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高校怪谈之冥婚异闻 > 第三百五十五章:南宫蝶衣的绝望

第三百五十五章:南宫蝶衣的绝望


      最后的十年,为了治好自己的双腿,他更是家财散尽了,只可惜腿依然没有任何的好转。现在,他成为了一个成天坐在轮椅上面度日的孤寡老人了。
  
      画家含着混浊的泪水说:“这就是因果报应。”
  
      宫奈奈心中感慨万千,只是她不会同情这个人。还没等宫奈奈开口,画家就继续说道:“我自己种下的因,恶果我已经尝遍了。现在我的这条命,你拿去吧。”说着,他像是任人宰割一般,安详的闭上了双眼。
  
      三分钟后。
  
      宫奈奈从房间里面出来了。当她从养老院离开的时候,听到身后一个医护人员喊道:“那个画家死了!”
  
      南宫蝶衣下了车后,就直奔医院大门。她来到了宫少辰所在的病房,焦急的推门而入。“辰哥哥!”她望着坐在病床上面的人喊了一声。
  
      宫少辰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南宫蝶衣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南宫蝶衣此时一颗心都在他的安危上面,并没有发现宫少辰看自己时的反常。
  
      她含着了泪打量着自己最爱的男人,才几天不见,他就瘦成这样了。南宫蝶衣心中一阵心疼。“你你还好吗?到底是伤在了哪里?又发生了什么?”
  
      “我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辰哥哥,你你没骗我吧?”南宫蝶衣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宫少辰摇头,“不会。”
  
      “辰哥哥,你知道我在接到电话后,有多么的担心吗?”她红着眼眶在床边坐了下来,一只手拉着宫少辰的胳膊,将自己漂亮的脸贴了上去。
  
      “是吗?”宫少辰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是啊!”
  
      “南宫蝶衣。”他突然喊了一句。
  
      “怎么了?辰哥哥。”南宫蝶衣抬头狐疑的看向宫少辰,当看到他那双嘲讽的眼眸时,她突然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大变,全身僵硬的问道:“辰哥哥,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南宫蝶衣。”宫少辰又重复了一遍。
  
      南宫蝶衣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她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宫少辰的胳膊。“辰哥哥,你是不是听宫奈奈那个女人说什么了?一定是她对你说了什么是吧?”
  
      “她和我说她才是南宫爱衣,而你是南宫蝶衣。”宫少辰冷冷的望着这个自己错爱了这么多年的女孩。以前他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是啊,因为长了张一模一样的脸蛋。
  
      “不!”南宫蝶衣急忙摇头,她慌乱的解释道:“辰哥哥,你别听她乱说,她就是想要将你从我身边抢走。”
  
      “她真的是乱说吗?”
  
      “对!那个女人你是知道的,她从小就嫉妒我的一切。这次她回来,就是要夺走属于我的一切的。辰哥哥,我什么都可以让给她,但是但是唯独你,我不可以失去。”这到是句真心话,不过事到如今,落在宫少辰的眼中,却怎么看怎么觉得虚假。
  
      “辰哥哥,你该不会相信她了吧?”难怪这一次宫奈奈回来,自己会感觉那么的心神不宁。没有想到,她居然去找了宫少辰,将真相告诉了他。
  
      “你不能相信她,否则我会难过死的。”南宫蝶衣了解宫少辰,他对自己温柔体贴,只要她还是南宫爱衣一天,他就会对自己百依百顺。
  
      南宫蝶衣伸手抱住了宫少辰,她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胸前,用哽咽的声音说:“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怀疑过我的。”
  
      “是啊!这么多年了。”这一句话,落在宫少辰耳中,无疑是深深的讽刺。“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就会将你认成是她?”他俊脸上面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同时狠狠的将怀中的南宫蝶衣,给推开了。
  
      南宫蝶衣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胳膊先落的地,疼得骨头仿佛都断了。她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满脸愤怒的宫少辰,这么多年了,他何曾在自己面前发过火?“辰哥哥,你不相信我?”泪水从眼眶落了下来,她委屈的问道。
  
      “相信你?”宫少辰嘲讽的望着她,“你蛇蝎心肠,让我相信你?”
  
      太陌生了,眼前的宫少辰太陌生了。他的一句话蛇蝎心肠,就像是一把刀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心脏。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她爬到了床边,伸手想要握住他的手,可是却被他躲了过去。
  
      “别碰我。”
  
      “不能这样,不可以这样。”南宫蝶衣哭着扑了过去,她尝试了几下,都没有能够碰到宫少辰一下。眼眸中的神情越来越绝望。她撕心裂肺的喊道:“你不能够因为她的几句话,而来怀疑我。”
  
      “西郊鬼屋,当时我也在。”宫少辰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已经不想在和她有过多的纠缠了,现在眼前的这个恶毒的女人,他一刻都不想看到。
  
      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南宫蝶衣睁大了眼睛,怔在了原地。“你你说什么?”
  
      “你把宫奈奈骗去了西郊鬼屋,当时我也去了那里。我身上的伤,也是在那里受的。南宫蝶衣,我在宫奈奈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已经用自己的双眼去认证了一切。你是假的,欺骗我的那个人是你!你说宫奈奈要夺走你的一切?真正夺走南宫爱衣一切的人是你吧?”
  
      “别在撒谎了,我已经看不下去了。从今天开始起,我和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再也没有一点关系了。接下来,我会站在真正的南宫爱衣身后,帮助她夺走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宫少辰冰冷的注视着南宫蝶衣,“你滚吧!别在出现在我的面前。”
  
      如果,之前南宫蝶衣还心存侥幸的话,那么此刻在她听了宫少辰的话后,心中就只剩下绝望了。她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宫奈奈居然那么狡诈,原来她一切都算计好了,自己这次何止是输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她魂不守舍的上了出租车,现在南宫蝶衣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当初之所以会对宫奈奈下杀手,取而代之,绝大部分是原因是宫少辰。为了他,自己变成了魔鬼。
  
      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