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二十六章 何刘宝搞出的幺蛾子

第二十六章 何刘宝搞出的幺蛾子

    随着张晨的个子再次往上拔了一截后,他越发觉得身体过于单薄了些,就像地里的玉米,瘦了秧苗实难长出顶尖的苞米。
  
      就在张晨计划着“增肥”的同时,张坝公路的修筑工地上却出了不小的幺蛾子,而这次从中作梗的不是别人,正是白鹤村书记兼村长的何刘宝。
  
      自从老张家承包白湖湾开始,何刘宝这心里就没有舒坦过。
  
      这中间沙坝队上和张湾队上的公愤也有,但是私怨占了大部分。
  
      白鹤村是坝头乡为数不多的两个大行政村之一,下面有二十余个大队,张湾大队是最西边的那一个,全村上下加起来有近八千余人。
  
      要是按照以往,张湾那绝对是而是一个大队里面说话声音最小的一个,但是自从张文林那小子做了队长后,张湾大队却成了村委开会时最为举足轻重的一个。
  
      村里在决定事情时,张湾这个原本位于末梢的大队竟成了最关键的一票。
  
      不为别的,就凭张文林承包白湖湾挣了大钱,还出钱修了从张湾到乡里的公路,其他的一些大队眼见着那水泥路一日日加长,从张湾直通坝头乡里,要说不眼红那肯定是假的。
  
      但是白鹤村里二十几个大队,也并不是每个大队都是刚好坐落在公路边上的,就更不说白鹤村以外的其余几个村了。
  
      张坝公路自西向东穿村而过,从白鹤村张湾大队一直修到坝头政府前的坝头公路,中间经过六个行政村,但是只有刘杨村的两个大队、毛领村的三个大队以及塔前村几个大队坐落在公路两边不远处。
  
      这样一来,这条路就越发地显得弥足珍贵了,不要说在白鹤村,就是在乡里开各个村支部的会议时,乡里都点名要张文林和白鹤村的领导一起出席。
  
      这也就越发地让何刘宝心里不舒坦起来。
  
      这次出的幺蛾子正是是因为何刘宝拿这事做了工作,撺掇了各个村里十几个大队的队长到乡里起哄。
  
      尽管何刘宝是白鹤村的书记,但是何刘宝却不是张湾的人,而是沙坝队上的户籍。
  
      沙坝在张湾以东不过两里地,要说两个大队隔得也不远,关系理应不错,但是恰恰相反,沙坝队上和张湾早就经年累月地积累了不少矛盾。
  
      大大小小的矛盾细数起来就是说个几天几夜恐怕也数不完,不是张湾的牛祸害了沙坝的庄稼,就是沙坝人挖了张湾的田坝。
  
      往日里,因为沙坝的地势比张湾要高出一些,所以每年洪水泛滥的时候,张湾的庄稼几乎都被淹在水里,沙坝人的田地却刚好在洪水线上不过十几米处。
  
      这样一来,尽管当初分田地和划地界的时候,张湾不情不愿地把白湖湾接收了下来,但是对沙坝的不满情绪却也累积了起来。
  
      沙坝人自然也时刻提防着张湾人再次提重新分配田地的问题,如果白湖湾跟以往一样无所作为也就算了,但是自从去年张文林承包白湖湾发了财,然后拍卖出白湖湾的承包权后,沙坝人也动了心思。
  
      这还不够,最让沙坝人揪心的是,在张文林跟乡里协商好出资修路后,他们又发现这条公路对沙坝人而言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唯一的好处兴许就是往后去乡里再也不用走泥沙路了。
  
      这是因为沙坝不仅仅不是坐落在张坝公路附近,恰恰相反,沙坝大队和张坝公路之间还隔了不少田地。
  
      这样一来,沙坝人也就享受不了张坝公路修好带来的福利,何刘宝作为沙坝大队的一份子,又是白鹤村的书记,自然被撺掇着跳了出来。
  
      何刘宝也明白,知道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让乡里重视起来,因而就串联了十几个大队的书记闹了这么一出。
  
      乡党委办公会议室里。
  
      王胜简直就是怒从肚中烧。
  
      “何刘宝,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这条公路是说改就能改的吗?”
  
      坝头乡政府大院里,张文林刚一踏进院子,老远就听见了乡里老书记的声音。
  
      “王书记,我这不是胡搅蛮缠,您看看我们沙坝就算了,还有其他的不止十几个大队,这条公路可不能这么修啊!”
  
      “王书记,您就重新考虑考虑吧!”
  
      “考虑?考虑什么,考虑给你们也修一条还是拐个弯进你们队上?”
  
      “这--”
  
      “啪!”
  
      张文林还没走进办公室,就听见啪地一声脆响,顿时脸色一变,这何刘宝实在是太过分。
  
      如果仅仅是这一点,张文林导师不惧他何刘宝,但是这厮着实不要脸得紧。
  
      张坝公路从打基开始,因为原本的路基根本就没有五米宽,所以在经过沙坝大队的地界时,不免要往两边开挖一些地。
  
      好死不死地,这些个地正好是沙坝的,他刚刚已经去沙坝那边看过了,沙坝人就只差把家搬到路上去了。
  
      死活占着那点路基就是不肯走,张文林无奈只有到乡里来找人,像何刘宝这种土蛮子,也只有乡里的领导能让他惧怕几分。
  
      “何刘宝,你再胡扯八扯老子就撤你的职。”
  
      王胜是土生土长的坝头乡人,别说他是乡党委书记,就是不是他也不会怕了何刘宝这个滚刀肉,但是这次何刘宝却携众跟乡里谈条件,这不得不令他恼火。
  
      “书记,您撤我的职没关系,但是我总得给队上一个交代啊,你看这路修的,挖了队上的地不说,还修得跟队上没什么关系。”
  
      何刘宝一脸装怂的表情让张文林心里直想发笑却笑不出来,他知道以何刘宝的为人,要是找不到办法这滚刀肉这次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就是乡里强硬都不行,即使是强势如同王胜一般的书记都无法忽略一个大队的村民的意见,何况这家伙还找了十几个大队。
  
      “砰!胡扯!”
  
      “何刘宝,老子告诉你,不要在这里瞎扯淡,什么叫跟你们没关系,这路修路你们不走了?”
  
      王胜拍桌子的声音猛地炸开,不过三层高的乡办公楼都传遍了,张文林远远地站在会议室的入口处,进也不是出也不是,身后胡德平和刘明两位副乡长正一脸平静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顿时整栋大楼里都变得一片寂静,就连张文林都觉得气氛有些压抑。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有些急促,张文林只好跟着胡德平和刘明走进会议室,寻了椅子坐下来等王胜接电话。
  
      “喂,我是王胜!”
  
      “什么?你说什么?混账,是谁让他们动手的,谁动的手,先抓起来!真是混账,我马上就过来!”
  
      啪!
  
      猛地将话筒扣在电话机上,王胜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堪,冷冷地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何刘宝。
  
      “王书记,发生什么事了?”
  
      整个会议室中,只有胡德平敢在此时上前,这一幕乡里的工作人员平时并不少见,但是显然今天王胜的火气比往日更大。
  
      “什么事?大事,破事!何刘宝你就是个混账,你知不知道刚才是谁打电话过来了?是谁给你胆子让人动手挖路基的?”
  
      “挖路基?”
  
      张文林闻言心里猛地咯噔一下,随即便在心暗底叫了声不好。
  
      果然,还没等他抬眼往何刘宝看过去,王胜就已经骂了起来。
  
      “你是土匪还是地主,啊?你知不知道刚才乡里的刘所长打电话来说什么,你们沙坝人都是好汉哪,竟然动手把修了一个月的路基都扒了,还动手打了人,人现在已经送医院了,这责任谁负,啊?你何刘宝负这个责吗?真是混账东西!”
  
      “快给老子滚!”
  
      “砰!”
  
      王胜说完便猛地一巴掌往桌子上拍了下去,张文林分明看到何刘宝身子猛地颤了一下。
  
      “德平,你马上带人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让刘进把动手的人先抓起来。
  
      刘明,你去做一下那十几个混账东西的工作,把刚刚发生的这件事情跟他们好好说说,我先去县里看看伤患,文林同志,你跟胡乡长一起下去,你放心,这路你继续修,出了事我来负责。”
  
      王胜的思路很清晰,说完就立马大踏步走了出去,张文林也理不清什么头绪,谁料得到这个节骨眼上会出这茬子破事。
  
      但是张文林知道,何刘宝这次铁定是要栽跟头了,如果沙坝那边没有动手挖路基和打人还真不好办,但是现在搞了这么一出,他何刘宝就是有再大的意见恐怕都理亏。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王胜让刘明把这件事情传达给其余十几个大队队长的意思。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