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星际逆袭手册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拒绝

第一百一十二章 拒绝

“元静,希望你能明白,我接下来的话,不是威胁,而是给你客观地分析一下你目前的处境。目前你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已经引起了元老院的侧目,之前一直没有威逼于你,是因为奥兰德站在你的身后。”
  
  这一点,乔元静没有否认,她也很感谢他,可是不能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同意了詹姆太太的提议。
  
  但詹姆太太接下来的话让乔元静也语塞了。
  
  “奥兰德在飒岚星的地位十分超然,不仅是他个人能力,还有奥兰德家族赋予他的权势,这也是元老院始终都对他以礼相待的原因,所以,在他的坚持下,元老院不会对你不利。”
  
  詹姆太太停顿了会,接着道:“但现在,奥兰德不在了,以后的奥兰德家族不知道会落到谁的手上,这个人愿不愿意庇佑你很难,现在,你只要签下那两份文件,不论奥兰德家族由谁掌权,于情于理,他都会对你以礼相待。你在飒岚星才可以真正地高枕无忧。”
  
  詹姆太太话中的意思,乔元静十分清楚。
  
  她手上的两份文件,一份是婚书,一份是离婚书,上面都有奥兰德的签字。
  
  乔元静只要在两份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她就可以成为奥兰德的遗孀,可以作为奥兰德家的人,享受一切特权。
  
  而那份离婚协议,也同样是为她准备的,那一天她不想要这个身份了,只要将这份离婚协议公之于众,他们的这个婚姻,就会被判定无效。
  
  对乔元静来,这样做无疑可以少了很多麻烦,但她左思右想,还是拒绝了詹姆太太的提议:“我很抱歉,恐怕要辜负您的好意了。”
  
  詹姆太太叹口气:“你不用觉得抱歉,奥兰德早就预料到了你的选择,所以,这个东西你收好。”
  
  詹姆太太递给她一张卡,看上去和之前乔元静得到的公民卡很像。
  
  “这是给你的另外一个身份,万一以后遇上了意外,你就用这张公民卡隐藏身份……”
  
  乔元静点头:“多谢您。”
  
  她一边着,一边将手上的公民卡收好。
  
  詹姆太太接着嘱咐道:“那两份文件,你也收好了,万一以后用得着,还是可以用的。”
  
  乔元静想点击删除的手,顿了顿,还是听从了詹姆太太的建议,将这两份文件保存了下来。
  
  詹姆太太完成了她此行的目的:“我这次过来,即是为了给你送东西,也是为了跟你辞行,我即将启程回飒岚,奥兰德离世的消息一定会在飒岚星掀起一阵风波,你暂时还是留在地球,不要过去那里了,等事情平复下来,我再派人来接你。”
  
  这会乔元静没有拒绝詹姆太太的提议,她也想多陪她爸妈一段时间。
  
  她也明白,今天之后,她陪伴她爸妈的机会一定会越来越少。
  
  乔元静送走詹姆太太,看着通红的晚霞,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她心中十分清楚自己拒绝的是什么东西,她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狂风骤雨。
  
  但她并不想事事都依靠别人,在别人的羽翼下,任由别人给她遮风挡雨。
  
  温室底下生长出来的东西,总是少了几分面对风雨的从容。
  
  她的掌心翻出刚才詹姆太太给她的公民卡,将它放入了空间石中。
  
  这个东西将成为她最后的底牌,一个金蝉脱壳的底牌,但不到万不得已,乔元静还是不想轻易使用它,因为这个东西意味着她会失去很多自由。
  
  比如,也许她不能再光明正大地踏足地球,也不能再随心所欲地来看望她的爸妈。
  
  乔元静骨子里还是一个恋家的人,这样的代价,她并不想付出。
  
  乔元静回去的时候,厨房里传来一道孙慧敏的喊声:“元静,吃饭啦。”
  
  孙慧敏从厨房探出头,看到乔元静一个人从外面进来:“哎?你朋友呢?”
  
  “她已经走了。”乔元静有些失落。
  
  “走了?刚不是跟你留人家吃饭嘛。”孙慧敏着,头还朝客厅方向张望了一眼,见人果然走了,才有些埋怨地对乔元静道:“你这孩子,这都到饭点了,还叫人回去,多失礼啊。”
  
  乔元静一手撑起头,看着孙慧敏道:“她要回飒岚了,是来跟我告别的。”
  
  “啊?告别?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这么,你不用过去那边了?”孙慧敏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
  
  对她来,女儿能留在家里就是件好事。
  
  “暂时不用过去那里了。”乔元静的神色没有多少高兴的样子,这让孙慧敏有些不解。
  
  “这是好事啊,妈还巴不得你多在家里住几天呢。”
  
  “詹姆太太的弟弟,之前去了银心,却没有回来。”
  
  地球加入星际文明这么久了,活跃在地球上的雇佣兵也越来越多,银心的神秘面纱也渐渐地在地球人的心中被慢慢揭开。
  
  那里的情况已经不是秘密了,孙慧敏前段时间混迹网络,当然也是有所耳闻的,她马上就明白了乔元静的意思。
  
  她回身擦了擦手,在乔元静身边坐下来,道:“你是,她的弟弟,那个把安娜送给你的人,没了?”
  
  在南城,没了的意思就是死了,去世了,这是一种委婉法。
  
  乔元静点点头:“是啊,银心那个地方那么凶险,但是我也没有想到,他也会折在那里面。”
  
  乔元静想到了临别前奥兰德那个触在她眉心那个微凉的吻。
  
  那时候他的眼神,就让乔元静感到奇怪,现在,好像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他也许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过去那里的。
  
  乔元静的心头不是没有遗憾的,毕竟不是一个毫无交集的陌生人,他们甚至算得上是朋友了。
  
  “那可真是可惜了。”孙慧敏也是感叹道。
  
  这一天的乔建国去了孙家商量堇岩花的事,回来的时候,就见乔元静情绪有些低落。
  
  “这是怎么了?”
  
  他在洗手台洗了手,出来的时候一边擦手,一边对乔元静问道。
  
  孙慧敏刚端了菜出来,听到乔建国问话,便将菜放到桌上,回道:“就是上次的,送静静机器人的那个,叫奥兰德的,折在银心了,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