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女人不要惹 > 第581章?不够宽的走廊

第581章?不够宽的走廊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吞云吐雾也好,风轻云淡也罢,各自忙碌,各自清闲,踩着落叶,望着云朵,想着艰难的一小段日子终于熬过去,向春早情不自禁地长舒一口气。【△網WwW.】
  
  姜秋出院后身体状态大不如前,整个人仿佛泡进了药罐子,吃的药比吃的饭还有多。像预想的那样,完成自己的吃喝拉撒也是幸运,天天买菜做饭接孩子的事只能停留在记忆里了。
  
  劳作辛苦了一辈子,习惯了反反复复、忙忙碌碌的节奏,一下子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让她感觉极其不自在。
  
  好在韩秋实听取了向春早的想法,确切的说,是张利远的建议。做通刘大姐的工作,除了他和向春早有条件守在身边之外,其他的无法照料的时间段全由她来陪伴着。
  
  两个人原本关系就很好,如今又身受重托,刘大姐自是格外上心。慢进慢出,有说有笑,既缓解了姜秋因生活方式突然改变带来的不适,也省去了向春早和韩秋实的很多精力。
  
  唯一让人感觉美中不足的是刘大姐的儿媳妇关翠翠。
  
  家境一般却娇生惯养的她结婚生子后,没有转换好角色,贪玩好热闹,也不把好脾气的丈夫放在眼里,管他愿意不愿意,把儿子扔给婆婆,不闻不问。
  
  自己则是给足婆家面子似的,一周才过来吃一顿饭,有时十天半个月都不过来一次。
  
  可自从无意中发现婆婆家的生活水准大幅提高,特别是时常能够看到应季的各色水果,变戏法似的不断顿。
  
  要知道,无论是进口的国产的,还是南方的北方的,只要是水果,那可都是她的最爱啊,光是想着就直流哈喇子。于是,她回来吃晚饭的频率越来越高。
  
  看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儿媳妇吃完饭一拍屁股,就歪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特别是不长眼睛的吃掉韩秋实和向春早给她的新鲜水果,以至于回来晚的、她的老伴常常没得吃,刘大姐就好生烦躁,却又撵不得,说不着,凭空赚了一肚子闲气。
  
  这是关在门里自家的事,刘大姐再郁结气闷,想想那是她宝贝孙子的亲妈,忍了再忍,也只有听天由命的份儿。而令她始料未及的是,时间不长,她的儿媳妇就招惹众怒,生出麻烦,不知不觉积攒着邻里矛盾。
  
  常常听到走廊里传来嘻笑声,或是管教孩子的大嗓门,循规蹈矩的向春早自然不喜欢刘大姐这缺乏教养的儿媳妇。几次都有开门出去,提醒她公共场合不要大声喧哗,可想了想,都忍住了。
  
  她不能不顾忌刘大姐的脸面。
  
  虽说她清楚刘大姐也非常非常讨厌她儿媳妇的这种扰民举动,常常在自己面前抱怨发牢骚,可那毕竟是人家里的事,对外,还是要护着一些的。
  
  只是,隐而不发的向春早也没想到,受干扰最多的她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不予计较,影响稍逊的楼上楼下的邻居们不干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当走廊里再次传出训斥孩子的特有的大嗓门的时候,韩秋实家对门的孙洁正在上楼,被大人骂孩子哭的娘俩挡住了路。
  
  手里拎着大包小包,本来就勒得生疼,偏不得顺利通过,心里憋气的孙洁禁不住黑了脸色。
  
  也该着要出乱子,恰巧在这个时候,刘翠翠手里的塑料袋突然撕开了口子,各种小零食洒落一地。
  
  "真倒霉,出门没看黄历,哪哪都不顺,烦死人了",看着滚在各处的东西,刚和儿子发过火的她瞬间又糊了脑子,边骂边从包里翻出一个塑料袋,蹲下身东拣西拣着,见两条腿挡在前面,便没好气的扒拉了一下。
  
  只是这一扒拉她没觉得有什么,心里正发着急的孙洁不乐意了,可碍着刘大姐的情面又不好发作,紧咬着牙关,挤出笑容:"我挡着你了是吧,那正好,我这手里拎得东西太多,有的塑料袋也要撑不住了,能不能让我先过去?"
  
  "太多?拎不动不知道?还拿那么多,没看见我正拣东西吗?着什么急。"抬头瞥了一眼,刘翠翠继续忙着拣拾地上的物品。
  
  "阿姨,你从我这里过去吧。"妈妈又不讲道理了,我真是太不喜欢了,眨巴着小眼睛的陈大鹏碰了一下孙洁的背包,就要往一边挪步。
  
  哎哟,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幸好不是这缺德少教的妈带的,孙洁刚想说句感谢的话走过去,谁知,刘翠翠忽地站起身,厉声喝斥道:"挪什么挪?罚你站呢!没我的允许谁让你乱动了?老实给我站着!"
  
  什么?天底下会有这么自以为是,没有底线的人吗?孙洁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愤懑:"你管教儿子我无权干涉,可你不能挡着路不让我通过,我要回家!"
  
  "谁挡你路了?"这么宽的走廊我堵得了吗?真是的,没事找事!扭过身来,刘翠翠眨了眨刚嫁接的睫毛。
  
  "谁挡我路了?你啊!难不成你自己看不见?"孙洁气得忘记了手上的疼,只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怪物。
  
  怪物,对,就是个怪物!这女人脑子八成不正常,感觉这思维是反转的。不用脑子去想,都能看得出来,她儿子挡在那里不允许挪步,她又蹲在这里捡东西,我只有飞过去一种可能行,这不是怪物还能是什么?
  
  "我挡路?还我看不见,你自己呢?那边,你不会绕过去?"直起身,抖了抖塑料袋,不知道对方把她当成怪物看的刘翠翠冲着儿子身侧努努嘴。
  
  什么?那边?她该不会是让我从她儿子身旁的那道窄缝挤过去吧?
  
  别说手里大包小包拎着,就是空着手,就我这五短身材昃楞着也过不去啊!
  
  她年纪轻轻,耳不聋眼不花,看不见我长什么样?说出这样的话,这…这不是变相挤兑我吗?这哪里是思维反转,这哪里是怪物,分明是为人不地道,拿我逗闷子
  
  这样一联想,如同嗑瓜子咳出了个臭虫,立马不是味儿,孙洁登时火大,怒目相向。
  
  怎么了?给你指条道,你瞪着我干什么?脖子一梗,眉毛一吊,刘翠翠"哼"了一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