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长生庄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荒凉大地

第二百四十一章 荒凉大地


  在那只灰色眼睛出现的一刹那,场中所有人心中都不由地一凛。
  宁小堂的心神也再一次紧绷起来,他隐隐感受到了一股莫明的危险。
  而那侏儒岛副岛主的感觉尤为强烈,他就站在那只灰色眼睛旁边。
  望着身前地面那只直径半丈的灰色眼睛,侏儒岛副岛主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世间最恐怖的恶魔盯上了一般,他从未生出过如此恐惧的感觉。
  这一瞬间,他全身的汗毛骤然乍起,两股颤颤,整个身体发软,惊恐得几乎站立不住。
  他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悔意:自己怎么就这么贱呢?干嘛过来踢那具尸体一脚?这简直就是作死啊!
  就在这位侏儒岛副岛主生出无尽悔意之时,那只巨大的灰色眼睛,忽然发出一道灰色的波纹。
  “嗡~~”
  这一刻,仿佛整个空间都微微颤动了一下。
  侏儒岛副岛主首当其冲,整个身体骤然一僵,而后他的眼神一下子失去了神采,仿佛丢失了灵魂似的。
  与此同时,整个石台上面所有人,同样受到了这道灰色波纹的影响。
  所有人全都变得和那侏儒岛副岛主一样,整个人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神呆滞,如同一具失去了灵魂的空壳。
  而在这道灰色波纹出现后,原本消失在石台地面的那个佛门金黄色“卍”字符,再一次显现而出。
  “嗡~~”
  巨大的“卍”字符金光灿灿,散发着祥和、神圣的光辉,仿佛要把人世间的一切罪恶、黑暗、妖邪,全部净化。
  随着佛门的“卍”字符出现,那只灰色的眼睛,忽然变得更加凶戾、狰狞起来。
  一道接着一道的灰色波纹,从那只灰色的眼睛激射而出。
  灰色的波纹,与“卍”字符的金光不断交织、纠缠到一块。
  整个石台所在的空间,开始“嗡嗡~~”的震颤起来,仿佛有什么恐怖的能量,在撕扯着这一方天地。
  片刻后,忽然,一道高吭深沉的佛门六字真言,陡然在这一方天地响起。
  “唵!”“嘛!”“呢!”“叭!”“?!”“吽!”
  佛音洪亮,如天雷滚滚,从九霄之上传来。
  每一个字音,都仿佛带着一股磅礴宏大的伟力。
  一道浩瀚无比的威压,缓缓朝着石台所在的位置压了下来。
  金黄色的“卍”字符,光芒顿时变得越来越炽盛,如同一轮金黄色的太阳,耀眼之极。
  原本与金光纠缠在一起的灰色波纹,在这一刻纷纷湮灭。
  隐约间,那只狰狞的灰色眼睛,露出了一丝不甘之色。
  不过,随着降下的威压越来越盛,它终究开始慢慢变得虚幻起来。
  几个呼吸后,它彻底失去了踪迹。
  紧接着,降临到石台上方的威压,也渐渐开始消散。
  而那个巨大的金黄色“卍”字符,同样跟着暗淡下去,最终彻底消失。
  与此同时,石台上面,所有人依然一动不动地僵立着。个个双眸无神,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躯壳。
  ……
  被那道灰色波纹扫中的那一瞬间,宁小堂只觉得一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吸力,刹那作用在了自己身上。
  而后,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周围全是扭曲到极点的空间褶皱。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或许是几个刹那,亦或许是很长一段时间。
  当宁小堂重新恢复意识时,他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荒凉的大地之上。
  天空是灰蒙蒙的,大地亦是灰蒙蒙的。
  这些景象,与魔厄宗所在的那个空间十分相似,只不过少了遍地的断壁残垣。
  一眼望去,全是干燥的灰色沙土。
  宁小堂怔怔地望着眼前这片荒凉天地,微微有些愣神。
  紧接着,他感受到了手中的柔荑。
  他转过头,发现身侧正站着沈凝儿。
  此时的沈凝儿,双眼有些呆滞,似乎还未恢复过来。
  待过了十余个呼吸,沈凝儿才渐渐恢复了意识。
  她望着眼前的荒凉大地,先是微微一愣。
  接着,她注意到了身侧的宁小堂,忍不住惊愕问道:“宁公子,这儿是哪里?我们刚刚不是在那座石台吗?怎么突然间来到了这里?对了,其他人呢?”
  沈凝儿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然而,宁小堂同样存在着这些疑惑,他哪里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忽然来到这里,估计和那道灰色波纹有关。至于其他人,我还没见到他们的踪影。”
  沈凝儿担心说道:“不知道悦悦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他是独自一人,还是和谁在一起?”
  宁小堂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悦悦应该和那位红楼副楼主在一起。”
  沈凝儿疑惑道:“为什么这么认为?”
  宁小堂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你不好奇我们俩为什么在一起,而其他人却不见踪影?”
  沈凝儿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宁小堂轻轻抬了抬自己左手。
  这时,沈凝儿才发现,原来她的玉手,到现在还和宁小堂的左手,紧紧扣在一起。
  她脸蛋微微一红,略有些慌乱地抽回自己的玉手。
  宁小堂说道:“我想,我们之所以在一起,应该和我们手拉着手有关。我记得,先前那红楼副楼主,手正扣着悦悦的脖子。所以我猜,悦悦应该还是和那红楼副楼主在一起。”
  沈凝儿微微蹙了蹙了秀眉,问道:“宁公子,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到哪里去寻找悦悦?”
  宁小堂皱了皱眉头,说道:“这片荒凉大地总有股诡异的感觉,我们接下来,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在这片荒凉的灰色大地上,隐隐感受到了两种残留的力量。
  一种应该是佛门的神圣力量,而另一种力量却有些诡异,给宁小堂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所以,他打算尽快离开这里。
  当即,宁小堂双眸光芒闪烁,选定一个方向后,他揽住沈凝儿的腰,施展轻功迅速离开了原地。
  一路疾速飞驰,宁小堂发现自己的速度,好像快得有些过分。
  不过,为了尽快离开这里,宁小堂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多想。
  最关键,是因为他心中的疑惑实在太多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不知行了多久,两人最终在一处坡地停了下来。
  因为此时的大地上,多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
  坡地这边,是一望无垠的荒凉大地,地上全是干燥的灰色沙土,寸草不生。
  而坡地另一边,却长着许多不知明的“植物”,生机勃勃。
  只是那些“植物”长相十分怪异,与宁小堂所知的植物大不相同,而且它们的叶子全是灰色的,仿佛枯死了一般。
  望着眼前的景象,宁小堂轻声说道:“或许,这里恐怕已经不是魔厄宗所在的那个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