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桃运农民 > 第307章 不是一个档次

第307章 不是一个档次


      “废话……”
  
      “砰!”
  
      王源只吐出一个字,就见对方突然朝玻璃窗猛地砸下一拳。
  
      王源愣愣地想:这个傻逼!
  
      他不会以为这钢化玻璃一拳就能砸碎吧?
  
      不仅王源这么想。
  
      和王源一起来的两个青年伙伴也这么想。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惊呆了。
  
      只见眼前这块两米半高,三米半宽的钢化玻璃,突然以拳头为中心裂开一条大缝,随即,就有无数条小细缝伴随着“噼啪”声,扩张开来。
  
      “快跑!”
  
      伴随着王源的一声大叫,玻璃窗“哗啦”一声从头顶扣下。
  
      三人反应得及时,再加上周围没有路人经过,所以有惊无险,没人受伤。
  
      钱多多直到玻璃窗碎裂拍下,这才一巴掌打在赵二柱后脑勺上。
  
      “二柱!你犯得哪门子的浑!”
  
      这幸亏躲得及时,外人又没路人,万一伤着谁,这事怎么处置?
  
      赵二柱心有余悸道:“大哥,俺,俺不是故意的。”
  
      赵二柱只是想挥一拳吓唬吓唬王源,没想打碎玻璃。
  
      而且这块玻璃硬度看上去足够结实,谁能想到,他只使两成力气,就把整块玻璃给拍了下来。
  
      店老板听到动静,惊呼一声就冲了过来。
  
      看到碎成渣渣的玻璃,再看一眼门外,店老板拍着胸口,长舒一口气。
  
      “幸好没伤到人。”
  
      “老板,赔偿费和这顿饭钱记我帐上。”卢阿文这时开口说道。
  
      店老板马上附和道:“好好。”
  
      打发走店老板,钱多多一行三人越过玻璃窗走到王源一行三人面前。
  
      王源一行三人尽管躲过一劫,但心里还是后怕不已。
  
      看到虎背熊腰的赵二柱,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王源想到赵二柱在金山酒店门口以一敌十的事迹,心里登时发虚。
  
      王源一发怵,在场的人就都看了出来。
  
      挑战比试,最忌未战先怯。
  
      王源还没动手,就被赵二柱刚才那一巴掌吓得腿肚子抽筋,这场比试不用比,结局也是显而易见的。
  
      和王源一起来的弟子,脸色立即黑红一片。
  
      是臊的。
  
      “兔崽子,怎么,不是你叫你爷爷俺出来的吗,还打不打?”赵二柱还记得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王源。
  
      王源打了个激灵,硬着头皮叫嚷道:“你欺负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我师父比划比划!”
  
      王源这是真心话。
  
      看在赵二柱刚才那一巴掌之后,王源就知道,赵二柱至少是能够使出暗劲的那种高手级别的人物。
  
      王源有自知之明,哪还敢拿鸡蛋碰石头。
  
      “切!还以为是个能人,没想到是个熊人。”赵二柱满不在乎的笑道:“既然你不想打,老子还不想出手呢,咱俩不在一个档次,打赢你别人也会说俺欺负你。”
  
      这话是事实。
  
      可这时候说出来,就是赤果果的打脸。
  
      王源脸色涨红,可不敢反驳赵二柱的话。
  
      在场黄虎的弟子中,实力最强的莫过于卢阿文。
  
      可卢阿文是绝对不会帮他的。
  
      而剩下的他带来的两个师弟,实力还不及他。
  
      这个时候反驳赵二柱的话,就得向赵二柱发出挑战。
  
      明知输还要打,那不是傻吗!
  
      王源不傻,所以王源对着卢阿文投去求助的目光,希望卢阿文能够美言几句。
  
      可不等卢阿文有所动作,就听赵二柱对着钱多多感叹道:“白来一趟,晚饭都没吃饱。”
  
      “反正现在回去还不晚,我让王姐下两碗面吃。”钱多多商量着说。
  
      赵二柱马上欣喜万分的附和道:“俺要吃面!”
  
      两人旁若无人的商量着回去晚饭吃什么,完全没拿王源这一行三人当回事。
  
      王源一行人臊得头都抬不起来。
  
      卢阿文眯着眼瞄着王源等人,心里暗叹:不在一个档次上,也不怪别人不当回事。
  
      赵二柱和钱多多确实没拿王源等人当盘菜。
  
      就算黄虎那一桌人来了,凭着两人如今的实力,也能轻松取胜。
  
      又何必去挑衅下面这群跳脚的小虾米呢?
  
      况且那王源都吓得快尿裤子了,又没啥深仇大恨,得饶人处且饶人。
  
      两人确定好回去吃什么口味的面条,钱多多这才对着不动声色的卢阿文说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钱前辈慢走,”卢阿文朝两人拱拱手,“赵前辈慢走。”
  
      赵二柱一愣,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你叫俺啥?”
  
      “赵前辈,”卢阿文诚恳的说道:“在武术造诣上,赵先生就是我的前辈。”
  
      卢阿文知道,哪怕赵二柱比他年轻,但两人在武术方面的差距,却不止一点点儿。
  
      说白了,他和赵二柱也没在一个档次上。
  
      “嘿嘿,没想到俺也能当前辈了。”赵二柱傻呵呵的笑道:“大哥,俺成了前辈了。”
  
      “只是个称呼,卢院长给你个薄面而已。”钱多多反应平平。
  
      一句话把热络的关系降到冰点。
  
      卢阿文除了苦笑就剩苦笑。
  
      看来今晚的事,在钱多多心里是有了芥蒂。
  
      不过卢阿文也没想留下钱多多解释。
  
      毕竟这件事是师弟们惹出来的祸,要解释还得要师父去解释,效果最佳。
  
      卢阿文又和钱多多两人说了几句闲话,这才彬彬有礼的互相拜别。
  
      钱多多和赵二柱前脚离开,王源后脚就对着卢阿文骂道:“师兄,你怎么尽帮着外人!”
  
      “你是想骂我吃里扒外吗?”卢阿文笑眯眯的问。
  
      王源一噎。
  
      “要不我再把赵前辈叫过来,让他指点指点你?”卢阿文冷哼一声:“就会乱汪汪,碰到事一点胆量都没有。”
  
      王源脸红得能滴出水来。
  
      卢阿文犹不解气,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知道因为你,咱们损失了什么吗!”
  
      要是与钱多多维护好关系,至少能够让钱多多帮着他们强化筋脉。
  
      年底的武术大赛,就算黄虎武馆拿不到首冠,至少也能让以前的对手们大开眼界。
  
      现在好了,到嘴的鸭子飞跑了。
  
      卢阿文暗叹一声:真是一颗老鼠屎毁了一锅好肉!
  
      王源被卢阿文骂得头也抬不起来。
  
      心里却愤慨不已。
  
      不过是个学医的,还敢摆大师兄的谱!
  
      等大师兄学艺归来,看谁还敢欺负他黄虎武馆的弟子们!
  
      王源不知道赵二柱是谁,但赵二柱这笔帐,结结实实的记在了钱多多身上。
  
      尤其是当次日,黄虎酒醒知道来龙去脉,罚他重新过一遍新手修炼时,王源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咒骂着钱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