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桃运农民 > 第1180章 抢功

第1180章 抢功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你不用你会刻意献殷勤?”朱向导嗤笑道:“别装清高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主意吗?”
  
      “我打什么主意了?”钱多多好的问道:“你倒是说说,我也见见长识。”
  
      “你不是想打唐大小姐的主意吗?”朱向导冷哼一声:“别以为你救过唐大小姐,能够得到她的青睐!”
  
      “这件事还和唐韵扯关系了?”钱多多笑眯眯的问道:“你喜欢她?”
  
      朱向导脸色一红,摇头否认:“我不敢妄想。”
  
      “那你倒有自知之明,”钱多多赞叹一声。
  
      “你骂我!”朱向导自然听得出来他这是反话。
  
      “你说是骂你是骂你,”钱多多不耐烦的说道:“先不说你喜不喜欢唐韵,唐韵和我的事,和你有关系吗?你这心操得也太多了。”
  
      嘴这么说着,他心里却已经明白了朱向导为什么会一碰面对他有敌意。
  
      原来是为了唐韵。
  
      这个朱向导似乎并不是军部的人,他又怎么知道唐韵,还会为唐韵的事故意挤兑他呢?
  
      钱多多朝着唐力看去。
  
      唐力已经被朱向导的话惊呆了。
  
      “朱向导,你应该没见过大小姐。”唐力眼闪过道厉色,沉声质问道:“你是从哪知道大小姐和钱兄弟的事情的?”
  
      “这件事又不是什么保密事件,查一查清楚了。”朱向导说着,话锋一转,指着那块龙涎香说道:“唐连,这块龙涎香是特殊队员们遗留的,算是交,这份功劳也不能算是钱多多的!”
  
      “嗬!扯了半天,原来是要抢功!”钱多多讥笑道:“早知道你的目的是抢功,你说一句,我让给你啊,扯什么犊子。”
  
      朱向导义正言辞的说:“我不是抢功,我是不让你邀功!”
  
      “你是嫉妒?”钱多多倍觉好笑道:“你这个向导管得也太宽了,你只要管好自己脚下的路行,别的事,还轮不到你操心。”
  
      说着,他不再理会朱向导,而是对着唐力说道:“这块龙涎香我既然决定交,没想过邀功的事。”
  
      唐力附和道:“我知道,单凭你能够救治三七王患病的事,足够你挣功劳的了。”
  
      “那个神药我回头也会调配出来,以后桔梗会负责这件事。”钱多多坦然说道:“因为神药的事关系到个人机密,我希望唐连你能帮忙向面传达一下我的需求,替我保密。”
  
      当着朱向导的面说保密的要求……
  
      唐力高深莫测地盯了眼朱向导,沉声应道:“你放心,这次一定不会再出现什么纰漏。”
  
      “没事,我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人,算泄密也没关系。不过这一次,我想请面的人给我发一个专利。”钱多多边想边说:“这样,万一有什么坏人想要打我这种神药的主意,我也能请更公正的人员帮我处理。”
  
      唐力想了想,应道:“这个要求不过分,我会向面反应的。”
  
      唐力能够这么说,这件事八成能够落实。
  
      钱多多终于露出了笑脸,划着烤架的方向,笑着问道:“有没有空坐下来吃块肉喝几杯水?”
  
      大家进山行军自然是不会带酒的。
  
      但这山的溪涧流出来的水也很清澈可口,再添加董姐和李桔梗的配料,倒也别有一番风情。
  
      唐力看了眼正在慢慢燃火的烤架,摆摆手,说道:“我得马把三七王后续的事处理好。”
  
      “还有这块龙涎香,”钱多多对着抚摸着那行字迹的黄良喊了一声:“良哥,你别乱摸,把这块龙涎香给他们吧。”
  
      “便宜他们了!”黄良扭过头,瞪着朱向导,轻哼一声:“朱向导,你下次再以小人之心猜度我们,别说龙涎香,是一块石头,我们也不会再给你们留着!还有唐力,钱兄弟和你们有交情,我可没有!”
  
      说着,他重重的将手掌往那行字一抹。
  
      “唰唰!”
  
      一层细而密的粉末扬扬洒洒落下,只见刚才还留有字迹的地方已经看不出什么。
  
      如果不是先前知道那里有一行字迹,谁也看不到面写着的字迹是什么。
  
      唐力见状,面色一变,沉着脸喝道:“黄大师,这面的字迹,可是关乎一个队员的荣誉!”
  
      “哼!”黄良梗着脖子没说话。
  
      “黄大师!”唐力暴喝一声:“面到底写着什么字?”
  
      “我又没看清楚,我怎么知道?”黄良气哼哼的说道:“而且,谁能证明这块龙涎香是你们特殊小队的队员遗留的?”
  
      没有了那行字迹,这是无主之物。
  
      无主的东西,当然是谁发现算谁的。
  
      想到这一点,在场的人神情都很复杂。
  
      尤其是朱向导,想到刚才自己还叫嚣着钱多多是故意利用这块龙涎香刷好感,现在则觉得他想得太低俗了。
  
      这块龙涎香的字迹一抹消,那是价值千万的宝贝。
  
      要是他的话,他极有可能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从而把字迹消除,将这块龙涎香留下来。
  
      可是,他刚才说话的时候哪里想得到,这行字迹竟然轻易的能被消磨掉!
  
      黄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一抹把字迹弄不见了,是用得内功吗?
  
      朱向导脑子乱乱的。
  
      这块龙涎香如果他没有开口说是以前的特殊小队队员留下来的,他没功没过。
  
      可如今他说了,招惹了钱多多,黄良替钱多多出头把字迹抹消掉了,那么他是没功有过。
  
      想到这一层,朱向导顿时急得如热锅的蚂蚁团团转。
  
      想开口让黄良把字迹重新弄回去,可他却不敢开口,免得事情越闹越僵。
  
      听不到朱向导的声音,钱多多轻轻松了口气。
  
      他走到黄良身旁,拱拱手,感激的笑道:“谢谢良哥替我出头,但,这块龙涎香既然是有主之物,也关乎一名特殊小队队员的荣誉,我们该替他将那些字保留下来。”
  
      说着,他五指张开,朝着刚才雕刻着字迹的那块石面慢慢移动,最后依照黄良刚才的动作重新演示了一遍。
  
      “簌簌!”
  
      粉末又掉落了一层。
  
      然而这次,没有字迹被抹消掉。
  
      相反,当他抬起手来之后,刚刚消失的字迹又清晰的浮现出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