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拳师与桂罗

第二百一十四章 拳师与桂罗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裂谷城闲逛。
  ——4E,201年,末种之月,29日,22:17——
  裂谷城的夜晚,有种类似“宵禁”的规定,任何在晚十点之后在大街上行动的人,都必须无条件受到守卫的检查和询问,如果试图反抗或逃走,守卫可以直接发动攻击。
  当然,他们是看不到我的。
  这项在其他城市很可能遭遇许多非议的规定在裂谷城却非常顺利的推行了,不单是因为黑荆棘家族势力庞大,还因为夜晚总有盗贼活动的原因,街上没有行人的话,他们自然无所遁形——就比如那边那个刚从某间住宅溜出来的家伙。
  身穿盗贼公会的制式服装,兜帽遮面,手里提着装有财物的小型包裹,虽然尽力躲在阴影中行动,但仍然很快被裂谷城的守卫所发现。
  “嘿!你!站住!”“往城门方向跑了!”“拦住他!”
  巡逻的几名守卫呼喊起来,闻声赶来的其他守卫立刻对那名盗贼进行拦截,而那个家伙逃跑之余竟然没有放开手里的包裹。
  【要救吗?】
  ‘有点麻烦,他被抓到之后肯定要收缴赃物的。’
  我看着这个名叫德拉夫的盗贼傻乎乎地沿着直线逃跑,而几个张弓搭箭的守卫已经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嗯,那就这么做吧。
  嘣!噗通!在他路过一座城内的跨河小桥时,我瞬移过去让一支箭矢命中后背,然后没等德拉夫对他面前悬空的箭矢产生什么感想,一脚把他连人带包裹踹下河。
  “要下河追吗?”“要去你去。”
  追过来的守卫们看了看深夜漆黑的河面,互相商量了几句之后纷纷散开。
  这个德拉夫并非盗贼公会的成员,他和一个叫做海农·黑雪鼠的同伴只是普通的毛贼,想办法仿造了两身盗贼公会的制服之后,平时的盗窃行动都穿着它们以栽赃给盗贼公会。
  原本来说,他们应该在裂谷城地下,名为“鼠道”的下水道中,被布林乔夫招揽的龙裔主角撞破栽赃阴谋,试图杀人灭口时被反杀。
  至于现在嘛……我清除箭伤的同时顺手销毁了那根箭矢。
  【看起来像主角的帕拉索斯还没动身回鼠道内的盗贼公会大本营,而更像主角的艾米莉亚公主由于潜行等级太高,路过那两人身边时他们完全没发现。】
  ‘我之前就想问,由于龙之介的缘故,阿尔托莉雅变旧剑也就算了,为什么艾米尔也会跟过来?还一副总想找我的模样。’
  【因为她的名字是龙之介起的?】
  ‘不要给我用问句!就算我在每个世界都是至高存在,但世界之间的问题可一窍不通,不然也不会被莫拉摆上一道!’
  正好此时穿着盗贼公会制服·伪的海农·黑雪鼠偷偷摸摸跑到德拉夫落水的地方观察,我再次飞起一脚把他也踹了下去。
  【这么做合适么?】
  ‘他们两个全都会游泳,再加上我刻意控制水下暗流,应该会在远离裂谷城的地方上岸,并且由于他们的脸被守卫看到过,也不会回来找死,有什么问题?’
  【我是说,你穿着高跟鞋踹人……】
  ‘吵死了!闭嘴!我要去看桂罗了!’
  黑贞就是那个造型我有什么办法?
  ——22:36——
  裂谷城的荣耀厅孤儿院在整个天际省都十分有名,它是由黑荆棘家族牵头,联合了众多贵族和权势者出资建造,所有出资人的名字都被雕刻在孤儿院进门便能够直接看到的墙壁上。
  由于有着这种优势,它不但建在寸土寸金的裂谷城中心地带,内部装饰华丽堪比高级旅店,每天更是有各大家族的成员前去探望,连这里接收的孤儿都很少有真正的平民,一个个基本都有名有姓,某些姓氏甚至来自传承悠久的贵族。
  那些孩子多半牵扯到庞大的金钱或政治遗产,可能获得利益的各方争执不下,最终各退一步将他们安置在孤儿院等待其长大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所以,孤儿院的院长、管理员,乃至清洁工,厨师和门卫都是在多方博弈中决定的人选,以确保他们不会对那些“孤儿”进行误导。
  ‘嗯……我只能说,这魔改的比冬堡学院更加夸张。’
  我在这座足以容纳数十名儿童居住的庞大建筑内参观,共计十九名孤儿大部分都已入睡,完全没看出什么虐待或苛责的迹象。
  门卫仍然在周围值守,清洁工和厨师都已经回到他们在孤儿院中的住所,还有几个女性管理员正在哄那些闹着不肯睡觉的小鬼,至于“慈祥桂罗”,则正在她的房间内撰写一份关于那些孤儿日常生活的报告。
  【就算没有魔改,她仍然是那个因为心气不顺而总是虐待小孩子的凶恶老太太,你也不会让她被杀吧?】
  ‘那不是废话嘛。’
  我绕着桂罗看了一圈,基本可以确定“慈祥桂罗”这个名字是种明显的讽刺,这老太太满头银丝,身材较普通的老人要高大健壮,眼角和嘴角都有些下吊,再加上深刻的皱纹,容貌几乎可以被称为凶戾了,又哪来的慈祥。
  虽然阿文图斯那个小鬼第一次进行黑暗仪式就把我召唤过去了,而且黑暗兄弟会的A姐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我仍然不能确定如果把这老太太放着不管会不会有其他人想要杀掉她,所以想个办法让她诈死的话——
  “你是来杀我的?”桂罗放下手上的报告,朝我看过来。
  【阿卡托什你被发现了!】
  ‘我看你是刚才没被收拾够!’
  我侧过身,顺着桂罗的目光路径看去,那个位置是“看上去”空无一物的墙角,即使在桂罗出声并望向那里之后,潜伏者也一动不动。
  “自从接受了交易条件,把阿文图斯·艾瑞提诺在报告中写成‘事故身亡’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你们什么时候会派人来让我也‘事故身亡’,很显然,比起交易,你们更信任另一种让人闭嘴的办法——不过你似乎对自己没什么自信?”桂罗看上去十分确定那里有人,侃侃而谈。
  虽然我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得知他们双方的实力和底牌,但那不就没意思了吗?我稍稍退远了些,继续欣赏这部大戏。
  “你可以叫我‘拳师’。”角落位置的空气波动了几下,一名身穿破破烂烂麻布衣服的男子出现在那里,他看上去就像裂谷城阴暗角落里随处可见的乞丐,除了光光的脑袋比较显眼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特征,同样,也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我的攻击不会造成任何外伤和痕迹,即使神殿的祭司前来检查,也只会得出你死于‘心脏麻痹’或者‘器官衰竭’这种常见老年病的结论,”拳师摆起架势朝桂罗走去:“现在,你可以掀开明知有人要杀你还淡定自若的底牌了。”
  “完全没有装备和武器,只凭拳头作战,确实不容易被发现,”桂罗盯着迫近的拳师:“那么,或许该让你见识一下同样不携带装备和武器的另一种战斗方法了。”
  “……!”拳师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未变,垫步上前就是一记势大力沉的左冲拳。
  “猜对了。”桂罗抬起右手,一道无形的屏障挡在拳头前方,虽然下个瞬间就破碎四散,但仍然把拳师的攻击挡了下来。
  嗯,魔法师,倒也不是完全出乎预料,刚刚被打碎的应该是中级的护盾术,可以据此推断出拳师的徒手攻击力大约是60点出头……我得多闲才想数字化他们啊!
  拳师的攻击被挡下之后,立刻毫不犹豫地挥起另一只拳头发动攻击,同样被一道屏障挡下,而趁这个空隙,桂罗在右手上召唤出了一把散发着紫色雾气的单手剑,一剑逼退了试图再次攻击的拳师。
  “魔法师?”拳师的表情有些扭曲。
  咔嚓。桂罗空下来的左手再次施法成功,一层闪烁着淡淡绿光的贴身光膜笼罩了她全身,继而摆出释放护盾法术的起手式。
  【噗,空手老太太瞬间变成剑盾战士】
  “召唤和变化系法术也是魔法。”桂罗那凶恶的面容在绿光和紫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恐怖。
  ‘我猜她没少用这种办法吓唬小孩子。’
  “你这些法术顶多维持两分钟……切。”拳师话说到一半,就因为外面传来的呼喝和奔跑声变了脸色。
  “很可惜,我没有学会无声施法。”桂罗举着魔法召唤的剑盾,开始向拳师接近,似乎打算反攻。
  “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秃头拳师飞快地灌下一瓶看上去就很难喝的药剂,然后整个人消失在空气中。
  【他喝下隐身药剂之后从窗户逃走了,现在呢?】
  ‘嘿嘿嘿,本来我还发愁要怎么安置一个老太太,现在好了,直接丢去法师学院都不用犹豫的,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做个假尸体,以及——’
  ——22:57——
  “桂罗院长!”
  副院长康斯坦斯·米切尔冲了进来,正好看到我用黑龙旌旗戳死“桂罗”的情形。
  稍微停顿,确定她看清我的外貌和服饰之后,我转身跳出了窗外,而闻讯赶来的熊孩子们还在欢呼“阿文图斯做到了”“黑暗兄弟会万岁”。
  听说A姐有一种“无论你在天涯海角,只要入睡就抓走”的神技,我倒是想试试看,回头就去松嘉德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