们血裔第一个迎接!”
  
      血裔大王子志得意满,谈笑间挥斥方遒。
  
      旁边跟了一群血裔的小弟纷纷附和出声。
  
      水晶龙和小白龙也在此行的范围之中。
  
      小白龙低声问道:“你这未婚夫靠谱吗?我总觉得他在吹牛。”
  
      水晶龙想了想:“应该靠谱吧,除非遇到韩乐那种变-态,传说级的血裔应该是可以横着走的。”
  
      “云州总不可能哪哪儿都是那种变-态。”
  
      小白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她的表情看上去仍然有些低落。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血裔大王子的脸色突然一变!
  
      “怎么了?”水晶龙茜关心道。
  
      “不好!好恐怖的力量!”
  
      “这是……半步真神啊……不行,我们必须先撤退……”
  
      “打扰了打扰了……”
  
      他慌忙对着虚空中某个方向说,然后强行逆转了方向。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猝不及防地将他从虚空中拎了出来。
  
      然后就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好在穆兵心只是奇怪这些龙界的人来这里干嘛,并没有直接下杀手。
  
      否则,在半步真神面前,传说级的血裔……还真不算什么。
  
      虚空中。
  
      血裔大王子满脸恐惧,额头上都是汗水。
  
      “没想到……云州的人都恐怖如斯!”
  
      “为什么我走到哪里,都会遇到这种程度的强者啊!”
  
      “那群老狐狸果然奸诈,明知道云州龙城有这种强者坐镇,还故意怂恿我先来探路!”
  
      “幸好那个强者对我没有杀机……否则我……”
  
      他的脸上充满了后怕之色。
  
      幸亏他反应快,那几句打扰了说的还是很诚恳的。
  
      只不过,为什么这一幕有些熟悉?
  
      血裔大王子心头有些疑惑。
  
      不过这么一遭之后,他就再也不敢靠近云州了,索性转了一圈,忽悠了一下手下,灰溜溜地想要逃回龙界。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小白龙忽然举手道:
  
      “我好像看见韩乐了。”
  
      ……
  
      “刚刚那个声音,有点熟悉啊。”
  
      弦界里,韩乐也听到了血裔大王子熟练的“打扰了”。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可以放下心来,专心进阶传奇。
  
      夏虫虽然死,但他的胃部另有空间,和阿布的弦界融为一体,他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才能突破。
  
      而现在的龙城,有巅峰状态的穆兵心守护,自然是可以高枕无忧的。
  
      只是。
  
      韩乐心中微微一叹。
  
      他其实早就料到了,只是当这一幕真的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过。
  
      或许有些事情,就是命中注定了的吧。
  
      但他韩乐,不信命!
  
      哐当!
  
      万维键盘上,忽然响起一声尖锐的乐声。
  
      韩乐,徐徐展开炎黄界和自己的本源,开始弹奏属于自己的战歌!
  
      只要将战歌融入本源世界中,他便能晋升传奇!
  
      对他来说,传奇其实很简单。
  
      只不过,他选择了一个更加困难些的道路,因为他要凝练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曲境世界!
  
      第一首战歌,已然在阿布纳索尔的弦界中奏响。
  
      那突破云霄的身影在炎黄界一闪而过。
  
      所有人都惊骇莫名地抬头。
  
      他们只看到了一个影子,那个影子手持长棍,仰望天空,似乎要将这天都要捅破!
  
      第一首战歌《小刀会序曲》!
  
      齐天大圣的身影,渐渐从虚影,凝聚成了实体,出现在了炎黄界中。
  
      韩乐只觉得本源之力源源不断地流逝。
  
      大圣的影子看着身为世界之主的韩乐,毫不犹豫地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攻击!
  
      这就是非原创曲境的坏处了,韩乐想要拿下这个曲境,就必须承担曲境之魂的攻击!
  
      他信念一动,分身出现在炎黄界上空,以世界之主的力量,和大圣鏖战在一起!
  
      这一战,石破天惊。
  
      然而弦界里,韩乐却又一心二用,开始弹奏了第二首战歌。
  
      《九九八十一》。
  
      “既然出现了大圣,干脆就用西游世界为模板好了。”
  
      “炎黄界,是时候来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韩乐手速极快,激昂的音乐响起,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炎黄界上空。
  
      与此同时,炎黄界也开始了自动分裂。
  
      大地和山脉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改变。
  
      连世界规则,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这就是世界之主的权限!
  
      韩乐的本源之力源源不断地被抽空!
  
      这一次进阶传奇,可能是他在乐师一道上,面临的最大挑战了!
  
      小刀会序曲和九九八十一只是一个开始!
  
      然后是《云宫迅音》!
  
      任何和西游世界有关系的战歌,都被韩乐解读出来,最终融入本源世界中!
  
      伴随着他的弹奏,炎黄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日新月异变化着。
  
      弦界和炎黄界里,韩乐面临着严峻的双重考验!
  
      只要跨过这一关,他可能就是云州历史上,最强的传奇乐师!
  
      ……
  
      弦界之外。
  
      韩乐弹奏战歌的动作,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因为他闹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
  
      炎黄界和各种曲境交错在一起,让人惊愕无比。
  
      术士之王隐匿起来,穆兵心镇守龙城,龙城的危机似乎就这么解除了。
  
      但所有人都知道,既然神秘人还被困在弦界里,那么就意味着术士之王还没有放弃。
  
      他一定还在寻找着机会。
  
      事实上也是如此。
  
      看到现在,阿布纳索尔如果还看不出来穆兵心的气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下去的话,那他术士之王的名号也可以拿掉了。
  
      他暗地里试着给穆兵心下了几个诅咒,想要加快这个过程。
  
      但是反而差点被穆兵心抓到真身。
  
      幸亏术士之王的确精通术法,拥有万千替死之身,否则早就被穆兵心找出来干掉了。
  
      饶是如此,他现在也仿佛行走在钢丝之上。
  
      他哪里会看不出来韩乐现在的状态!
  
      “这小子简直是个怪物,这个年纪,凭什么敢这样入传奇?”
  
      “如果真的成了……其余的传奇在他面前,简直是渣滓。不过大罗山的人,都是怪物。”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个混蛋竟然真的杀了夏虫,我一定要趁着这小子没出来之前,杀了这个王八蛋!”
  
      术士之王游走在虚空边缘,反复试探着穆兵心的警戒范围。
  
      穆兵心的行走则是很随意。
  
      他仿佛一个负剑游历的少年,在龙城周边随意地行走着。
  
      众人默默地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敬意。
  
      何老的故事,已经渐渐流传出去。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竟然是那个泼皮无赖站了出来,拯救了龙城。
  
      很多人都觉得羞愧。
  
      也有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
  
      更多的人,只能默默地祝福他。
  
      因为穆兵心的衰老,是他们都能看出来的。
  
      他不再是少年了。
  
      藏剑开始自行飞行,因为穆兵心渐渐地无法承受它的重量了。
  
      “这就不行了吗?”
  
      穆兵心自嘲一笑。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刚刚还滑嫩细白的皮肤,现在已经粗糙宛如熟宣纸。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吧。”
  
      “那个老混蛋藏得太深了,我的剑,找不到他。”
  
      “我去看看她吧……”
  
      他的声音虚弱无力,仿佛随时可能摔倒。
  
      众人目送着他进了龙城,走进了那座树人学院。
  
      没有人跟进去,大家都徘徊在外面。
  
      到了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人关注术士之王的一举一动了。
  
      他们能感觉到穆兵心身上的那种悲戚。
  
      安宁湖畔。
  
      他吃力地坐下,怔怔地看着平静的湖水。
  
      刚刚那一声哭泣声之后,他就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了。
  
      或许是他的感官迟钝了,或许是……她不想再见到他了。
  
      藏剑稳稳落地。
  
      他轻轻抚摸着这把性命交修的剑。
  
      “好困啊,就在这里睡着,也不错了。”
  
      “感觉很多记忆都模糊了啊,好多年前,我是怎么掉进这个坑的呢?”
  
      “像我这么英俊帅气的高冷少年,不应该被美色所惑才对啊。”
  
      “我好像……都忘记了她的样子了。”
  
      他在老槐树下自言自语。
  
      风吹过。
  
      少年白头,未曾吹皱这湖水涟漪,却吹皱了他的面容。
  
      返老还童。
  
      从生到死。
  
      也不过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已。
  
      藏剑低声呜咽,泣不成声。
  
      湖对岸,一个女孩子俏生生地站在那里。
  
      “是你啊,那天帮忙挖剑的小女娃。”
  
      穆兵心吃力地抬了抬眼皮。
  
      苏璃踏过湖面走过来。
  
      “你的挖掘机开的很不错啊。”穆兵心气喘吁吁地说。
  
      “水龙灵前辈自封千年,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刚刚那声哭泣声,或许是她仅存的念头了。”
  
      苏璃轻声说。
  
      “这样吗?我知道了。”
  
      他点了点头。
  
      然后无声死去。
  
      老槐树下,藏剑一飞冲天,剑气冲霄!
  
      湖畔,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人徐徐出现,低声冷笑:
  
      “如此优秀的身体,浪费掉,似乎有些可惜。”
  
      苏璃皱了皱眉,拦在了他身前。
  
      下一秒,火焰遍布了她的全身。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