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明妖孽 > 第三百三十章 饕餮

第三百三十章 饕餮

    (感谢读者“低熵体”的飘红打赏。)
  
      胡桂扬对十日金简直是贪得无厌,吃下江东侠给予的三粒之后,目光又转向正处于对峙状态的杨十恶与小谭。
  
      “越吃越饿,小谭应该学学江东侠,身上留一粒备用即可,剩下的都给我吧。”
  
      杨十恶扭过头来,“你的腿怎么样了?”
  
      胡桂扬微微抬起双腿,笑道:“真有一点效果,要是让我再多吃一些,没准就能站起来了。”
  
      “十日金只能缓解症状,不可能去除——你真的还能再吃?有人试过多吃一粒,结果变得狂暴,功力不增反降。”杨十恶劝道。
  
      “我觉得这比念诵火神诀更有效果,再多给我几粒,没准今天晚上我就能获得全部神力。我跟你们不一样,本来就是吃药才变成异人的,对不对?”
  
      杨十恶深以为然,步步逼近小谭,笑道:“江东侠都愿意交出十日金,你有什么舍不得的?可惜昨晚跑掉一个家伙……交出来。”
  
      小谭原本坐在地上,这时贴着墙壁慢慢起身,一脸警惕,“我还有机会……”
  
      “你有什么机会?”赵阿七迈步进来,脸色平和,看样子在罗氏那里谈得不错。
  
      小谭脸色苍白,紧紧贴在墙壁上,“拿到金丹治病的时候,我还有可能反败为胜。”
  
      杨十恶大笑,“那样的话,你现在也应该交出十日金,去除病症之后,药丸对你的帮助微乎其微。”
  
      赵阿七也露出微笑,“谁要十日金?”
  
      杨十恶随手一指,“他,吃个没够。”
  
      胡桂扬摸摸肚子,笑道:“有点饿,这东西能充饥,听说是你给大家分发十日金,应该还剩一些吧?”
  
      赵阿七从怀里掏出一只稍大些的木盒,慢慢走到胡桂扬面前,“还剩十多粒,这东西不能吃太多……”
  
      “没事。”胡桂扬一把夺过木盒,拿出一粒放入嘴中嚼了几下,笑道:“一开始没味道,现在越品越觉得五味俱全。”
  
      赵阿七没有阻止,“师兄能受得了就好,想必是因为你成为异人的手段与我们不同……”
  
      “嘿,我刚才就是这么说的。”胡桂扬再不客气,抓起几粒药丸就吃,好像那是刚刚炒好的豆子,边吃边笑。
  
      三名异人看着他,脸色越来越惊讶。
  
      杨十恶有点担心,“他不会吃药太多,反而失去功力吧?我指望着他呢。”
  
      赵阿七摇摇头,“我只管分药,别的事情不懂,你可以去问问太子丹。”
  
      “为什么我去?”
  
      “因为‘你指望着他’,不是我。”
  
      杨十恶嘿嘿笑了两声,他可不敢去找太子丹或是李刑天,想了一会,“关木通和梅娘子可能懂得多一些,我去问他们。”
  
      胡桂扬一边咀嚼药丸一边叮嘱道:“再帮我多要一些十日金,还是不够吃。”
  
      杨十恶要走,向墙边的小谭冷笑一声,“从现在起,提前适应一下凡人的生活吧。”
  
      赵阿七坐下,“那边没问题。”
  
      “什么?哦,你说罗氏,以后你们会成亲吗?”胡桂扬专心吃药,连眼皮都没抬起。
  
      赵阿七想了想,“异人不效凡俗之人的做法。”
  
      “嗯,万一你们当中有谁变成凡人呢?”
  
      “不会,我俩都是胜者。”
  
      说话间,胡桂扬将十几粒药丸全都吃光,“我觉得有点心浮气躁。”
  
      “正常,若是换成别人,早就狂暴得想要跳起来杀人。”
  
      “我不想杀人,但是的确挺想跳起来。”胡桂扬又动动双脚,竟然能够抬起多半,但是仍然站不起来。
  
      他的目光又转向小谭,笑道:“你以后真能用到十日金?”
  
      “你已经吃了那么多……”小谭的声音里有些悲愤。
  
      赵阿七冷冷地说:“交出来。”
  
      “你只是打败我一次而已。”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小谭对杨十恶很不服气,对赵阿七却十分忌惮,慢慢伸手入怀,“你答应过,要与我平分金丹。”
  
      胡桂扬曾经许以金丹拉拢小谭,如今形势突变,当初的诺言已无意义。
  
      “呵呵,条件是你帮我打探消息,可我好像没从你这里得到过任何帮助。”胡桂扬伸出手,他现在只想要十日金。
  
      “根本没人拉拢我。”小谭越发悲愤,上前几步将盒子递给赵阿七。
  
      赵阿七将药盒转交,笑道:“我就说师兄暗中在做什么,原来你看中的人是小谭。”
  
      “没办法,像你这样的异人早投明主,我没剩下多少选择。”胡桂扬打开药盒,拿出里面的四粒药丸,放入嘴中大嚼。
  
      杨十恶正好进屋,带着几样油纸包裹的肉食和一壶酒,“前院分食物呢,自己去拿,关木通待会过来,梅娘子……算了,妇道人家,不与她一般见识。”
  
      杨十恶只带两人的食物,赵阿七带着小谭去领食物。
  
      胡桂扬不饿,只想喝酒。
  
      杨十恶边吃边盯着他,目光又变得含情脉脉,“你应该吃点正常食物,保重身体。”
  
      “替我要到十日金没?那东西就是我的食物,越多越好,小谭刚才已经交出来了。”
  
      “嘿,过两天等他变成凡人,我倒要看看他是什么嘴脸。别急,等关木通给你看过说没问题之后,我再给你更多药丸。”
  
      胡桂扬喝掉半壶酒,对肉菜一口不动。
  
      另两人回来,赵阿七坐下吃喝,小谭尝了几口,又回到墙边坐下发呆。
  
      关木通进来的时候,赵阿七、杨十恶刚刚吃完,一点没剩,两人胃口颇佳。
  
      “恭喜,你终于扔掉那两样东西了。”胡桂扬大声道。
  
      关木通两手空空,破碗和木棍都没携带,笑道:“李刑天说得对,异人该有异人的样子,过些日子我也弄身新衣裳,不再讨饭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胡桂扬摇摇头,“念诗这种事只有李刑天合适。你还想挨打吗?我正好闲着。”
  
      关木通曾声称自己的病症是喜欢挨打,外人不知真假,他笑了笑,“还好,能忍得住。听说胡校尉吃了不少十日金?”
  
      “二十多粒了吧?没数。”
  
      “胡校尉不仅胆子大,体质也与常人不同。”关木通绕行一圈,“能抬腿吗?”
  
      胡桂扬试了试,双脚离地半尺,“就这样了,可我感觉很好,有点心浮心躁,就像……就像是在屋子里待了一个冬天,外面春暖花开,特别想出去走一走、跑一跑。”
  
      杨十恶比胡桂扬本人还关心病症,“有问题吗?还能再吃吗?他的神力……”
  
      “听上去、看上去问题都不大,但我不是郎中。”关木通取出自己的药盒,“还能再吃?”
  
      “还是你大方,我一直对你印象不错。”胡桂扬高兴地接过药盒,拿出里面药丸就吃。
  
      关木通仔细观察,“在你这里住过几天,药丸就当是房租吧。”
  
      “有道理,我应该向所有异人收租。”胡桂扬嘴里咀嚼,说话含糊不清。
  
      关木通摇摇头,“我实在看不出什么问题,你们还是找别人吧,在此之前,别再给他吃药。”
  
      杨十恶点头,胡桂扬却摇头,将嚼碎的药丸咽下去,“我没事。”
  
      “小心为妙。”杨十恶可不想让自己的“药人”出问题。
  
      “去找丘连实,他会看病。”胡桂扬道。
  
      “丘连实是谁?”杨十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坐在墙边的小谭啊了一声,发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只好开口道:“丘连实是谷中仙的……保镖,昨晚也来了,与林层染站在一起。”
  
      杨十恶想起来了,“一身道袍的那位?我去请他。”
  
      关木通没有离开,也坐到桌边,饶有兴致地盯着胡桂扬。
  
      “你的‘药人’呢?不担心他跑了?”胡桂扬问。
  
      “不会,有李刑天和太子丹盯着,这里没人能逃掉。”
  
      胡桂扬仿佛饕餮附体,越吃越不满足,目光投向赵阿七,笑道:“你还剩一粒吧,以后真能用到吗?瞧关老先生就一粒没留。”
  
      “不敢当。”关木通急忙摆手,不承认自己是“老先生”。
  
      赵阿七嘿了一声,“无论以后有用没用,我都要留一粒。”
  
      胡桂扬没再强求,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打,“怎么还不过来?丘连实至少能送我几粒吧。”
  
      赵阿七提醒道:“丘连实昨晚才来赵宅,我可没给过他十日金,除非他另有渠道。”
  
      胡桂扬失望地哦了一声,马上又有了主意,“十日金是东厂给你的吧?你能不能……”
  
      “不能。”赵阿七断然拒绝,“我不会离开赵宅,东厂的人大概也进不来,你瞧见太子丹的本事了,他说官府不会围攻,真的就没人打扰,外面整条街都没人。”
  
      “真是要我的命啊。”胡桂扬小声道,显得坐立不安,与平时的他极不相同。
  
      赵阿七与关木通互视一眼,想法一致:胡桂扬的确变成了异人,正在经历初期的种种混乱情绪。
  
      杨十恶将丘连实请来了,两人刚一进屋,胡桂扬就问道:“谷中仙给你十日金了?”
  
      丘连实点点头,胡桂扬欢呼一声,“送给我吧,反正你也用不到。”
  
      “先让我诊脉。”丘连实笑道,向其他人点头致意,连小谭也没略过。
  
      胡桂扬立刻将双臂放在桌上,“我没事,真的没事,药丸吃得越多,我感觉越好。”
  
      先左后右,丘连实在两只手腕上仔细诊脉,良久才告结束,胡桂扬已经急不可待,“能给我了吧?”
  
      丘连实拿出药盒,没有马上交给胡桂扬,“你的脉象还算正常,不过……”
  
      胡桂扬抢过药盒,抓起药丸就往嘴里塞,“正常就好。”
  
      “不过什么?”杨十恶更关心后果。
  
      “他的神力好像不太纯粹啊。”
  
      APPapp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