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五十一章 吴夫人见蔡琰

第五十一章 吴夫人见蔡琰

    初平二年,正月初三。
  
      清晨,蒙蒙的天空之上,突然下起了一场细细的小雪花,洁白无暇的雪花在吴县的天空之上随风飘扬,犹如一朵朵的纯净蒲公英散落,这景色煞是美丽。
  
      孙家大宅,第六进庭院,小花园之中,孙权一袭灰色紧身长袍,长发盘髻,手中一柄三尺青锋,在风雪之中挥动。
  
      “一剑旋风,破!”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练武之人,一日不可废,孙权最近也多花的点时间在练武之上了,捡起来了以前学过的剑法。
  
      哧哧!
  
      剑刃划过虚空,寒光闪烁雪花,发出一丝丝唧唧的声音,孙权对战场上使用的那种大开大合的那种兵器不感兴趣,但是对于百兵之首的剑,还是挺喜欢的。
  
      修炼形意拳的人都比较喜欢长枪,但是他个人比较喜欢剑,在未来的那个时代,练武的男儿总会有一个武侠迷,三尺青锋,仗剑天下。
  
      “杀!”
  
      相对于以前他练习的剑法,如今孙权的剑法更加的简洁,少了很多花哨,变的更实用,而且一招一式之间仿佛带着一丝丝的杀气。
  
      孙权上过战场,见过血,杀过人,剑法自然而然带着一股凌厉的寒芒杀意。
  
      “权儿!”这时候,一个年约三旬的,雍容华贵的少妇,一袭宫裙,青丝盘起,顶着一柄油纸伞,从圆形的偏门,走进来。
  
      “娘!”孙权回头一看,目光一亮,连忙收功,把长剑收于身后,笑嘻嘻的叫了起来。
  
      来人正是孙权的亲生母亲,孙坚的嫡妻,吴婉。
  
      历史上的吴夫人,在历史上,孙坚死后,她一手扶持着孙策孙权两兄弟成就江东霸业,算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子。
  
      吴婉出身大家闺秀,天性柔顺,温婉贤淑,是一个慈祥的母亲,这些天的相处,点点滴滴的关怀,让孙权感受到了一种陌生而期待的母爱。
  
      “权儿,你看你,大冬天的,年纪还这么小,就像你父亲策儿一样,一大早的也不多休息休息,练什么武啊!”吴婉走上来,美眸有些心疼的看着孙权的小脸,掏出小手帕,温柔的给孙权的额头之上的汗水擦去,整理了一下落在他头上的雪:“都怪你父亲,你才多大就让你上战场,太胡闹了!”
  
      作为一个母亲,相对于勇武的孙策上战场,她更担心次子孙权。
  
      “没事,这不怪父亲,好男儿就该驰骋沙场,娘你看,孩儿的身体可好了!”孙权摆出一副壮壮的样子,大言不惭的道:“孩儿要勤加练习,争取明天把大兄打败,后天把父亲打败!一定要把他们打成落水狗。”
  
      “看把你能的!”
  
      吴婉看着孙权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子,不由得扑哧一笑,笑靥如花,玉指轻轻的指在孙权的额头,道:“就你这个小身板,策儿你都打不过,还想和你父亲较量,让你父亲听到了,指不定怎么收拾你。”
  
      “娘,你不会去向父亲告状吧!”孙权环顾了四周一眼,收缩小脑袋,弱弱的道。
  
      孙权很是享受这种母子之间的关怀,上一世或多或少他还能从舅舅哪里得到一丝丝的父爱,但是尖酸刻薄的舅母让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母爱。
  
      “看看你的表现吧!”吴婉拉着小孙权走入庭院的大堂,伸出玉手,给他整理了一下仪容,才温婉的道出的来意:“权儿,娘听说,你带回来了一个小娘子,还住在你院子里面,是吗?”
  
      “娘,是不是父亲告诉你的?”孙权眉头微微一蹙,道。
  
      孙家大宅九进九出,占地极大,孙坚一家子都住在最大最豪华的的第三进庭院,而在孙坚眼中,孙策和孙权算是已经独立了,一个住在第五进,一个住在第六进。
  
      吴婉她们返回的吴县的时间才几天而已,又忙碌着过年,过年的时候,蔡琰觉得自己不是孙家人,打死也不愿意和孙家众人一起过年,所以一直没有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中。
  
      “你把人家都带到家了来了,娘还能不清楚吗?”吴婉美眸看着孙权,娇嗔了一声,责骂的道:“我儿既然连人都带回来的,怎么?还打算不让娘去见见?”
  
      孙坚和她说起这事情的时候,她也让雷的不轻,如果是孙策带回一个儿媳妇,她倒是好接受,但是孙权才多大了,过了年才十一岁而已,要想成婚,害得五六年时间。
  
      当初在长沙,他闹着要和他父亲去雒阳的时候,她就有点不放心,这倒好,人是平平安安回来的,却还带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回来。
  
      这叫什么事啊?
  
      好吧,既然人都带回家了,她想不认都不行,她可是听孙坚说了,为了把这个小娘子带回江东,孙权连一向有些畏惧的父亲都敢顶撞,还离军出走,明摆着是铁了心。
  
      “娘,你不会为难她吧?”孙权有些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上一世他看过太多的婆媳剧了,让吴婉这么一吓,但是有些神经失常了。
  
      “娘是这样的人吗?”吴婉一听,有些气恼,指着孙权的小额头,生气的道:“我儿子看上的小娘子,总要让娘过目一下吧!”
  
      “好吧!”
  
      孙权无奈带路,一边走一边唠叨的道:“不过,娘你要温柔点,不能吓到蔡姐姐,这可是孩儿未来一定要娶的妻子。”
  
      蔡琰和小欢儿住在庭院的东侧,孙权觉得原来的厢房不够好,没有特色,亲自请来了一帮工匠,亲自设计,弄出了一栋两层的小木楼,还起名为天姬小院。
  
      “蔡姐姐,这是我娘!”孙权来到天姬小院的时候,蔡琰正披着一件外衣,一个人坐在小木楼花亭子之中看书。
  
      “奴家昭姬拜见孙夫人。”蔡琰一听,不知道为什么微微有些心虚,俏脸绯红,很有礼貌的行礼。
  
      “你就是昭姬啊,不用这么客气,我是权儿的母亲,你叫我婉姨就行了!”吴婉看着面前这个美貌如花,身上还带着一丝丝知书达理气质的少女,目光不由得一亮,走上来,拉着蔡琰的小手,慈祥的道。
  
      “婉姨!”蔡琰看到吴婉慈爱的目光,心中微微有些悸动。
  
      “权儿,我们娘俩说会话,你还竖在这里做什么啊?该干嘛干嘛去。”吴婉虽然有些难以接受孙权的早熟,但是明显很满意这个儿媳妇,结果对着儿子的不识趣,有些不满意了。
  
      “啥!”孙权一愣,有些不乐意了,看了看蔡琰,蔡琰的美眸也轻轻的白了他一眼,明显在赶他走。
  
      “怎么了,你一大男人,难道还想听我们说女儿家的话啊!”
  
      吴婉一瞪眼,孙权顿时缩头了,急忙道:“孩儿不敢。”
  
      孙权很无奈的走出小木楼,自己的媳妇让自己的娘给拉走了,自己还让当成累赘,被赶了出来,这叫啥事啊。
  
      “二弟,原来你在这里啊!快,跟我走。”
  
      孙权刚刚走出小木楼,就迎面的碰上了一个身穿盔甲的壮硕少年,孙策明显有些着急,直接拉走孙权的手,就走。
  
      “大兄,去哪啊?”孙权有些不解。
  
      “你忘了,你前几天不是答应了陪我练兵的吗?”孙策一边拉走孙权,一边大声的道。
  
      “啊!练兵?”
  
      孙权一愣,倒是想起来了,过年的时间,孙策把他灌醉了,结果他发起酒疯来,大咧咧的把着差事给拦下来了。
  
      他哪里懂的什么练兵啊,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