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玄霄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小心!

第二百五十七章 小心!

第二百五十七章小心!
  
  “有意思,在守护祭坛的时候,族中的小家伙经常搞实战对抗,”颂赞居然有点WwΔW.『kge『ge.La
  
  秦玄看了看天色,距离天明还有一段时间,和颂赞换上夜行衣,身形隐没在丛林之中,直奔黑暗深处。
  
  “咱们这是要?”颂赞本以为秦玄会和他出去大战一番,看到眼前秦玄忙碌的布置法阵,疑惑的观望。
  
  “一点点的蚕食太慢,想个办法加快削弱他们。”秦玄在跑动中十指如飞,精神力丝线朝着地底汇聚,布阵手法隐秘,令颂赞这六品阵灵师瞠目结舌,抬手间便是数个小型法阵,布阵速度恐怖如斯。
  
  “火焰阵纹,入!”秦玄悄然催动八步擒龙,身影一分为八,每道分身都在急速的变幻着姿势,化作火神坟墓千余雕塑的形态,一道道阵纹汇入地面下方,颂赞的精神力朝着地下探去,秦玄只用了短短十余个呼吸的时间,便勾勒出了令颂赞完全看不懂的阵法。
  
  “这是何种法阵?”颂赞惊艳的问道。
  
  “困阵与杀阵的结合。”秦玄没有回头,但颂赞看到秦玄嘴角翘起,不禁泛起一丝寒意。
  
  “生擒,炼化,抽离,是此阵奥义。”秦玄将精神力丝线汇聚在身前,猛地双掌一翻,数千道精神力丝线攒动在一处,结成阵印,被秦玄拍入地面之中。
  
  “嗡-”随着周遭十米范围内一声沉闷的响动,颂赞被秦玄拉着,朝着树梢上方而去。
  
  “就在这里守株待兔?”颂赞完全不能理解。
  
  秦玄目露精芒,七道分身聚合。
  
  “你化作魏斯的模样,快!去大阵中!”
  
  一道秦玄分身直接朝着高空而去,那分身数拳打出,山林倒下一片,烟尘四起,动静很大。
  
  “那边怎么了!”魏家子弟在山林中游走的足有七八十位,察觉到这一变故的都朝着烟尘升起的方向看来。
  
  “假魏斯,你这个挨千刀的,纳命来!”秦玄的分身当空一声呼喊,朝着树林下方的法阵而去。
  
  “魏斯?”听到秦玄呼喊的魏家子弟目瞪口呆,二十余道身影朝着秦玄而去。
  
  追寻着秦玄的背影,远远能够看到另外一人,貌似受了不轻的伤势,行动很不方便,回过头来惊恐的张望,朝着山林深处而去。
  
  “我不是魏斯,你认错认了!”颂赞高声呼喊,连声音也和魏斯大不相同。
  
  “是他!假扮魏斯,让魏廷大人吃了大亏的家伙,快!”
  
  魏家子弟条件反射的加快速度,秦玄气喘嘘嘘的紧追不舍,很快,便被魏家子弟超越。
  
  “抓住他!快抓住他!这魏斯残害家妹,一定不能放过!”秦玄高声招呼,冲到秦玄身前的魏家子弟没有一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待老子逃得性命,定让你们这些杂碎没有活路!”颂赞呼喊着秦玄的神念传音,装作频临力竭的样子,已经跑到了大阵埋伏的正中,此刻,追上前来的二十余位魏家子弟将颂赞包围的严实,连低空都有四人把守。
  
  “启!”秦玄识海中的火神战玺猛然转动,与大阵冥冥中呼应,黑炎之火如同爆裂的岩浆般冲上半空,瞬间形成了火焰之海!
  
  “糟糕!有法阵结界埋伏,速速破阵!”魏家子弟中也有阵道六品以上的修行者,察觉到变故突生,反应神速,但数百道阵法符文打出,在黑炎之火狰狞的炙烤之下,变成了扭曲的虚无之光。
  
  “以力破阵!你们几个,构筑空间传送之门,直接前往集结空间点位,速度要快!”魏家子弟不愧为血脉五族之一,临危不乱,即便魏廷的水属性分身没有在场,可马上便有一名年龄稍长的中年男子现场指挥。
  
  “嗖-”
  
  一只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光箭,从巴掌大小的竹弓中射出,不偏不倚的射在中年男子的胸口,令其有条不紊的指挥声停顿了瞬间。
  
  “嗵--”
  
  中年男子愣了半个呼吸,便看到扮作魏斯模样的家伙全然没有先前那般筋疲力尽的神态,双拳如同山岩飞砸,狠狠的轰中了自己的丹田。
  
  按照常理,他是能够催动神脉之血护住周身,即便挡不住,也能够借着神脉催动的契机避重就轻,可那一枚光箭穿刺在他的胸膛,竟然释放着能够驱散他体内血脉之力的波动!
  
  “你是,你是守护一族,你这是落神箭!”中年男子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真的能够碰上守护一族,毕竟那是在传说中才有的记载。
  
  “切莫打死,交给我炼化。”秦玄的神念响起,黑炎之火本就狰狞无比,在秦玄发寒的声响中,燃烧出了滋啦啦的响动。
  
  每一个呼吸过去,法阵结界中的魏家子弟便能够感受到体内能量的流逝。
  
  “咔-”
  
  轻微的碎裂声,在魏家中年男子的丹田中响起,在场二十位魏家子弟,拳脚之战无人是颂赞的对手,颂赞宛如一柄旋转的铁锤,双拳生风,脚底踏动宛若陀螺,噼里啪啦的骨骼震裂声在法阵中响起,颂赞此生从没有过如此酣畅的战斗,以往和族人对战,总是畏首畏尾,害怕伤害,而现在,颂赞找到了战斗的乐趣!
  
  “这战技,原来如此生猛。”秦玄在守护一族传承之地研习过此战技,名为天旋金刚,今日一见,大开眼界,阵法中的杀阵还没有用上,一众魏家子弟便被打的血肉横飞。
  
  “快快传讯魏廷大人!这厮生猛,有备而来!”终于有人从狂猛的打击中缓过神来,于此同时,构筑传送法阵的数人已经将法阵篆刻出了雏形,颂赞却没有给他们继续下去的机会,几声干脆的颈骨错位声响,在场二十三位魏家子弟,尽数倒地。
  
  “这....”秦玄抹了一把冷汗,此次出来执行任务的魏家子弟已经很是精锐,除了第一个被颂赞射中的中年男子是接近一百二十级的存在,其他都是九十级以上,但在颂赞这守护一族的一百一十八级眼中,都是砍瓜切菜的事,对付神脉一族,颂赞比对付寻常修行者还要省力。
  
  “哈哈哈,过瘾!”颂赞将所有人留下了活口,大展拳脚之后,浑身舒畅,秦玄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颂赞在与神脉一族的打斗中,体表的七宫炼体之芒越来越璀璨!
  
  “也许,这也是泰山族灭族的原因之一,战斗中竟然能够凭借神脉一族的攻击来增强自身.....虽然不会因此而增长到第八宫,但却让其他七宫精进不少,厉害。”
  
  “有人传递出去讯息吗?”颂赞兴奋之余,猛地一拍脑门,竟然忘了这一茬,慌忙问道。
  
  “有。”秦玄脸色凝重,“不止一个,我们守株待兔,再灭一波,寻常魏家子弟都在山林中,应该赶过来的速度比魏廷快很多才对。”秦玄说着,山河图虚影闪现,精神力催动,地上焰火冲天的大阵开始发出嗡鸣,法阵收缩,被秦玄送到山河图中,大阵的炼化和抽离还在进行。
  
  “来了一个。”颂赞刚刚经历了大战,反应极其机敏,余光瞥见一道身影从侧上空飞速赶来,那人貌似看到了冲天焰火凭空消失,满脸的惊诧之色,空气中荡漾着战斗余波的劲气很是狂猛,令此人不敢轻易上前。
  
  “怂包.....看我一箭将他射下来。”颂赞的手抓在竹弓上,却被秦玄按住。
  
  秦玄摇了摇头,“日发三箭,未到关键之时。”
  
  说完,秦玄的身影已然变得虚幻,这是颂赞第一次感受到秦玄的速度,几乎是他察觉到秦玄消失的一瞬,那在半空犹豫着是否要上前探查情况的魏家子弟便发出一声不大的闷坑,背后突然出现了秦玄的身影。
  
  “小心!”颂赞惊呼出声,秦玄唤出了山河图,治服那名魏家子弟,将其丢入山河图大阵中的一刹那,灿如月耀的流光直奔秦玄脖颈而来,角度极为刁端!气势之强,却对是巅峰灵器之列。
  
  “铛-”
  
  这一击时机精准,秦玄确无回防之力,连造物鼎想要唤出也需要半个呼吸,到了此时,颂赞想要上前拯救了来不及,可紫芒骤然竖在秦玄的颈前,和那横空而来的流光撞在一处,银花火星飞溅,脆响刺耳,明显能够看到那流光断做两截!
  
  “噗--”
  
  距离秦玄仅有两丈远,身在隐匿符篆遮掩下的魏家子弟喷出一口鲜血,本命至宝在极速情况下直接被砍成两截,任凭他九十三级的修为,任凭他是魏家年青一代的十强精英,也难以改变逆血冲顶的蚀骨之痛。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在丛林上空惊现,最让他不甘心的,是这次执行任务之前,魏廷曾说过,这是一个儿戏一般的镀金任务,在魏家,所有的年轻人都要经受十场战斗历练,才会被分封到职务,不少有权势的大人物都让自己的后辈参加这种叫做镀金的任务,凑齐十场之数,而这一场,只是他的第一场。
  
  “进去!”秦玄一掌砍在对方的后颈,虽然秦玄只有八十九级,还没有达到窥道境,但十宫炼体之芒攒动下的一击,险些直接将对方的头颅打飞,晕死至气息萎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