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717章 无话可说

第717章 无话可说


  “尊主,如此天赐良机,我们要不要。。。。。。”立刻有人在窦玉茹耳边建议。要是能趁乱把孙登杀了,岂不是一劳永逸?
  
  “不要做多余的事!”窦玉茹冷冷一瞥,非常明确的拒绝,“慈航静斋已经自掘坟墓,我们不出手就已经赢了,出手反而是画蛇添足,落了下乘。”窦玉茹说道,“慈航静斋那妮子白白跟了孙权这些年,却一点都不了解孙权。孙权这小子,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算计他。貂蝉辜负了孙权的信任,慈航静斋犯了最大的错误,她们已经输了。”
  
  “现在。”窦玉茹转过身,看向背后的产房,“只要这丫头争气点,生个男娃。。。。。。”
  
  话音未落,
  
  哇~哇~哇~
  
  门外所有人都表情一肃,露出认真聆听状。
  
  “生了!”
  
  “终于生出来了!”
  
  里面激动又略带疲惫的声音也侧面反应出步练师这次生产有多么不容易。
  
  “是千金!”
  
  “母女平安!母女平安!”
  
  报喜的人还没出来,窦玉茹就整张脸都黑了起来,刚刚的大好心情也瞬间败坏。
  
  “真是废物!”
  
  窦玉茹也没去看自己孙女长啥样,直接离开了现场。
  
  “尊主,慈航静斋已经无人,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机会。”魔门其他干部连忙上前相劝。
  
  “我要的不是机会!”窦玉茹沉声说道,“鹬蚌相争,可不要最后被别人捡了便宜。找人把那个袁媛给我盯紧点,孙权如果在她那里过了夜,立刻上报!”
  
  “是。”
  
  这边,
  
  疲惫的孙权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堵在门口的周泰等人,顿时脸一黑,刚刚那如释重负的喜色彻底消失不见。
  
  孙权知道,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他并没能改变貂蝉把孩子带走的“历史”!
  
  没错,在一开始的三思幻境中,孙权就知晓了这件事,所以他当时才会那么生气。孙权不是受不了别人算计他,他受不了的是最信任的人算计他!
  
  那时候,步练师这边的情况有些紧急,孙权耽搁不得,来不及做太多谋划,对他来说,最好的办法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直接抱走孩子。
  
  可那一刻,大概是感受到了孙权的想法,孩子突然哭了,他要妈妈,这瞬间打乱了孙权的思路,孙权心软了。是啊,孩子还这么小,怎么离得开母亲?况且,貂蝉如果真的一心想要带孩子走,她能有无数次机会,孙权根本防不过来!
  
  与其长时间痛苦,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不过,孙权还是抱有一丝侥幸,他还想再相信貂蝉一次。孙权认为,他唯一没做到的事,就是迟迟没有给貂蝉一个准信,没有确定这个孩子继承人的身份。于是,当时脑袋一热,孙权直接就宣布了孙登是未来的江东之主,自此,孙权认为自己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不管怎么样,他都问心无愧。
  
  如果连这样,貂蝉都还是要走,那么孙权只能无话可说!
  
  开始因为不想影响到心情,耽搁了救治步练师,所以孙权没有提前去模拟这一次的结果,然而现在看来。。。。。。
  
  “主公,小公子被。。。。。”周泰上前,小心翼翼的开口。
  
  “让她走!把我们的人叫回来,不必追了!”孙权冷冷说道,任谁都看得出,他在爆发的边缘。
  
  “。。。。。。是。”
  
  恰在这时,
  
  “报~~主公!霹雳车造出来了!霹雳车造出来啦!”一个小兵欣喜若狂的奔来。
  
  可惜,如此天大的好消息,放在这里,更徒增悲凉。霹雳车是造出来了,可,还有什么用?
  
  与此同时,没人看的到的地方,孙权体内的道心,原本还只是裂了条缝隙,现在已经整个冰裂成了网状。当中的种子,如同获得灌溉般,萌萌欲发,即将破土而出。
  
  从这一天开始,江东上下虽然还是默认孙登是孙家未来的继承人,但对孙登的母亲貂蝉,所有人都是讳莫如深,丝毫不敢在孙权面前提及。
  
  江东跟慈航静斋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或许还没有明着敌对,但也绝不再是朋友。
  
  与之相反,因为步练师的原因,步家跟魔门的地位,在江东也是水涨船高起来。
  
  不过,一个本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处境却并没有太好,那就是步练师的女儿,孙权的长女,孙鲁班。
  
  由于孙鲁班出生的时候,正巧霹雳车建成,下面的人拍马屁说,一定是鲁班降世给孙家带来了好运,于是取名孙鲁班。
  
  孙鲁班出生后,并没有受到母亲步练师的喜爱,这个孩子给步练师带来太多痛苦,步练师固然称不上厌恶,也绝谈不上喜欢。总之,步练师的态度就是:偶尔看看,撒手不管。
  
  而吴夫人呢,如果孙登还在,那她左手一个孙子,右手一个孙女,绝对开心得不得了。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吴夫人每次看到婴儿,都会睹“物”思人,她根本没办法带的了孙鲁班。
  
  吴夫人都这样,窦玉茹更不是会带孩子的人,况且交给窦玉茹孙权也不放心,怕不是又要培养个妖女出来。于是,孙权考虑是不是可以送给袁媛养?袁媛大家闺秀,带出来的孩子必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不过,孙权的这个想法直接被吴夫人给制止了,袁媛目前膝下无子,你送个儿子过去还差不多,送个女儿去是什么意思?瞧不起人吗?
  
  于是乎,刚刚出生的孙鲁班,居然就陷入了没有母亲养育的困境。虽说孙家多的是奶妈,但这也不是个事儿呀。
  
  最后,还是徐柔不忍心见一个小婴孩儿可怜,主动接过了这个担子。
  
  另一边,
  
  荆州,襄阳城前,
  
  一个哭泣的婴儿,挡住了江东数万雄兵!
  
  “未来的江东之主呢。”周瑜的语气颇有些嘲讽,“你这个弟弟还有把你放在眼里吗?”
  
  “演戏演全套,你也不要多想,这种时候,疑而不决,反而更容易生乱。况且,仲谋说的是未来的江东之主,不说未来,就是现在,我孙家又何止一个江东?!”孙策回道。孙策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自己兄弟,认为孙权宣布的内容,是非常讲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