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气运神朝 > 第二百六十四章:打地鼠

第二百六十四章:打地鼠

第二日天尚未亮,大队人马便包围了整个宅院,将整个宅院围困的水泄不通。
  
  “老爷不好了,外面大队兵丁已经将咱们围困了”。老仆兼管家的冯老六一大早便将众人喊起。王明阳打着哈欠,“没想到这位郑知府坐不住了,看来也是到摊牌的时候了”。
  
  “东翁,您真的打算直接抓捕吗?毕竟对方此时在冯同知家中,如此做岂不落人口实,此事若是穿出,乃是滔天大祸”。
  
  “同知,很快就不是了。冯同知被贼人挟持。虽本府奋力营救,可惜冯同知还是被贼人杀害。为此本官为尽同僚之意,将那贼人就地正法”。
  
  ……
  
  “四爷,保护好宅中家丁,只要那些衙役不冲进来,任由他们围困”。王明阳简单的吩咐下,众人尽皆躲进了屋内。
  
  众人虽然按照王明阳意思行事,但王明阳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根本无人可知。
  
  王明阳一扇折扇,“诸位放心,在下保管诸位平安无事。这郑知府只是个小鱼,咱们要放长线钓大鱼。诸位只要躲在屋内不出,难道他们还敢放火不成,本少爷这次可要打地鼠呢”!众人虽然不明白打地鼠是何意,不过想来不是什么好意思。
  
  “里面的贼人听着,速速出来头降还能留个全尸,否则就地正法”。
  
  “切,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吗”?王明阳一双眼睛一直看着外面,应该快了吧!
  
  一番交涉无果,那郑知府果然想速战速决。里面传来了王明阳的呼喊声。“外面的郑知府听着,你这个缩头乌龟,没卵的家伙。活该被卖了当龟奴”。
  
  “真是气煞老夫,老夫要杀了他们,来人本官强攻。本官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东翁不可三思啊”一旁的师爷还想阻拦却被人直接带走。
  
  看着外面准备强攻,王明阳大拍手掌,“很好,很好”。
  
  冯同知一脸的无奈。“自己只是个同知,以他对郑知府狠辣的了解,如今在这乱马之中很有可能会被乱刀砍死。一时间美梦破碎”。
  
  冯同知焦急的看着王明阳,“七爷,你身份尊贵自是不惧。小老儿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如今可是如何是好”?
  
  王明阳想都没想,“很简单,出去直接投降,没准还能在牢里多活一段时间,到时候本少爷没准可怜你,给你送些吃食”。
  
  “你你在诓骗老夫,你不是信誓旦旦的保证,这郑知府会被拿下,老夫才陪你虎闹”。冯同知一把抓住王明阳,一副要你负责。
  
  “安啦,放心吧,此时只是时机未到。本少爷要放长线钓大鱼,先让这郑知府嚣张一会,冯老头松手”。
  
  而外面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火把准备”。早已经疯癫的郑知府,竟想将整个同知宅院付之一炬。可惜那些衙役不会同他一起疯。
  
  “死吧,都统统死吧,本官的任务已经达到了,全都去死吧”。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院子大门口,“大胆郑知府竟敢火烧大院,你知道里面是什么人吗?你不要命了”!此人便是一路随行的王石头,之前王明阳虽然胡闹但毕竟没有生命危险,如今既然动真格的,王石头自己不再隐藏。
  
  这郑知府想都没想,“好啊,原来贼人还有同伙,将其一并拿下”。
  
  见事不妙,王石头直接一个纵身,将郑知府直接擒在手中,“你们知府被抓马上褪去了,否则休怪我杀了你们知府”。
  
  屋内见郑知府被丢在地上,王明阳好笑的看着王石头,“石头叔竟然直接将这知府绑来了,石头叔你闯祸了”!
  
  王石头没好气的翻着白眼,“少爷貌似这祸是你闯吧,小人只是在帮少爷而已”!
  
  外面的衙役兵丁见知府大老爷被抓,害怕知府大老爷而被伤害,只是将王明阳等人围住了事。王明阳看看外面的天色,忽然笑了笑,“时间刚刚好”!
  
  被丢在地上的郑知府一脸桀骜,“你这小小马贼,竟敢劫持朝廷命官,你就等着被抄家灭族吧”。
  
  王明阳上前就是一拳,“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要不是小爷想用你调出背后之人,你早就被小爷打死。竟敢通缉小爷,你真当小爷是好惹的。还有记住小爷可不是什么马贼,咱们心知肚明,你个知府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小爷的注意”。
  
  众人不知王明阳在等什么,几个时辰后。闭目养神的王明阳突然睁开双眼,高兴的大喊一声,“地鼠来了”。
  
  果然此时一个三品官员在八抬大轿下,出现在冯同知院门外,此人便是急匆匆赶来的吴广之,“里面贼人可在”。
  
  见众人点头,吴广之摸了摸下巴胡子,“既然如此,那贼人劫持知府罪该万死,直接放火杀了此乱臣贼子”。
  
  “大人不可,郑知府还在里面,若是防火岂不会伤了郑知府”。
  
  吴广之显然并不想留手没想到竟然直接下令烧毁此地,“郑知府为国捐躯,本抚深感其大义,本抚定为其上书表彰”。这吴巡抚不愧与这郑知府同路人,就连手法竟然都相同。
  
  “可是大人,这样也太”见那人还在犹豫,吴广之板着脸“怎么你想去里面作伴”?
  
  “是,大人”。
  
  ……
  
  “你们抓了本官,吴大人不会放过你们,以我对吴大人的了解,咱们就等着一起陪葬吧”。
  
  果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接着一火把丢了进来。“这该死的吴广之竟真会放火,怎么说这里也还有一府知府同知在”。
  
  看着面面相觑的几人,郑知府哈哈大笑,“你们以为吴广之会在乎我的性命吗,在他的眼中咱们都不重要,咱们这些人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大家一起下黄泉去吧”。
  
  “混账”,王明阳一拳狠狠的打断了郑知府的下巴。
  
  郑知府嘴角溢血,冷笑的看着王明阳,“这一切都是你,你一个堂堂的皇子整理想着玩闹,才会有如今的事端。你才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他们的死都是你造成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