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还是地球人狠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初露任务苗头

第六百七十九章 初露任务苗头


  十米多的身高,浑身被筋肉虬结黑色组织所填满,鼓鼓囊囊的一看就不是善茬。身后是翼展超过三十米的巨大骨翼,上面甚至还挂着丝丝腐肉瞧着各种恶心。还有明明不符合人类审美却莫名觉得威严的丑脸。
  
  这就是墨菲斯托,一个颇有知名度的恶魔君主,也是在关键时刻开空间门想要救巴巴托斯的家伙。
  
  血红色的天空下是喧闹的恶魔军团,密密麻麻的怪物用他们恶心的样子诠释了什么叫做邪恶。空气中弥漫的硫磺味让高雯有点想吐,地上时不时窜出的岩浆向世人宣告着地狱的与众不同。
  
  这些都是高雯穿过空间门后看到的景象,如果说之前巴巴托斯还想着靠她和赛琳娜拖延让自己逃走,如今有了墨菲斯托的救援自然就想着保存实力将两女一起带走。
  
  而高雯很听话,空间通道出现的瞬间就一个后跳进入了地狱。周围的恶魔战士们只是瞄了她一眼便不再理会,她身上那明显的黑暗力量很容易就让她被认成了同伙。
  
  高雯自然乐见其成,挑了挑眉头跟走红毯似的迈着猫步就向军团中间的墨菲斯托走去。
  
  另一边,索兰其实挺郁闷的,从黑白定下计划之后小伙伴们就已经做好出幺蛾子的准备了,他还特意找斯塔克一起弄了好多的空间封锁装置,谁知道最后问题还是出在了空间门上。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这种空间门很容易就能够分辨出来,其并不是巴巴托斯的能力也不是墨菲斯托的能力,而是事先篆刻在卷轴上的能力。就像游戏中的回城卷一样,将空间法阵和其所需要的能量都封存在卷轴上,等到用的时候直接释放出来,甚至连空间坐标都是早就设定好的。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么简单的话,那空间封锁装置也没有意义了。如果单方面从巴巴托斯这启动也是没用的。因为在这片区域的空间法则已经被干扰了,可这张卷轴在启动时就给特定的坐标发送了信号,而这信号被墨菲斯托感知到之后,墨菲斯托再从地狱那边供应能量这才将空间门开了出来。
  
  这个过程可是很复杂的,如果说巴巴托斯事先没有跟墨菲斯托沟通过,那估计没人信。
  
  不过就像是之前说的,小伙伴们早就猜到会有变故发生,所以当空间门出现之后,大家也不过是诧异了瞬间而已,接着煎饼叔摆了个弯弓射大雕的姿势,完全闭着眼睛将箭矢射了出去,一抹缠绕着圣洁火焰的箭矢仿佛流星一般划过天际以没人看得懂的轨迹命中了墨菲斯托的手腕上。
  
  吼!空间门中传出墨菲斯托的怒吼,这箭矢上是贞子拥有的天使能量,虽然不能将墨菲斯托伤成什么样,可却也能让他疼上好一阵。
  
  同样早有准备的小伙伴们再次发动攻击,噼里啪啦的就朝着巴巴托斯倾泻过去,然而也许是地狱的气息对巴巴托斯有加成,这货的实力有了明显的提升,浑身绽放浓郁的黑光,像是个黑洞一般扭曲了所有的攻击。
  
  然而同样早就准备许久的黑白可没有那么的好对付,天刃七号从天而降,目标正是墨菲斯托拉着巴巴托斯的手臂!
  
  说起来黑白与墨菲斯托也算老相识了,上次墨菲斯托棋差一招错过了反生命方程式,这一次两人见面甚至还没有打照面就通红了双眼。
  
  一只骷髅似的骨手再次伸出竟然硬生生的拖住了整个天刃七号!
  
  旁边的艾伦见状一阵咋舌,这些恶魔也是够拼的,光是两者那不成比例的体积差异就让画面诡异的难受。
  
  对于墨菲斯托单手托起了下落的天刃七号这事,黑白其实并不意外,天刃七号虽然是天使文明的高端产物,但也不过是轻微涉及到了法则层面而已。面对墨菲斯托这种老牌神王级高手自然不会那么简单奏效。事实上,若非天刃七号的功能很多,它甚至在攻击力上都不如索维林人的黄金旗舰。
  
  此时的黑白可不是当初在诸位争圣者夹缝中求生的小瘪三了,天刃七号的审判早就不算是什么绝招底牌了。
  
  就在巴巴托斯趁着天刃七号被托住并想要攻击的时候,空气中突然间变得炎热无比,一股仿佛连灵魂都要焦糊的炙热令他心中升起难言的恐惧。
  
  抬头,上面多出了一个太阳!
  
  身处地狱这边的墨菲斯托也有点懵,他的双手都好热啊,就像是平常人在表演油锅捞铜钱一样。可他现在却顾不上管什么双手了,双眼死沟沟的盯着天上的第二个太阳。他当然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太阳,那分明是太阳真火的碎片!
  
  吱呀!
  
  太阳船普一出现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其华丽的外形让所有见到的玩家都发出由衷的惊叹。然后,就见这华丽的飞船在半空中来了一个骚气无比的飘移!
  
  砰!轰!
  
  太阳船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而身后悬挂的巨大火球却直接甩在了巴巴托斯的脸上。
  
  别怪墨菲斯托没管巴巴托斯,关键是他也顶不住这玩意儿啊,这就像是铁和铜一样,扔进炼钢炉里都得老实的变形融化,谁能救得了谁啊?
  
  于是,就见巴巴托斯浑身焦糊的打横了飞了出去。在地面弹弹跳跳了好一阵才屁股向上的用脸摩擦停止。
  
  不过恶魔的生命力都是很顽强的,小伙伴们最喜欢的就是痛打落水狗了,尤其是黑白!他驾驶着太阳船从空间门门口一晃而过,伸出一根手指朝门另一边的墨菲斯托礼貌的比划了一下,接着操控太阳船就是一个前空翻,大火球像是一颗铅球似的轰一声捶在了巴巴托斯的屁股上。
  
  “啊!~~~~”
  
  “嘶!恶魔的惨叫好像跟人类也没有什么区别嘛!”赵昊哆嗦了一下幸灾乐祸道,他远远的离开了那个大火球,他的蛟龙变身算是水属性的,距离这大火球太近有点不舒服。
  
  深层法则之力可不是说说而已的,巴巴托斯就算是有神级的实力被捶这两下也让他感觉一阵乏力,死亡的恐惧笼罩心间,眼看着黑白好像上瘾了似的再次甩尾过来。巴巴托斯惶急的大叫,“快救我!我愿意成为你的先锋!”
  
  虽然玩家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巴巴托斯这个语气一听就知道肯定是做出了什么牺牲。果然,这话一出墨菲斯托就炸开了一股子气浪,竟然顶着空间封锁装置硬生生的将空间门扩大到直径十几米的程度。
  
  这一下,地狱的景象算是彻底展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那难闻的硫磺味也刹那弥漫全场。而更让人心惊的还要说墨菲斯托身后那密密麻麻的恶魔军团。
  
  “切!比人多吗?”艾伦不屑的哼道。
  
  呵呵,说出去也许没人相信,小伙伴们做了很多的备用计划,其中就有对抗这种大范围作战的计划。
  
  密密麻麻的怪物窜出了空间门,他们有的挥舞翅膀冲向天际,有的凭着腿多的优势不停在废墟中爬行,他们的眼神中满是杀意与凶狠,唯一拥有的感情就是对杀戮的渴望。
  
  咻轰!
  
  密密麻麻的导弹拽着焰尾从天而降,那些刚刚升空还没有缓过神的怪物就被导弹整个砸了下去。一蓬蓬火花炸开,像是整个天空都被火焰覆盖了似的。
  
  墨菲斯托诧异的抬头,只见一艘艘战舰去掉了自己的隐形涂层,同时露出了自己狰狞的炮口!
  
  “嘶!”墨菲斯托难以置信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差点就惊叹出一句恐怖如斯了。这些人类难道早就有了准备?怎么可能呢,自己与巴巴托斯的联系根本就是绝对保密的啊!
  
  这些战舰之中不光有玩家自己做任务得的,还有抢黑暗精灵的,甚至还有之前神盾局缴获自外星人的。说到这就不提一下尼克弗瑞了,你以为神盾局倒闭了之后这个黑光头就不行了?哦奥夫考死闹特!
  
  这个独眼黑光头在位期间中饱私囊不知在全球多少的地方建立了神盾局分基地,如今这些分基地甚至成为了一些玩家刷任务的地方。同样的,以神盾局的技术储备,要说建造一支舰队可能力有不逮,但说弄出几十艘战斗飞船那真不算什么。
  
  而当黑白表示要去打击恶魔的时候,尼克弗瑞就再次打着为了全人类的大义要去了舰队的指挥权。至于指挥所,就建立在距离大陆酒店不远的纽约圣殿里。
  
  鲜血、炮火狠狠的交织在了一起,每一次火光的爆炸都有怪物在其中四分五裂。这些怪物一个个似乎都有类似于冬兵似的能力,可就算是正牌冬兵也没法正面挨了炮弹而不死,所以他们的结果也就被注定了。
  
  当然,这战场上暂时的优势也不代表胜利就是玩家们的了,因为那空间门还开着,怪物们依旧在不停的往外涌,那恐怖的数量能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当场暴毙。
  
  “沙赞!”
  
  轰隆隆!漫天狂雷劈下,一只由浑身缠绕着闪电的肌肉兄贵们组成的队伍加入了战场,他们是来自摇篮的沙赞军团,这些人都是获得了不完整沙赞之力的玩家。如今组合在一起形成了战场刺刀,狠狠地撞入了怪物军团中,那强劲的冲击力根本没有任何怪物能够抵挡。
  
  “龙焰!”
  
  既然摇篮的招牌军团发威了,禁区的龙骑士军团自然也不能够让其专美于前。龙骑士们骑着一只只飞龙从战舰中射出,凌空往下喷射出一片片龙焰。这些龙焰都带有魔法属性,对于恶魔怪物的杀伤力比科技武器来的更猛。
  
  这种天地合击之下,战局眨眼就变成了一面倒,甚至于远远看去,都能够发现怪物们竟然被打击的往回缩!
  
  一大票的怪物拥挤在空间门范围内,看的墨菲斯托脸皮直抽,心中的怒气不断高炙。
  
  这些恶魔怪物军团是他打算未来发动战争时的班底,不光数量众多精英也不少,倒不是说他心疼这些死掉的怪物,而是深刻体会到了这只怪物军团的缺陷。
  
  恶魔与人类不同,人类是可以沟通的,就算再刺头的大兵在战场上也不会轻易做出抗命的举动。但是恶魔不同,无论高端恶魔还是低端恶魔,他们都非常的好战,好战到常常让敌人一挑衅就失去理智。
  
  所以想要控制这些恶魔按照计划战斗无疑是一种很困难的事情,这就必须有一个首领,在战斗时时刻站在恶魔前面,作为领袖指引军团该做什么。而这,就是恶魔先锋的作用!
  
  现在墨菲斯托之所以一直没有发动战争,就是因为他没有找到先锋。
  
  墨菲斯托毕竟是个老牌的魔王,也是有牌面的,总不能在战斗的时候自己顶到第一线吧!
  
  其实这也算是善恶对决中的重要任务,玩家可以通过墨菲斯托的认可而获得恶魔先锋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是再生侠、可以是复仇恶魔,也可能是任何混合了恶魔基因的战士。总之是一个很多元化的任务,只可惜,黑白将天使传承与女武神的任务做的太早,以至于玩家们大多数都将精力用在了那方面。毕竟与美美的天使和女武神小姐姐们相比,恶魔算个屁啊!
  
  这也导致了善恶对决任务至今都没有什么大的水花的原因,不过这一次恶魔一方倒是露脸了,只是这脸露的有点丑陋,以后怕是站在恶魔阵营的玩家更少了。
  
  眼见着恶魔军团被压制了,墨菲斯托当机立断也不再拖延,直接伸手推向了太阳船,一股巨力凭空生成就要撞向太阳船。
  
  黑白早就盯着他呢,转身就是一招太阳之击,刺眼的火柱迎面撞上巨力,一刹那就洞穿了这巨力,甚至还沿着巨力延伸进了空间门后面的地狱中去。
  
  墨菲斯托吓了一跳,这货怎么还有使用深层法则之力的招数?不过毕竟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伸手拉过身边的一票恶魔怪物挡在太阳真火前面。呼轰!一片飞灰中太阳真火算是消失了,可黑白的太阳之击可没打算就放一下而已。
  
  太阳长矛连带着整艘太阳船都绽放着耀眼的金光,接着光柱直接怼进了空间门里,所过之处怪物们尽皆灰飞烟灭,巨大的能量像是将地面狠狠的犁了一遍,怪物们甚至连个残肢断臂都留不下。
  
  这下墨菲斯托是真的被惊着了,原本以为这种能力会有个冷却时间或者过度消耗什么的,谁知道现在一看分明就是利用了神器的威力。这种招数可不能硬碰硬,何况现在恶魔军团面对的明显就是人类精英,这可不符合恶魔的战术。
  
  墨菲斯托想着朝远处艰难爬起的巴巴托斯扔过去了一张卷轴,这就是我唯一能够为你做的了,至于你能不能逃走,就看你的造化了。
  
  黑白看到了这个卷轴,本想出手阻止可转身却看到墨菲斯托竟然挥手放出了几只一看就非常的恶魔精英!
  
  这些恶魔与之前一死死一片的那些不同,要么速度极快在空中乱窜弄得龙骑士军团焦头烂额,要么体型硕大鼓着雄壮的肌肉要跟沙赞军团硬钢,甚至还有的像极了亡灵法师,不停的从地上尸骨中往起拉死人。
  
  黑白眉头微皱,这次攻击主要目的是干掉巴巴托斯,顺便亮亮肌肉若是因此死了太多玩家就得不偿失了,想着就要开启反生命方程式。
  
  只是还没等黑白动作,战场又出现了变故,一道道圣光落在战场上,他们或是刀剑长矛的横冲直撞或是张开洁白双翼不停放射圣火,一瞬间让战场的局势再一次倾倒向了人类一方。
  
  正是之前玩家们做过的那些天使传承和女武神任务,天使拥有光明之焰正是黑暗力量的克星,而女武神一个个武力值飚得老高,甚至还能像雷神召唤锤子似的召唤出飞马,在空中的灵活性比飞龙都强。
  
  黑白见状一瞬间恍然,这才应该是善恶对决大型任务该有的模式,两个阵营都有军队也都有精英,更是都有相互克制的兵种,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关系,善良阵营这边的进度要快出许多啊!
  
  嗯,黑白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反生命方程式这么看来更像是一个外挂,不开的话还能按照游戏规则玩下去,而一旦开了,就好似将任务难度降到了极点。而偏偏自己还要去努力增强这外挂,想想也是醉了。
  
  这一耽搁巴巴托斯算是终于接过了卷轴,接着开启空间门一头就滚了进去,整个过程甚至不到两秒,比灭霸打响指都快,所以说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恶魔的潜力有多大。
  
  而墨菲斯托看到巴巴托斯进入了空间通道后也终于松了口气开始缓缓关闭空间门。
  
  黑白见状却是一点都没有慌张,而是转身就冲向了正跟塞尼斯托纠缠的赛琳娜。
  
  赛琳娜独自对抗塞尼斯托就已经很困难了,如今看到黑白到来差点绝望了,不由焦急大叫:“救我!”
  
  好在巴巴托斯还算是有良心,一道新的空间门又开在了赛琳娜的身后,透过空间门正巧能够看到哥哥过去那一边的巴巴托斯。
  
  赛琳娜大喜,灯戒绽放光芒跟塞尼斯托硬刚了一招,接着飞身钻进了空间通道,脸上还满是庆幸的光彩。
  
  然而这光彩在下一秒就变成了惊恐,一股足以令人发疯的危机感笼罩在了她的心头。说起来她也算是混迹于争圣者们中的老前辈了。从最开始跟随海神波塞冬,到后来接触伏地魔和巴巴托斯,一路上身边都不乏高手。这种机遇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够有点收获了,厄尔赛琳娜不是傻子,所以她现在依旧是玩家中的佼佼者。
  
  赛琳娜强行将身子扭了一下,这一扭却是救了她的命,一道凛冽的光芒将柔顺的长发两断,也同样带走了她四根手指以及手指上的灯戒。
  
  赛琳娜强忍着足以让普通人昏厥的剧痛,翻身回头望去,却见一道黑影衔着她的贪婪橙灯跳上了飞奔的戒灵战马。
  
  “高雯!你……”赛琳娜目呲欲裂,到得此刻她哪里看不出高雯的卧底身份,只是她不明白,黑暗骑士团的成员都是由巴巴托斯选择的,难道就这么巧选到了一个卧底?
  
  高雯回头瞥了一眼都没有搭理赛琳娜,拉动缰绳一路疾驰跨过了即将关闭的空间门,同时转身,手中赫然便是巴巴托斯的头颅!
  
  看到这一幕的赛琳娜顿时慌了,如今她贪婪橙灯被盗,如果连巴巴托斯都死掉了的话,那她接下来该怎么办,到哪里去寻找力量?
  
  空间门就在赛琳娜慌乱的表情中缓缓关闭了,她不知道另一边的玩家们怎么庆祝胜利,但是她知道自己如果处理不好,以后就再也没法翻身了。
  
  想着缓缓转头,一个巨大的阴影已经笼罩了她,强大的气势笼罩了她的灵魂,她在墨菲斯托那凶狠的眼神注视下,就像是个光溜溜得小姑娘,是屈服还是在抵抗中被玩弄蹂躏?
  
  墨菲斯托厌烦的看着巴巴托斯的无头尸体,一个颇有名望的恶魔竟然让自己的手下暗算挂掉了,这说出去怕是要让全宇宙都小看了我们这群魔鬼大君。
  
  想着伸手将赛琳娜抓在手中,血红色的瞳孔中映照出一抹倔强的俏脸。咦?这个人类倒是意志不弱,在我的注视下还能保持反抗的心思。只可惜,躯体太弱了,否则倒是可以尝试改造成军团先锋。
  
  无趣的摇摇头,五指收拢就要将赛琳娜捏死。
  
  “等等,我可以做军团先锋!”赛琳娜说出了她最后的挣扎,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墨菲斯托有点懵,你哭什么?我还啥都没做呢!
  
  赛琳娜挣扎着落地,脚步踉跄着向巴巴托斯的尸体走去,不一会儿从中搜出了一管鲜红夺目仿似水晶的液体。
  
  六七七章离家出走了,本来想找回来,但想想他已经是个成熟的章节了,会懂得自己生存,索性就随他吧。要是有好心人在外面看到了,就帮忙照顾一二,拜谢!
  
  “这是什么?”墨菲斯托淡淡问道,他也很好奇,巴巴托斯之前有什么底牌吗?
  
  赛琳娜嘴角抽了抽一脸的挣扎,“巴巴托斯的实力是随着黑暗军团的数量而增长的,只可惜,无悯铁腕是叛徒,红色死神是阿努比斯的人,溺亡怨魂是神奇女侠的人,狂笑之蝠身边防护力量太强,杀戮机器又被天启坑死,如今我的灯戒已失连破晓诡灯也做不了啦!不过,巴巴托斯还有最后一个王牌!”
  
  墨菲斯托闻言饶有兴趣的问道:“是什么?”
  
  “蹂躏者!”赛琳娜深吸了一口气,“其本质是一管毁灭日病毒,能够让人变成毁灭日怪物。这是巴巴托斯利用与氪星遗孤交换来的资料制作的,只要我吃掉它,到时候强大的实力一定足以担任你的军团先锋职务!”
  
  墨菲斯托眼神一亮,氪星人的终极武器毁灭日可是如雷贯耳啊,在整个宇宙都算是有头有脸的狠角色了。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的麾下也能有个毁灭日当先锋啊!
  
  “那你就快融合啊,还等什么?”
  
  赛琳娜为难不已,“可是这种毁灭日病毒有很大的副作用,一旦使用就会付出巨大的牺牲。”
  
  墨菲斯托神色一正,“什么牺牲?是灵魂吗?”
  
  赛琳娜满脸苦涩,“会变得……非常丑!”
  
  墨菲斯托(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