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浮沉仙途 > 第270章.授玉

第270章.授玉


  随后,握着蛟骨的金色巨手飞向了抱菊上人,停在了老怪身前不远处。
  老怪打量了一下此宝,出声道:“妮子,可会通宝诀?”
  仙草看了下风不傲,见他期待点头,便也朝老怪点了点头:“我会。”
  通宝诀是针对灵宝开发的认主祭练之法,灵宝罕见,流传的通宝诀同样少有。
  恰巧,仙草修炼的功法五大秘术中就有一种精神秘术,属于通宝诀的一种,因而可以让蛟骨认主。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要老夫请吗?”抱菊上人有点不喜道。
  按照苦海星上的规矩,他本来是不能出手的,不过如果他不出手,这只蛟骨灵宝逃走后难免会为祸一方,迟早引起腥风血雨。
  而且,他也只是略动法力而已,并没有使出翻江倒海的能耐,别的玄灵级修士应该不会在意。
  就算有人在意,也不会有哪个老怪会不识趣到因为这点小事而对玄灵强者发难。
  眼看老怪不喜,仙草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走到金色巨拳之前,略作调息后便闭目放开了神识,开始了施展通宝诀。
  这时的风不傲,看着足有两丈庞大的金色拳影,这只巨拳不仅出现得毫无征兆,无法感应到此拳的灵力波动,飞动时甚至都没有带动空气,仿佛不存在一样。
  风不傲面露向往起来,到了这时候,他才真正相信抱菊上人是玄灵初期的可怕存在。
  正在他出神之际,传来了土地的声音:“小友,不知紫藤精分藤可否割爱匀老夫一条,老夫能以小友所需之物相换。”
  这时候,老者已经收起了那尊被毁了鼎盖的灵鼎,也撤回了形成紫光阵的灵力,正一脸和善的看着他。
  风不傲想了想,便放出了一条分藤,小心的捏着无刺处,渡步送了过去。
  几步送到了近前,这才开口道:“晚辈学艺未精,浪费了不少难得的极品纳灵之晶,还让前辈的鼎盖被毁,权当晚辈赔罪了。”
  老者目露赞许的点了点头,以手中拐杖杖头一点,紫藤便凭空消失一般被他收了起来。
  “小娃子,主藤归老夫了。”尚不待老者说点什么,却传来了抱菊上人不客气的声音。
  只见抱菊上人双手互抱着绕过金拳走了过来。
  风不傲连忙躬身行礼:“前辈恕罪,主藤晚辈想留作仙妹日后炼制本命法宝之材。”
  紫藤精说到底还是草木精怪,他觉得应该是能作为仙草的本命法宝材料的,毕竟仙草连血甲参都能收进体内。
  至于他为什么不慌称没有主藤,则是怕老怪抢了储物葫芦自己查看,从而激怒老怪。
  老者对走来的抱菊上人躬了下身躯:“还请门主不要太过为难小辈。”
  抱菊上人对老者做了个止声的手势,到了近前,这才看着不敢直起身躯的风不傲,目光略微闪烁片刻道:“你能实言相告,老夫自然是不会怪罪的。”
  听到这话,风不傲这才敢直起身来,接着又放出了一条紫藤,小心的捏着送上:“药师于晚辈有救命恩情,晚辈理当奉上分藤。”
  两个老怪若要强抢,他没有丝毫反抗的能耐,两条分藤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抱菊上人看了分藤一眼,分藤便立刻凭空消失不见,此怪这才颇有笑意的说道:“从品相看来,这只紫藤精已有五千年以上的道行,就是老夫,若是准备不足都不敢轻易动手,你小子胆挺肥的。”
  闻言,风不傲脸色狂变,紫藤精是很可怕,可是他没想到可怕到了这种程度。
  脸色狂变许久之后,他才惊魂未定道:“晚辈遭逢此怪也是危机突至,若非神识无法感应到此怪的灵力,晚辈断然是不敢接近这等可怕怪物的。”
  抱菊上人摆了摆手,表示他不用多说道:“好了,闲话便先不说了,还是谈谈进城资格的事吧。”
  风不傲再次躬下了身躯,期待着老者说出自己进城的资格等级。
  而老者则看了看抱菊上人,见他不动声色,这才道:“既然小友能以固元初期修为炼制出灵宝,理当授予玄字玉。”
  玄字玉,看来就是进城的资格等级了,风不傲暗自欣喜的问道:“前辈,不知仙妹是何玉?”
  “山中仙草进城自然是地字玉,你虽然天赋不错,但炼制之道,目前看来和她比还有一定距离。”抱菊上人认真道。
  风不傲心肝一颤,他没想到,仙草竟然比炼成灵宝的自己还高一级,而且,仙草还只是地字玉!
  虽然抱菊上人没有细说,不过想来进城的资格是按天地玄黄分级,那么,天字玉又该是何等的妖孽!
  “不知晚辈如何才能获得地字玉?”震撼之余,风不傲也恭敬的问出了关键问题。
  他所期望的,是和仙草平等进城,毕竟他还不知道此城之中是何等存在。
  “土地说得不错,授予你玄字玉,已经是看你学艺未精份上高授了,至于地字玉,恐怕你此生无望。”抱菊上人毫不客气道。
  “药师,晚辈可否再受验一次?”风不傲怀抱希望地请问道。
  老者这时候出声了:“小友不知,天空之城内随便一个玄字玉星子,都具备与炼制灵宝同等级别的天赋,就连黄字玉星子,都不乏能炼成灵宝者。”
  闻言,风不傲震惊之余,有些发苦,连黄字玉都有天赋不低于自己的存在,地字玉该是真的没什么希望了。
  不过,这天空之城应该是与平清域的仙府类似的存在,能进城就是天大机缘了,也没什么好强求的。
  “前辈,不知城中有多少玄字玉星子?”发苦片刻,风不傲再问道。
  “你这小娃,还有完没完了?”抱菊上人有点不耐烦了。
  “天空之城内天字玉星子有三人,地字玉算上仙草有二十九人,玄字玉算上小友八十六人,黄字玉则有二百余人。”老者见抱菊上人不说,却也没有急着授玉,便回答了问题。
  这时候,仙草在蛟骨上完成了精神印记的烙印,已能和此宝心意相通,欣喜的出声:“前辈,好了。”
  她刚喊出声,握住蛟骨的金色巨拳便立刻消失了。而解开了束缚的蛟骨,则欢喜地张合着骨嘴,灵动的飞游片刻,便半缠绕着她微微飞旋起来。
  仙草满心欢喜的打量了雀跃的蛟骨好一会儿,这才带着它走向三人所在处。
  到了近前,在仙草的授意下,蛟骨飞到了风不傲的身前,盘卷着浮在空中。
  看着这变得乖巧模样的蛟骨,风不傲忍不住抬手想要摸它,而蛟骨也伸了尾骨出来,貌似愿意的样子,风不傲也不客气,摸上了蛟尾。
  仙草貌似在施展通宝诀的情况下,还没落下听三人的对话,此时恭敬的对抱菊上人行礼问:“前辈,地字玉太招摇了,我想要玄字玉可以吗?”
  “不可以。”抱菊上人和正寸寸摸着蛟骨的风不傲异口同声道。
  风不傲虽然不知道城中的具体情况,但字玉级别越高,受到的待遇肯定是越好的,他不希望仙草为了自己放弃地字玉的待遇。
  风不傲轻呼了口气,抬手轻轻挡开了蛟骨,再对着抱菊上人拜礼道:“药师,晚辈真想再验一次。”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炼制,老夫二人可以看在紫藤份上相助一二,但是地字玉,你确实还不够格。”抱菊上人看着诚心诚意躬身等着的风不傲,认真道。
  “前辈,我二人若能在一起,我们就可以接受不同级别的字玉。”仙草一脸认真道。
  风不傲听仙草这么说,心里颇为感动,依旧弓着身躯,等待着老怪的说法。
  “你们既然有心共进退,老夫也不会棒打鸳鸯,在此玉符上滴下灵血,以刻灵之法留下道号吧。”抱菊上人放出了一黑一白两个巴掌大的勾玉,分别飘在二人身前。
  二人相继抬头,伸手接下勾玉,这两个勾玉造型毫无花俏,圆润饱满,貌似是蜕变自黑白双鱼,存在着玉目,而玉目中,分别存在着地和玄的镂空字样。
  风不傲接下这貌似是最普通白玉精细打磨得光滑圆润的勾玉,多看了一下,便握在手里,看向仙草。
  仙草破指祭出一滴精血,滴在掌中勾玉上,勾玉微微散发黑光,旋即精血便被此玉吸纳。将此玉抵在眉心片刻,便完成了刻灵。
  她原想直接收起勾玉,可见风不傲一直看着自己,便将勾玉递了过去。
  风不傲接过勾玉,在仙草刻灵之后,此玉发生了些微变化,玉中多了几个白色小字存在,认真一看,是仙草教授过他的文字,灵草姬的意思。
  风不傲将此黑鱼抵在眉心,神识注入其中,刻灵是非常简短的一句:地字玉,灵草姬。
  随后,风不傲便将黑鱼还了仙草,破指挤出一滴碧青色精血,滴在白鱼上,待血被白玉吸收后,将此玉抵在眉心。
  叫什么好呢…风不傲想了好一会儿,才刻灵留下的一句:玄字玉,雨灵君。
  刻灵之后,白玉中便显现了几个黑色小字,正是雨灵君。
  看二人都照做留下了印记并将勾玉收起,抱菊上人这才抬手放出两个储物袋,一人一个飘在二人胸前,道:“袋中之物,是你们成为天空之城星子应得之物。”
  二人恭敬的接下储物袋,将之挂在腰间,躬身称谢。
  抱菊上人再次放出了四块金黄通透的椭圆形精美玉佩,一人两块漂浮在前:“你们两个小娃乃老夫引进天空之城,有资格与老夫建立联系。”
  闻言,二人喜形于色,激动得心跳加速,连忙接下玉佩,分别在两块玉佩上各滴一滴灵血。
  灵血不比精血,虽有灵光,但色红,不比以真元凝聚的精血般色异晶莹,灵血触及玉佩,立即便隐没其中。
  这玉佩是传讯法器,一对成套,一段距离内注入法力神识,通过灵血共鸣可以相互间传达识念。
  二人各自珍重的收好一块,将另一块双手奉上,这可是与玄灵老祖搭上了关系呀!
  抱菊上人看了二人奉上的玉佩一眼,玉佩凭空消失,貌似此怪对二人表现的受宠若惊颇为满意,脸上浮现了赞许。
  “如无其他要事,你们好自为之。”
  似乎不愿久留,此老说完之后,体外金光一放,此老便倏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