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471节 新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

第1471节 新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

    舰队在亚丁修整三天,既检修一下船只,又让官兵们放松一下,打仗急也不急在这一时片刻的,事实上,预定到达亚丁港口时间是一个月,现在来早了,有充裕时间去休息与观光。
  
      让官兵们去观赏异国风光,了解各地风俗习惯,这是颜常武一直在军队中提倡的“读万卷书,行千里路”活动,军旅生涯中不仅仅是打仗与训练,颜常武要打造一支与历史不同的军队,除了能打仗,还要有全方位的高素质。
  
      东南**舰不用说,经常移到另一个军港驻扎,陆军也三年五年地改换驻地,不惜花钱,不会有正规军一个基地住到老的情况。
  
      东南国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们的岛屿多,船运的成本低很多,就算是土澳大陆,也不成问题,马匹牛驴多也,运输的力量大。
  
      增长见识不能呆军营里,上级给官兵们放假,把他们赶出军营,同时发给他们一定的零用钱,让他们有钱购物与吃饭!
  
      没错,到达一个地方去品尝一下地方口味是应该的。
  
      再买些礼物也是应该的,咦,这是旅游吗?
  
      二王子颜煜与三名年轻的军官结伴同行,一起去游亚丁老城。
  
      他是王子耶,当地驻军专门派了个同样年轻的军官陪同,名叫陈光正,长得胖乎乎,没错,是后勤军官,来此两年,为人非常圆滑,还会当地语言,有他作向导,包保大家买到便宜货,这是他吹嘘的,大家拭目以待。
  
      “这里天气炎热,要做好防晒防热的准备!”陈光正得上级暗示了一下,极热情地道。
  
      大家都把脸蒙了一半,戴上手套,穿上一身当地宽松的袍子,这是陈光正特意给他们弄来的。
  
      他们走在华人新城通往当地老城的路上,面朝蔚蓝色大海,海湾众多,是天然良港。
  
      可惜近着海洋也照样是又热又旱,雨水稀少,吹过来的风都是热的,可以热掉你一层皮!
  
      “鸡蛋放在沙地上,一会儿就熟了,有些红毛番来这里,他们白化病的,需要晒黑,一晒起来,在海边睡着了,结果醒来时晒焦了。”陈光正说着当地的趣事,夸张地道:“他们还散发出焦糊味呢!”
  
      听得大家哈哈大笑道:“那不成了烤肉了!”
  
      不过大伙儿很快发现再不走快点自己也成了烤肉了,哪怕穿着长袍也不行,太阳恶毒地吐射光芒,地上象着了火!
  
      他们到达了老城,那里的房子是沙的颜色,感觉风瞬间把它吹散,许多房间低矮,建筑杂乱。
  
      倒是道路上垃圾不多,陈光正说是华人补贴了老城的卫生清洁,雇来阿三中的贱民来负责,毕竟造访的华人很多。
  
      他夸张地道:“省得别人告诉说是我们华人把城市搞脏了!”
  
      闻者哈哈大笑!
  
      他们信步走进古城里的集市。集市里面卖有衣服、食品、民族工艺品……许多都是中华商品!
  
      他们走在五颜六色的男人和黑纱包裹的女人构成的人流中,缓缓前行。
  
      集市中最吸引人的是弯刀与腰带的店铺,色彩斑斓,什么样式都有。
  
      在陈光正的带领下,他们都买到心仪的弯刀与腰带,立即装备起来,好家伙,成为当地人了
  
      集市走累了,他们跟随着陈光正去当地的一个名叫约希尔的富豪家里拜访时,就发现他家墙壁非常厚实,厚达一米,这么做的好处是隔热。
  
      富豪的房子都建得很高,二十几平方的房间,仅有二个书本大小的窗子,白天关着,晚上才打开来通风透气,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外面的热气进来。
  
      “也是防沙尘暴!”陈光正解释说亚丁五月至七月气温最高,常常有大沙暴,有时一会儿就能将一辆停在路边的马车全部埋起来。沙暴来时飞沙走石,天昏地暗,黑漆漆如同黑夜来临,伸手不见五指!
  
      “如果开窗太大,细沙是无孔不入的,能到达你身体的任何部位,包括耳朵、鼻子中,令人窒息与恐怖。沙暴来临我们只能紧闭门窗,室内气温很高,在野外晒是烤肉,在室内就是火炉,我们成为了烤包子!”陈光正如是说。
  
      要拜访的主人约希尔高大肥胖,系着金腰带,腰带别着一把鲨鱼皮制的弯刀,刀鞘上镶满了宝石。
  
      他与东南军有生意往来,所以非常热情地欢迎华人长官们的到来。
  
      屋内点燃了芬芳的檀香,香气四溢,沁人心脾。
  
      他请大家喝茶,这是中国茶叶,抱歉,他用一种开胃好喝的蜂蜜饮料招待客人们,客人才五人,却送上了一大罐来,嗯,颜煜在招待餐上喝过这种蜂蜜饮料,觉得味道不错,一问,原来就是这位约希尔老兄家产的,他与当地驻军签了合同,负责供应这种饮料。
  
      看来亚丁城也不是彻底贫瘠的,陈光正叫约希儿把咖啡也拿出来吧,约希儿就叫仆人拿来一包咖啡,打开包装,哇噻,咖啡浓郁的香味立刻出来,整间房都是香味!
  
      炮制出的咖啡喝起来别有风味,陈光正说阿拉伯咖啡豆的原产地,有着悠久的历史。其他中东地区也到这里买咖啡豆。
  
      “走的时候拿几包走!”陈光正说道,让约希儿去准备好。
  
      双方交流,约希儿介绍了老城的来历,还有当地的风俗习惯,告诫大伙儿买了弯刀与腰带时买了就收好,别穿出来,因为漂亮的弯刀与腰带象征地位高,同时当地人不喜欢外人佩带他们的弯刀与腰带。
  
      “那当地人又卖?!”颜煜奇道。
  
      “没人与银元过不去!”陈光正耸耸肩道,告诉大家也不必当心,真要出事,驻军会给大家撑腰,毕竟我们手里的火枪不是烧火棍。
  
      这个胖子军官狞笑一声,露出满嘴白牙一挫,象极了狼在张口亮獠牙。
  
      跟随开国皇帝的军官没几个是善茬的,别看他肝后勤,坏事也做了不少。
  
      约希尔能说几句不流畅的中文,是的,他想学多点,可是方块字太难学了!
  
      由陈光正做翻译,双方作愉快的交谈,约希儿还亲自领着客人们参观了他的豪宅。
  
      他家高达三层,地方宽敞,充满了异国风情,看上去是新修的,没错,陈光正说这厮与华人交易,赚了不少钱,所以,你们拿他一点咖啡回去,帮他出出血。
  
      在楼顶上有一个水池,很了不起,可惜是水都变绿色的池子,太缺水了。
  
      所以楼顶还装有收集雨水的水箱,但看水箱积水的窘态,应该很久没下雨了。
  
      中午时分,约希尔请他们吃饭,烤了一整只烤得金黄的肥羊!
  
      他拿羊头来敬奉客人们,陈光正让他们快快赏脸,原来当地风俗在整羊中最为珍贵的部分就是羊头。
  
      主食是大饼,烤得焦黄的大饼香喷喷的,令人惊喜的是还有许多蔬菜,包括油爆菠菜、煎土豆、高汤青菜、炒空心菜还有小黄瓜,倒不是他们的佐餐,而是从新城那里蔬菜公司买来的,用中餐方法烹制,足见诚意。
  
      他们见识的是富豪之家,陈光正说这样就行了,没必要去见识穷人们的生活。
  
      “富豪各有不同,穷人都是一样!”陈光正说了一句哲理。
  
      说归说,回去的路上,颜煜还是结结实实地见识到穷人是怎么个穷困法子。
  
      也就是在海边,有条水道,正是新城里污水流出来,在经过一片芦苇丛、水葫芦和藕塘后流入大海,那里人头拥拥,人还不少,看他们衣着褴褛,正是当地的穷人,用容器在取用那些污水。
  
      “这还能用吗?”颜煜好奇地问道。
  
      “用来种地,或者饮用,他们先让水沉淀后,用泥砂过滤,再行饮用!”陈光正淡淡地道。
  
      想起自己尽情地用淡水洗澡,而洗出来的水将成为当地穷人用水,颜煜良心发现,有一种“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