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收集末日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封神 六十七

第七百九十七章 封神 六十七


  ——封神——
  南瞻部洲,夏都斟鄩。
  “那真不是什么大事,大概只是手误,死掉的那家伙说不定已经去哪里度假了,我们在这里僵持毫无意义。”
  “如果是我做的,我没有必要否认——毕竟你们不能拿我怎么样,但如果我随便认下没做过的事,就是在给截教抹黑。”
  “那好吧,但我们在找到进一步的证据后还会回来的。”
  赵公明原本以为保护商君子履是个非常轻松的活计,但却不经意间卷入了一宗离奇的天兵被杀事件。
  那是一名常驻斟鄩,同人族大臣关龙逢有联系的天兵,他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收集城内有关夏朝大小事务,在天庭需要知晓时转交给巡天天将,如果阐教人员需要的话,也会直接给他们一份,毕竟不是什么重要或机密的情报,收集它们仅仅是繁琐和耗时比较长而已。
  而这名天兵,就是在将情报交给返回天界的黄龙真人后被杀的,并且,事发地周围有限的几个凡人全都受某种神通的影响,在同一个时间段全都没有朝那边看,什么也不知道。
  照理说,这事不算大,毕竟天兵死掉之后就会在天庭的英灵殿重塑复活,届时询问他究竟是被谁杀的即可,但出人预料的是,那个天兵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这只能证明凶手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杀掉那名天兵另有目的。
  这事一出,斟鄩周边十里八乡的天兵全都燃起了好奇心,毕竟夏王从来不对自己辖下的村庄劫掠,他们这些值守天兵本来就颇为清闲。
  赵公明原本还抱着看热闹的想法偶尔关注一下他们的进展,但在天兵们得出初步结论后他就没得热闹看了——因为他自己被认定为凶手。
  理由也很简单:赵公明是当时在场而有实力做到这件事的唯一一人。
  这些天兵口中的“证据”,也仅仅是赵公明护送子履一行前来夏都时的具体路径而已,
  而金翅大鹏和金光圣母沿途杀掉强盗的行为,反而成了他嗜杀的证据,尤其是其中有天兵存在这件事最终被翻了出来,形成一条新的动机:“因为天兵可以复活所以随手杀掉取乐。”
  他根本不觉得那有什么好乐的!
  事情折腾到最后,天兵们似乎已经认定这件事是赵公明做的,时不时来找他的原因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催他认罪。
  所以说,这届天兵真的不行,随便有几个老资格的,就能知道自己除“财神”之外,还是炎帝、神农、伏羲,根本不可能会出现这种可笑的情形,但是可惜,他们已经全都被截教招走了。
  ————
  “……呵。”看着天兵推门离开,赵公明叹了口气,天庭派来监控这个王朝的人懈怠到这种地步,到底是自信还是自负呢?
  这处宅院是夏王用来“软禁”商君的,几位变化为护卫的仙人虽然并不需要房间,但出于掩人耳目的原因还是会在这些屋子中休息,不过条件就……
  “吱呀——”
  天兵走后不久,金光圣母偷偷推开一道门缝,探进脑袋左右瞧了瞧,这才正式开门,头顶银白发丝一跳一跳的举手向赵公明打招呼:“哟吼~”
  “哟什么吼……”赵公明随手布下隔音结界,“发现什么了?说说看吧。”
  “咦?发现什么?我只是来打个招呼而已——”金光圣母开始扯着她的黑白格子裙扭来扭去。
  “呵呵,,如果食物莫名其妙不见,找饕餮就对了,而冲突莫名其妙发生,则一定是穷奇干的。”赵公明看着金光圣母,非常确定地说道:“我可以主动现身成为分散他们注意力的诱饵,但你别想把我当傻瓜,说说看,对这个斟鄩,你查到了些什么?”
  “人族的情况和预想中差不多呢,”金光圣母稍稍收起了开玩笑的态度:“夏王以及一些近臣只是打着敲商君一笔的主意,甚至开始计划这笔还没敲到的财富的用途,武官对他没有特别的态度毕竟他们所需的东西不仅仅是钱,而文官那边则悄悄上书,请夏王撤掉对商君的分封,使他们成为‘御用商人’。”
  “啧啧啧……”赵公明直摇头,“这帮文臣可比夏王狠多了。”
  “不过,夏王以‘那岂不是还要朕给他们出本钱?’为由把这件事否决了,那些文官气的不轻但无可奈何。”金光圣母摸着下巴,“到底该说他聪明还是蠢呢?”
  “掠食者的直觉吧,感觉这么做的话对方会拼命,便退缩了。”赵公明道。
  “嗯嗯……”金光圣母点头:“另外,商君担忧有人会杀他这件事没错,但不是夏王要杀,而是斟鄩里那些‘不是商人的商人’,时间不够没查出太多,至少夏王下令安置那几处固定集市里的家伙全都有这个意图,只不过目前尚未开始实施。”
  “呵呵……同行是仇人,尤其是对自己有严重影响的。”赵公明向屋外最近集市的方向看了看。
  “城中居民对于商君略有友善之意,大约是他沿途砍杀强盗的功劳,”金光圣母反手指指门外:“而且由于他主动留在这里不曾外出,随队的仆人以及那对姐妹无论怎样进进出出,甚至离开城市,都没引起夏朝守卫的警觉,所以他们同商国的联系也一直没有中断,可以轻松将斟鄩的情报送出去,呵呵,如果他们最终反夏胜利,我是一点都不意外。”
  “另外,关于这座城,”金光圣母露出一个如同捕食者发现猎物般的奇异表情:“他们坐在即将喷发的火山口而不自知,我可是以极大的毅力才没有找机会添一把火将它直接引爆呐。”
  “唔……那些奴婢,对吧,”赵公明几乎立刻想到了原因:“夏王或许对自己的民众还不错,但并不包括被掠来成为奴婢的外族人。”
  “在阐教三六九等的论调下,他们目前只有西方教的‘来世说’作为希望,而如果把这个希望破灭掉的话,嘿嘿嘿——”金光圣母低笑起来。
  果然不愧是最喜欢挑起争斗的穷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