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青璃剑 > 四百二十三章 叶煌

四百二十三章 叶煌

“请你放尊重点,他为人很好,身世又可怜,你若是再这么信口雌黄,我绝不会轻饶了你WwW.КanShUge.La”
  
  听到萧碧翎如此说,萧墨雪顿时露出怒色,瞪了妹妹一眼,冷声警告,然后便带着天辰进屋了。
  
  萧碧翎一愣,以前萧墨雪是如何偏袒疼爱自己,什么时候对自己这般凶过?萧碧翎感到很委屈,毕竟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姐姐也用不着这样针对她吧。
  
  萧碧翎想到,自从父亲失踪之后,如今的萧家已经大不如前,她感到十分孤单无助,不由得双目泛红,险些落下泪来。
  
  这也不能怪萧碧翎心性脆弱,毕竟萧碧翎可是萧家唯一一个天灵根,那可是万千宠爱集一身,一直以来在萧家都是大小姐做派。无论萧墨雪,还是萧青阙,一直以来对她这个妹妹都是疼爱有加,如今再叫她一个人孤零零的面对这种局面,心理难免有很大的落差。
  
  “哎?小姐姐要哭了,我们快走吧,别打扰了人家。”萧墨雪的大儿子顺道嘲讽一句,然后拉着弟弟和妹妹,往屋内走去。
  
  萧墨雪的三个孩子早和天辰混熟了,听着萧碧翎说天辰的坏话,自然感到非常不爽。
  
  “你们!”萧碧翎被小孩子的嘲弄,一时气急,见他们得意洋洋的样子,也拉不下脸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只得独自在外面生闷气,没多久,萧碧翎便一跺脚,也跟着进了屋子。
  
  几个人在屋内一阵忙碌,终于将天辰安顿下来,放到临时搭建的一处木板床上。萧墨雪尽心照顾,四个小孩帮不上忙便跑出去玩了,没多久就打成一团。
  
  渐渐的,他们发现彼此十分合得来,居然学着古人桃园结义。
  
  于是在萧墨雪小女儿玖儿的见证下,三人装模作样的在地上插了三根枯草,朝江面磕了几个响头,再喊几句“同年同月同日”的口号,便勾肩搭背的一同起身,算是成了。
  
  他们是按照年纪大小结拜的,萧墨雪的大儿子陆仁和小儿子萧铭分别是老大和老三,渔夫的儿子插了进去,位列第二。
  
  三个小家伙既然结成异姓兄弟,那就要干一碗情义酒,可小孩子哪来的酒水?正当他们发愁时,二弟江辰则偷偷摸摸的跑到屋后,从房屋角落掏出了一个酒葫芦,里面自然是他父亲悄悄珍藏的陈酿。
  
  小家伙们见状大戏,拔出瓶塞,顿时酒香四溢,惹得他们舌根生津,老大接过葫芦,顿时生出一股豪气,仰头便喝了一大口。
  
  一股剧烈的辛辣之气在口中蔓延,然后顺着喉咙直达腹部,让陆仁感到难受得要命。可没一会,这种状况就消失不见,同时满口留香,腹中暖洋洋的。一股热气从腹中涌入四肢,陆仁顿时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劲!
  
  之后的江辰和萧铭也都喝了一口,自然也发现了这股奇妙的感觉,甚至还怂恿玖儿,玖儿拗不过他们三个,便捧起葫芦,也轻轻的呡了一口。
  
  没多久,四个小家伙便架不住酒劲,在外面四处撒野,打闹不止,嘻嘻哈哈的稚嫩嗓音传的老远。
  
  屋内,萧墨雪坐在床边,听着小孩子们的嬉笑之声,看着窗外怔怔出神。
  
  萧碧翎则一直盯着姐姐,见萧墨雪若有所思,她想了想,便上前两步,坐到姐姐的对面,开口说话。
  
  “那个孩子叫江辰,他的父亲则叫江凡。不过据我推测,江凡应该不是他的本名,若我没猜错,这个江凡,应该是我们的祖父,叶煌!”
  
  “祖父?叶煌?我们不是姓萧吗?”萧墨雪喃喃一声,便看出了问题所在,看向萧碧翎,反问道。
  
  萧碧翎迎上姐姐的目光,神色凝重的说道:“其实,我们萧家祖上是姓叶的,并且来头很大,只是后来......”
  
  原来南国萧家,其实是当年皎月山庄叶家的一分支脉,当年皎月山庄庄主叶煌,联合国中奸臣,侵吞东周国土,从而建国。
  
  在李颜与楚云在湘江罢兵言和,腾出手来后,便开始清算南国的背叛旧账,誓要斩草除根。
  
  之后皎月一战,叶煌兵败,叶家众人迫不得已分散逃命,而萧碧翎所在的萧家,正是当年外逃的叶家之一。为了避嫌,以免引来李氏皇族的目光,当年的叶家族长便将整个族群偷偷的改姓为萧。
  
  只是后来的叶家,也只有他们这一支遗族又发展兴旺起来了,萧碧翎其实应该叫叶碧翎。
  
  此事并不是所有萧家子弟都知道,毕竟人心隔肚皮,难免有人走漏风声,而这种事一旦走漏,等待他的将是无尽的祸劫,所以这个消息只有少数的萧家核心成员知晓。
  
  萧墨雪恍然大悟,她想了想,问道:“既然你已经找到了祖上,那干嘛不带他回家?”
  
  萧碧翎神色黯然,叹息道:“当年李颜率兵围剿皎月山庄时,我们叶家原本还有一战之力,甚至两军交接,叶煌凭借一把赤霄剑还将李颜打成了重伤。哎,眼看皎月山庄只要一鼓作气,便能将东周大军击溃,可就在这时,祖上他居然发疯了,以至功败垂成,甚是可惜。”
  
  “发疯?”萧墨雪听到这里,感到疑惑。
  
  “是啊,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咱们的祖上居然发疯似的不分敌我,胡乱攻击,杀死了好多皎月山庄的高阶长老,大大削弱了皎月山庄的实力!不仅如此,还亲手荼毒了自己的妻儿,然后毁掉山庄的防御大阵,扬长而去。李颜大军则趁势压来,皎月山庄兵败如山倒,就此覆灭!”
  
  “可是,听你描述,叶煌他老人家修为应该非常高,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发疯?”萧墨雪还是不解,追问道。
  
  萧碧翎看了一眼窗外的江面,若有所思。
  
  “赤霄剑是炎帝炼制,威力极大,但却邪气渗人,其存在的目的,其实是为了镇压一只真灵存在!”
  
  “距今两三千年前,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头真灵炎龙,在灵川肆意破坏,为祸苍生。幸得当时有炎帝这等逆天存在,以一己之力,于东海之上,将此恶龙斩杀。但是真龙之魂十分强大,就算当年的炎帝也无法将之完全抹杀,只得退而求其次,将恶龙的精魄剥离尸骨,然后分为两道炼制,龙骨为架,炼制出了一把赤焰仙剑,龙魂则被封印在赤霄剑中。叶煌大人应该就是被这头恶龙之魂的邪气侵袭了元神,这才变得疯疯癫癫,六亲不认,最终做出了杀妻灭儿的人间惨剧。”
  
  萧墨雪恍然大悟,然后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原来如此,那么说现在的叶煌大人改名江凡,是不是不愿意面对这些往事?所以才不愿跟你回去?”
  
  萧碧翎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后来又想到了什么,神色肃然的盯着萧墨雪说道:“这些我都不清楚,但应该有这部分的原因吧。如今叶煌他现在也没能完全恢复,有时候说话颠三倒四,冲动易怒,完全没有逻辑,所以一见到他后,你千万别乱来。我虽然不清楚他如今是什么修为,但当年皎月山庄一战时,叶煌可是灵婴后期,其神通之大绝不亚于玄火神教的云瑶圣主,力拼上清修士也是丝毫不惧!所以万一你说错什么话,惹怒了他,说不定他只是打个喷嚏,你我都要玩完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不乱说话就是了。”萧墨雪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屋外传来几声闷响,萧墨雪二人放出神识一扫,发现四个小家伙正东倒西歪的躺在沙地上,呼呼大睡。而当她们扫到酒葫芦时,顿时明白过来。
  
  萧墨雪秀眉一皱,便想起身,但萧碧翎却开口说话。
  
  “让我看着天辰这小子,你也不放心,还是我来吧。”
  
  说完,萧碧翎便身形一闪到了屋后,催使浮空术,带着四个小家伙回到了屋内。
  
  二人不知道,天辰因为神魂被污,有些神智不清,但偶尔的还是能够感知外面的事物,碰巧萧家姐妹的这段对话,被天辰听了个清清楚楚。
  
  不得不说,萧墨雪她们的运气真是不错,次日,小男孩的父亲便回来了。
  
  此人是个中年莽汉,身材高大,却又略显肥胖,满脸胡渣,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一身破旧的长大褂,里面则空空如也,露出满是满是黑毛的胸口,看起来十分猥琐。并且刚一进门,一股鱼腥酸臭混合的气味便扑面而来,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呛得萧墨雪几人十分难受。
  
  陆仁他们三个有些难以忍受,在江辰的带领下,出门玩耍去了,而萧碧翎则在这位胖硕大叔满脸鄙夷的目光下,将萧墨雪的来意简单说明一下。
  
  “要救人?找医生啊!我又没学过医,来我这干什么,快走快走。”胖硕大叔声音一阵高昂,并且说完便要赶人。
  
  萧墨雪上前两步,便欲恳求,但胖硕大叔不想听,只见他蒲扇大的手掌一挥,三人便被巨大的旋风卷住,一阵天旋地转,三人便不由自主的卷到了屋外,落到岷江里,全身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