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两极仙道 > 第八十七章 连败两局

第八十七章 连败两局


  试练场上,公孙锦和易行天遥相对峙。
  场外屏气凝神,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尤其是目前易行天竟然处于下风,更是牵动了众人的心。
  易行天横刀,心念如一,玄武虚影再一次沉入江海。
  公孙锦冷冷道,“易师弟这是要故技重施?”虽如此说不免暗自探查易行天将从哪个方位出现,倏然发觉东南方向有动静,公孙锦撼地锤飞出,强悍攻势撼天动地。
  不对!西北方向也有动静!
  却见西北方向亦出现玄武虚影,玄武之上易行天做斜劈状,公孙锦急忙挥出剩余一锤。
  撼地锤狂奔而去,刚一脱手公孙锦已经发觉上当,却见四面八方突然再次出现六道身影,玄武之上的易行天目光冰冷,每一道身影都是刀招在手,轰然斩出。
  只见撼地锤摧枯拉朽般破灭两处身影,但其余六方刀招轰然已至。公孙锦一时难以分辨,只能催动中央神殿秘法“有容乃大”,凝结全身黄土真力,灵力翻滚,准备接纳惊涛骇浪。
  一连六斩,虚虚实实,难以分辨,公孙锦心知只有一招为实,只要接下一招便可绝地反击。
  “轰!”第一招已然交接,灵力滔天,卷起巨浪,公孙锦感受万钧之重,嘴角呕红,但内心却极为高兴,看来已经完结。
  正欲召回撼地锤,没想到刀招再至,轰击之力不减分毫,公孙锦一个不妨顿时受创,心下一凌,难道都是实招?急切间加强防御,声声巨响传来,轰击毫不停歇,公孙锦虽有秘法,仍伤势加重,难以支持。
  应龙虚影感受到公孙锦受创,一声怒吼,龙威暴虐,巨大身躯挡在公孙锦身前,承受了剩余的冲击,下一刻,应龙虚影口一张,竟吸收江海之水,只见广袤江海被应龙虚影牵动,涌向半空,尽皆被应龙吞入腹内。
  易行天心知不妙,眼前景象其实都是阵法所化,来源都是水泽天国画卷,应龙虚影看似吸水,实则是吸收画卷中的水灵力。
  易行天满是无奈,没想到应龙虚影竟有釜底抽薪之招,当下手一挥,无边景象化作画卷,复归手中。
  应龙吞噬水汽,虚影回归图腾之象进入公孙锦体内。公孙锦手一招,左右双锤赫然在手,飘然下落,双足立在试练场之上,感受到与大地联通,地脉之气被导入体内,竟开始修复体内伤势,一时信心百倍。
  此消彼长,易行天已知错过了最好的机会,然而这关乎玄水阁荣誉,自己必要拼杀到最后一刻。
  易行天凝结全身真元,化玄水峰秘法“百川归海”于刀招,灵力暴涨!
  “金石断浪连环斩!”
  却见易行天倏然劈出数刀,玄水峰水汽汇聚,将刀招威势催至极强,赫然斩向公孙锦。
  公孙锦脚踏七星,地面仿佛涌动起来,深埋着无穷的爆发力量,双锤挥舞,一阴一阳瞬间打出,守是极致,攻亦是极致。
  再次对轰,没有水泽天国的背景,只是干脆利落的轰击,然而更让众人震撼。
  “轰隆隆!”
  灵力炸裂,古奇长老的冰晶应声破碎,余威扫向周边看台,古奇冷哼一声,袍袖轻拂,水汽漫涌,轻松挡下余威,再一挥,又一个冰晶之墙出现,阳光之下光芒更盛。
  冲击渐渐平息,场内二人静静而立,易行天真力耗竭,无以为继,勉强道,“公孙兄果然厉害,易某认输。”
  全场鸦雀无声,没想到玄水峰的易行天竟然败了,这一位原本早就可以突破金丹期,只是为了大比首席而强行压制修为的修士竟然败了,那么也就意味着玄水阁败了,即使对手乃是中央神殿之人。
  公孙锦伤势亦重,不过尚能坚持,双锤收纳,朗声道,“易师弟能逼我到如此地步,已是让我钦佩万分,为兄先下场休整了。”
  公孙锦凝望一眼易行天落寞的身影,身法极快,回转主台,站在慕容白身后,服下丹药暗自调息。
  慕容白道,“比斗固然精彩,同道之谊亦无比珍贵,望日后潜心修习,共同进步。”
  公孙锦道,“谨遵师尊教诲!”
  浩真子看不出表情变化,依旧夸赞几句。
  洛真子道,“公孙锦修为,法器俱佳,更有图腾护身,实力在这些小辈中算是顶尖的,本座提议直接进入决赛,剩余之人决出胜者再与公孙锦对决罢!各位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主台之人各有心思,不过很快达成了一致。
  冰怒在不远处暗骂不止,这洛真子真是太不要面皮了,既保证了自己的两位弟子不先碰上公孙锦,又拍了中央神殿的马屁,端的不为人子。洛川峰还剩两位弟子,进入决赛的机会最大,想来就算最终输在公孙锦手下,也算是玄水阁首席了。
  古奇微微冷笑,也不戳破,着人抽签得到接下来的比斗安排,不多时,已有结果。
  朝天华对阵奚以清,而沈苍对阵灵霄。
  奚以清此前留有余力,更休整已久,飘然上场,冷冷注视着朝天华。
  朝天华手杖一顿,身形已在试练场上,抱拳道,“见过道友,不知道友是想文斗还是武斗?”
  奚以清轻蔑一笑,“你道我是女流之辈吗?比斗场上生死搏杀,方是痛快!”
  朝天华眉头一皱,淡淡首,“既如此朝某便不客气了。”
  奚以清嘴上虽硬气,也知对方不是易与之辈,当下法诀凝结,暗自戒备。
  朝天华轻喝一声,“吟啸徐行!”
  手杖一点,身形一动,似疾似徐,变幻莫测,下一刻细剑出鞘,光泽凌然,赫然出剑。
  “好快!”奚以清心中一惊,没想到朝天华一出手便是剑招,还以为这货尚要乔装几招,但自己等待已久,手底早就痒痒的,一挥袖,一枚白玉之环瞬间飞出,与剑招交接,叮当作响。
  双方招数极快,瞬间过了几招,对对方的根底有了初步探查,奚以清玉环飞舞,寻找套住朝天华法器的机会,然而朝天华经验极其丰富,招式未老,新招已然连绵不绝,极为难缠,奚以清喝道,“道之唯一,天得之以清,地得之以宁,且看吾天清之环!”
  玉环上下翻动,姿态诡异多变,朝天华很少见过这样的法器,一时找不出破绽,一柄细剑将剑招演化到极致,一时斗个旗鼓相当。
  奚以清虽凭借玉环僵持许久,但心知朝天华也在渐渐熟悉自己的招式,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下真力暴涨,玉环幻化众多玉环,呈奇异之阵攻向朝天华。
  场外之人只觉白茫茫一片,如何能分得清虚实,朝天华也有一瞬的失神。
  奚以清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天清之环赫然飞出,瞬间套住朝天华的长剑,玉环一抖,发出锐利光芒,迫使朝天华放手。
  朝天华无奈,只得随他之意,奚以清得意道,“道友还不认输?”
  朝天华眉头一皱,这奚以清也太沉不住气了,一捏剑诀,细剑竟自行攻击奚以清。
  “御剑之术!疾!”
  细剑脱离朝天华之手,反而更加迅捷,光芒大盛,“嗖嗖嗖”,以诡异刁钻的角度攻击奚以清。
  奚以清正得意间,一个不防,被连刺三剑,不由痛呼,玉环防守欲挡细剑,然而朝天华何等经验,得理不饶人,剑势越发凌厉,绕着奚以清飞旋,得空便是狠辣的攻击。
  奚以清这才想起,绝不能让白金道的剑者近身,此刻朝天华虽然远离自己,但法器已攻破自身防卫,自己已陷入被动。
  奚以清不由满头是汗,强提灵力,玉环化作道道虚影,竟将自身套住,让细剑无法攻击自身。
  众人见状轰然大笑,这明摆着就是一根人棍吗,简直丢脸。
  朝天华亦摇头叹息,下一刻,细剑凌空,直冲奚以清头顶。
  奚以清忙将玉环护住头顶,却见朝天华剑指连弹,数道剑气直奔自己,慌得左支右绌,甚是狼狈。
  朝天华淡淡道,“似道友这般,还算是天清地宁吗?”
  此言一出,奚以清只觉面色紫胀,羞愧难当,直欲拼命,奈何节奏一直被对方带着,自己难有翻盘之力,心一横,准备一搏。
  却见奚以清手一招,一枚玉环瞬间飞入试练场,众人望去,原来这一枚玉环是奚以宁所有,奚以清双环在手,一阴一阳,气势翻倍不止。
  “天清地宁!无极流转!”
  双环合力,演化阴阳,竟将自身护卫地水泄不通,下一刻杀招已出。
  “清宁有道,破灭无双!”
  却见双环飞舞间凝练天地灵气,或轻盈灵动,或重于万钧,虚虚实实,全部轰向朝天华。
  朝天华这才有了几分佩服,原来他法器不全,实力受限,如今双环在手,这才是假丹期修士应有的实力。然而他仍怡然不惧,轻喝道,“梦回三秋!”
  剑招忽一改凌厉之态,转而犹如润物秋雨,剑端飞速变动,遇到实处便化虚劲,让对方无处着力,遇到虚处便剑意凌然,划破虚无。
  奚以清最强一招竟一时未能奏功,朝天华却越战越勇,细剑出招妙到巅毫,只攻不守却将奚以清逼迫的极为狼狈。
  奚以清之招原本就是强力攻击之招,然而此刻七分攻三分守,威力大失,如何能取胜?
  朝天华眼见对方精气神已去,快速出剑,在对方领口一道口子,转而收剑回鞘,不再出手。
  奚以清看到自己领口受损,已知对方是手下留情,即便再不愿也只得认输。
  “白金道奚以清胜!双方退场!”古奇冷冷的声音传遍试练场。
  全场再次一片惆怅,连败两场,玄水阁的士气已然跌落谷底,关键是剩余的两个年轻修士如何是朝天华这样剑术卓绝之人的对手,更无论中央神殿的公孙锦了。
  主台之上洛真子脸色阴沉,余光望向沈苍,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