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蜜宠:景少,求放过 > 第67章 吝啬的景少

第67章 吝啬的景少


  知道是世界十大名著,却说没看过就有点假了。
  可是说看过了,以她一个初一的学生,又是刚到一中,去哪里有这样的经典看?
  所以,唐槐没说看过也没说没看过,她把书抱在怀里,顿时笑得眉开眼笑,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我会看的。”
  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从景煊狭长深邃的眸底一闪而过,他勾了勾唇角,走了出去。
  “……”唐槐跟在他身后,撇着嘴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纳闷,他不是来拿几本书的吗?怎么把书给她后,就两只手空空的出来了?
  皱了皱眉,唐槐心道:“他不是来拿书的,他是来拿情书的,奈何情书都被唐颖拿去看了。”
  走出客厅后,景煊突然转过身看唐槐,唐槐赶紧停下脚步,仰起脸视线就撞上了他深邃的眸,“景煊哥……?”
  景煊直视她的眼睛,清堪漆黑的双眼,映着他小小的身影。
  景煊默了数秒,才忽而勾笑一笑,像个大哥哥一样抬手摸了摸唐槐的头,声音悦耳无比,“成绩跟得上吗?”
  “除了数学,别的都行。”唐槐笑道。
  他却不知,他摸她的头时,就像摸着她的心,她心中有种根本就形容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不讨厌,但她又不想去喜欢,怪怪的,像悸动,又是涟漪。
  “运勇是理科天才,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景煊道。
  “好的。”想到赵运勇,唐槐纯纯一笑,“赵老师算是一中最年轻最帅气的男教师了,很多女生喜欢他。”
  “你呢?喜欢他不?”
  唐槐呵呵一笑,“喜欢啊,他这么帅。”
  她呵呵笑的时候,带着一种敷衍,落在景煊眼里,是那么天真、灿烂。
  景煊走到椅子前坐下,优雅地翘着修长的腿,身子往椅背靠,姿态慵懒。
  他抬起一条胳膊,懒洋洋的搭在椅边上,他坐着,唐槐站着,可他能够跟唐槐平视。
  他已经一米八八了,唐槐目前是一米五六……
  他笑得优雅,带着一丝玩味,“听说你会做拉面?”
  唐槐诧异:“你不会刚到家,景敏就跟你说这事吧?”
  “我想吃拉面。”
  “家里没面粉了。”唐槐想说,她家没面粉了,可是想想,这房子是他的,不是她的,不能说是她的家,她还没想到更好的话语就说了这句。
  景煊听闻,微微扬眉,家里……怎么听说,像是他和她的家似的?
  “听说你煎的蛋外焦里嫩,很好吃。”言下之意,他要吃她煎的蛋。
  唐槐尴尬地笑了笑,“景煊哥,我家没养鸡,没鸡蛋。”
  “这边草多,有树阴,我建议唐五婶养些鸡,你周末回来还能杀来吃。”
  “这个建议不错,我明天跟阿妈去镇上买小鸡回来养。”
  “那鸡蛋……”景煊坐直身,“我回家拿给你?”
  唐槐看着景煊的眼睛,“景煊哥,我家有南瓜,要不我做南瓜饼给你吃,怎样?”
  “好。”景煊又懒洋洋地靠了回去。
  “你等我,我现在就去做。”唐槐把书往景煊怀里一塞,小跑出了客厅,直奔厨房。
  景煊拿着两本书,转过头,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唇角忍不住扬起。
  -
  一个小时后。
  景煊坐在餐桌前,看着盘里的南瓜饼,垂涎欲滴。
  “卖相还不错。”景煊难得夸奖人。
  “你尝尝,应该比荷包蛋还要好吃。”唐槐把南瓜饼朝他面前推过来。
  “好。”景煊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南瓜饼咬了一口。
  南瓜的香气瞬间溢满他的口腔,带着淡淡的甜味,外焦里嫩,因为是用糯米粉代替面粉,口感软软糯糯的,带着糯米的黏性,这样的口感相当不错。
  “我奶奶肯定喜欢。”景老太牙齿不好,肠胃不好,这不能吃,能吃的因为牙齿问题又吃不了,可她又是活脱脱一个吃货。
  “留我八个,其余的,你都拿回去。”唐槐道。
  “不留多一些?”
  “够了。”唐槐知道景老太会喜欢的,特意做多一些给景煊的。
  她相信,以景煊的胃口,吃十个都没问题。
  “也行。”景煊吃了两个后,站起来,“我拿回去给奶奶,让她趁热吃。”
  唐槐拿一个小盘过来拿出八个后,全部让景煊端了回去。
  南瓜饼卖相后,色泽也引人注目,金黄金黄的。
  景煊一路回来,引来不少人注目。
  路人:“景少,你端的是什么?”
  景煊:“南瓜饼。”
  路人:“景少,能给我吃一块吗?”
  景煊:“不能。”
  除了家人,他不打算跟村人分享。
  路人:……
  景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吝啬了?
  走进院子,景老太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见到景煊,老人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抖擞。
  当他看到景煊端着吃的回来,她眼前一亮:“景煊,那是啥?”
  景煊在景老太身边蹲了下来,把盘子凑到景老太眼前,“奶奶,闻闻,是不是很香?”
  放着花生油煎的南瓜饭,带着一股诱人的香气。
  景老太闻了闻,口水都流出来了。
  “尝一块。”景煊笑。
  景老太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块尝了起来。
  她眼睛一瞪,表情夸张,“好吃!这是我这一生吃过最好吃的糯米糍!”
  “奶奶,这不是糯米糍,是南瓜饼。”
  “南瓜饼?”景老太还是第一次听说南瓜饼,她又咬了一口,“饼是这么软糯糯的吗?”
  “南瓜和糯米粉一起做的。”景煊笑得温和,他看唐槐下了糯米粉,做这些东西,她很熟手。
  “你做的?”景老太又眼前一亮。
  景煊笑:“唐槐做的。”
  景老太一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一回来就去找她了?”
  景煊知道景老太在担心什么,他起身,撒谎:“没有,有些信在那里,我想拿回来,刚好见唐五婶在煮南瓜,她说唐槐做南瓜饼,让我拿回来给你们尝尝。”
  其实,他不是去拿什么信,更不是拿什么书,他知道唐槐住在那里,只想过去看看。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说谎了。
  景老太咀嚼着嘴里的南瓜饼,“你觉得唐槐怎样?”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