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太古狂魔 > 第两千一百七十章 移位!

第两千一百七十章 移位!


  
      若是寻常,听闻到“聂”字,只怕姜一飞脸色会立即大变。
  
      神霄宗、天机宗、风雷神宗都来自上神天的一个方天下的同一个鸿蒙天,所以,对于各宗的底细也了如指掌。
  
      而“聂”姓,在他们所在的鸿蒙天意味着一个大家族——聂家!
  
      聂家乃他们所在鸿蒙天的顶级大族,乃五星势力,凌驾在三宗之上!
  
      不仅如此,有传闻聂家背后依靠的是一个七星大族!
  
      而七星势力,在上神天绝对的大族,因为整个上神天的九星势力只有三个,八星势力屈指可数!
  
      所以,在浩瀚无垠的上神天,七星势力在某些方天等同于主宰般的存在!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天机宗所在的鸿蒙天,都对聂家极为敬重。
  
      姜一飞步伐停顿,缓慢转身,道:“既然是聂大哥宴请,我天机宗自然要去赴宴,不过…轩辕道友去不去,那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百江眉头微皱,撇了眼姜一飞,没想到姜一飞竟会这般说。
  
      这和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
  
      “轩辕兄,你可愿意参加聂大哥的宴会?”姜一飞转身道。
  
      “可以。”秦宇沉吟少许,点头道。
  
      他倒想知道和魔夔石像对应是什么石像,谁手里还有对应的石像。
  
      “走!聂大哥在君来酒楼五楼等我们!”百江低沉道。
  
      一刻钟后。
  
      一行人来进入了君来酒楼,直接来到了君来酒楼第五层。
  
      在第五楼已经摆放好了一个巨大的圆桌,圆桌几乎能够坐下近五十人。
  
      一名衣着白袍,浑身透着出尘之意的俊俏男子坐在圆桌的正位,他两边有十多位青年男女,正是神霄宗的妖孽。
  
      看到秦宇等人走上五楼,男子淡淡的道:“当初那个跟着马平川屁股后面的小家伙,今日也能独当一面了。”
  
      姜一飞听闻之后一怔,连忙抬头看向那白袍男子,惊声道:“聂远聂大哥?”
  
      白袍男子淡然一笑,缓慢站起来,道:“来,也没想到再次相见竟是在这下神天,来,都坐吧。”
  
      姜一飞神色凝重,似乎没想到竟是眼前这位来下神天了。
  
      “轩辕道友,你坐这里。”待走近桌子之后,姜一飞为秦宇拖出了凳子,道。
  
      秦宇也没多说,一屁股坐下。
  
      而姜一飞的这个动作让那聂远目光微眯,他诧异的打量秦宇一番后,道:“姜一飞,你不介绍一番你这位朋友吗?”
  
      姜一飞脸上带着一份笑容,道:“聂大哥,这位是轩辕星辰轩辕道友,轩辕兄,这位是我化龙鸿蒙天五星家族聂家少族聂远聂大哥。”
  
      “你就是轩辕星辰?前阵子将君来酒楼第五层墙壁都轰飞的轩辕星辰?”聂远差异道。
  
      秦宇看了眼聂远,淡然一笑,看了眼一方已经修复的墙壁,道:“前阵子只觉得闷得慌,所以,将这墙轰开透透气。”
  
      其他神霄宗的妖孽听闻之后,脸色都变得怪异起来。
  
      闷得慌?透气?
  
      “哈哈,轩辕道友有意思。若是哪天轩辕道友觉得君来酒楼的位置不好,岂不是要将君来酒楼连根拔起?”聂远哈哈大笑,目光悠然的望着秦宇。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觉得君来酒楼的位置不佳,并非是武隆内城最中心,到时让君来酒楼移下位倒也不错。”秦宇认真道。
  
      聂远的笑容僵硬了下,神霄宗的妖孽们忍不住的噗哧一笑。
  
      “姜道友,你这从哪里找来的活宝?还让君来酒楼移位?哈哈。”有修士直接嗤笑起来。
  
      “哈哈,太有意思了,这应该是我这些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吧。”
  
      “有人竟想让君来酒楼移位,哈哈哈!”
  
      ……
  
      神霄宗的妖孽们捧腹大笑,不加掩饰的讥讽着。
  
      “怎么,你们不信?”秦宇皱着眉,看着神霄宗的妖孽们,道。
  
      “信?哈哈,信,当然信!哈哈,容我笑一会。”一名神霄宗妖孽差点没笑出眼泪水来。
  
      “这个世上只怕也只有疯子才会信你的话,哈哈。”有妖孽附和着。
  
      天机宗的妖孽皆是皱眉,想出声,但都被姜一飞阻止。
  
      “既然你们都不信,那我们来打个赌如何?”秦宇扫过众多妖孽,脸上带着一份恼怒。
  
      “赌什么?”有妖孽道。
  
      “如果我让君来酒楼移位,这魔夔石像便拱手相送!”秦宇说着,直接拿出了拍卖得到的魔夔石像。
  
      讥讽、嘲笑之声瞬间寂静,所有人都瞪着魔夔石像,神色变得惊疑起来。
  
      要知道这魔夔石像可是拍出了百万斤混元精铁的天价。
  
      聂远没有说话,而是坐在那里盯着秦宇,他心里在想秦宇是不是有意如此。
  
      但思来想去,他也不相信在这下神天里有人能够让君来酒楼移位。
  
      要知道,能做到的在上神天也没几个。
  
      当然,聂远也想过秦宇是不是想强来,但这一点他更加不担心了,君来酒楼如果这么容易被人移动,那也不叫君来酒楼了。
  
      “你想赌什么?”深思熟虑之后,聂远开口了。
  
      “只要你能拿出和魔夔石像差不多之物便可!”秦宇淡淡的道。
  
      “好,我这里正好有神變石像,和魔夔石像乃昔日诸天道宗两大镇宗神兽!”聂远沉声道,右手一挥,身边浮现了一个半丈高的神像。
  
      和魔夔石像不一样的是,这神變石像上面看起来披着一个白纱,也让人看不清其模样。
  
      “神變、魔夔?”
  
      秦宇呢喃,他虽然看过诸多古籍,但还真没听过这两种强大凶兽。
  
      秦宇并没有回答,看了看神變石像,又看了看聂远,陷入了沉思之中。
  
      “怎么?现在又不敢赌了?”
  
      “就是,聂大哥都拿出了神變石像了,你就不赌了?你这是在玩我们??”
  
      “神變石像和魔夔石像都是昔日诸天道宗的镇宗之兽,所以,你绝不吃亏!”
  
      “立下赌竹,否则,不赌!”秦宇平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