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官 > 18.头颅坠溷池

18.头颅坠溷池

    皇帝横了裴延龄眼,就问是什么“猜忌污蔑之辞”。
  
      裴延龄便说:“有无名子污蔑高中郎而今统制十多万兵马,制衡半个天下,对蔡州用兵一年,迄今还不攻下汝南城,非是不能,而是不愿,似有玩寇自重的嫌疑,还有更不堪的”
  
      “哦?小裴学士是如何听到的,又是听谁说的。”皇帝很冷峻地问了这句话。
  
      裴延龄心中发毛,当然他是早有准备的,便急忙说这些全是不经的谬言风闻,臣对此是切齿痛恨的反正我把谗言撒出来,但不认是自己说的,这叫替身攻击,曾请京兆尹捕拿这群生事的无名子,可实在是难以寻踪,只有说完,裴延龄便从袖中抽出一卷稿来,说这谣言啊,都成书了。
  
      皇帝便将那书稿取来一看,题头名字叫高唐云梦,翻了翻,里面没谈楚王和神女的风流韵事,倒是穿凿附会,说了许多高岳大权在握,借削除藩道的机会,实则是在篡夺唐家的江山,早晚这高和唐,将不分你我,合而为一的。
  
      皇帝大怒,又看这书中的字体,全是雕梓刻印,根本看不出是谁的手笔。
  
      “这是最近流传最广的妖书,不知何人所作,都用雕梓印制,肆意攻讦陛下和中郎,长安城看过的人何止万千啊!”裴延龄是痛心疾首。
  
      “全是一派胡言。”皇帝想了想,镇定下来,将书稿扔在一旁,冷冷地说,现在朝廷锐意剿平淮西贼党,长安内外总有些人想要维系强枝弱干的局面不变,总觉得王法管不到他们的头上,可惜都把事情想简单了,接着皇帝的手指重重地虚戳了数下,语气很严厉,“那是过去,马上就是这些乱写妖书、风言稿的,巡城监和京兆尹也有的是办法把他们从地窖里掘出来处刑的!”
  
      “是,是,圣主所言极是。”裴延龄捕捉到了风向,便很明智地缩了回去。
  
      这时候几位中官走来,对皇帝低声说如此如此。
  
      皇帝便让裴延龄回去好好把度支司还剩下的钱帛支给前线,随后就离去了。
  
      “什么,竟有此事”金銮殿东堂的精舍小阁里,看了灵虚递送来的高岳密信,皇帝吃惊不已。
  
      而后他来回踱了会儿,咬牙切齿,“这吴少阳还真的是困兽犹斗,覆灭在即,还不抓住任何能翻身的机会,所以要真的让吴少阳苟活下来,便等于是纵虎归山。另外,那田绪、李师古、李万荣辈终究不是善类,朕可算把他们都看清了,这些獠奴不除去,国将不国。”
  
      “爷,听闻那宣武镇的奏事官已过了潼关,如如何处置?”灵虚说。
  
      皇帝想想,便说今晚朕和陆九会商议的。
  
      入夜,金銮殿处载笔的陆贽,和当直学士李吉甫,听闻了这个情报,面色无不震变。
  
      自从朝廷和淮西对战以来,什么藩镇弹劾罢免宰相,雇佣山棚刺杀宰相,移花接木嫁祸于人,死灰复燃东山再起,兔死狐悲李代桃僵,乃至什么骡子兵奇袭东都,官军和蔡贼更迭内讧一招接着一招,你来我往,各方高手云集,有心无意、阴谋阳谋的斗法是天花乱坠连陆贽和李吉甫这样的人物,都是叹为观止,觉得能经历此大战绝对不虚此生了。
  
      吴少阳连死人头脑袋都能玩出花来,也算是旷古烁今。
  
      其实连皇帝心中都连呼刺激。
  
      比炎炎夏日吃糖霜冰乳酪都刺激。
  
      “蔡贼虽然奸诈反复,但也就到此为止了。”陆贽率先定调,他觉得这群蔡贼折腾得越凶,反倒死得越惨,朝廷以不变的方针,一贯镇压到底就可以。
  
      李吉甫呢?从私人角度他巴不得高岳完蛋,但是从公义来说,高岳力主削藩,又是那么吻合自己的理念。
  
      李吉甫毕竟是政治家的角色,关键时刻不会把私人恩怨凌驾在国家层面上,他就向皇帝献策说:“吴少诚既身死,其头颅可谓分文不值,宣武、魏博、淄青想哄抬价钱,干扰平蔡的战事,朝廷就必须把它给打压下去。”
  
      “弘宪所言极是,然如何打压呢?”皇帝发问。
  
      “原本李万荣此行,是寄希望于入京奏事时抬出吴少诚的头颅来,但既然这种想法陛下已知晓,那便好办,把吴少诚头颅在入京前处理掉便是!”
  
      “哦。”皇帝顿时领会。
  
      华州普德驿中,外面电闪雷鸣,穿着黑衣的神威士卒和同华二州的不良人,不下二三百人,大呼“有虢州山棚盗匪在此为非作歹,杀人越货,有乡里阖家遇害的。使君有文牒,清查所有驿站、津渡和关隘!”将驿站团团包围起来。
  
      刚刚入住普德驿的宣武奏事官们大惊,只听到驿厅的大门被砸得哐哐哐震动,窗牖也被推开,风雨咋呼着胡乱刮入来,他们举着火烛,翻开了行礼箱箧,里面赫然全是人头。
  
      麻烦了。
  
      怎会碰巧遇到这么一出。
  
      现在带着这么多人头,你说是吴少诚的,谁人肯信?
  
      有奏事官当即急了,把吴少诚的人头给抱起来。
  
      “你待怎地?”另外几位奏事官惊呼起来。
  
      “还要怎地,把它们全扔掉,不然会被当作盗匪的。”
  
      “我等皆是宣武镇奏事官,谁敢目我等为盗匪?”
  
      话犹未毕,驿站的大门轰得声被推开,一群驿卒慌忙举火来迎,只听不良人的头目大喊,要彻搜此地。
  
      这下那个抱着人头的奏事官受不了,跑起来,居然扑腾声,将吴少诚的头颅扔到了花园那边的溷池里,“快扔,不然我等都要入囹圄!”
  
      “你发疯了?”其他奏事官当即扭打起来。
  
      行李和箱箧翻到在地,其余十几颗人头,电闪雷鸣里,全都坠在泥地中乱滚。
  
      举着火把围过来的不良人、驿卒和神威兵们,看到这个情景,全都呆住了。
  
      “我等是宣武镇奏事官,这些头颅为蔡贼”
  
      呼啦,数十不良人和军卒一拥而上,用绳索将这帮人捆得严严实实。
  
      很快,他们捏住鼻子,按照指引,用钩耙从臭气熏天的溷池里,夹出面目全非的吴少诚脑袋来。
  
      “这是什么人的脑袋?”
  
      “蔡贼头目吴少诚的。”
  
      “胡说八道,那蔡州的脑袋怎会来华州普德驿,统统给我捕拿住,押送到州廨里去让使君裁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