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伏天氏 > 第八百六十六章 何等气魄

第八百六十六章 何等气魄

此时,道台之上,叶伏天便是独自立于一处方位,其余圣地天骄,站在另一方位,目光尽皆凝视于他。
  
  叶伏天的话语并没有错,他们虽属同代,但从辈分来看,叶伏天乃是圣地宫主,自然高于他们。
  
  因此,叶伏天若不下场和他们战,也是理所当然。
  
  下来,有失身份。
  
  然而,叶伏天却以傲然之言语称,他今日于此指教诸天骄,这样一来,便显其圣地领袖的威严。
  
  只是在诸圣地天骄看来,未免有些,目中无人!
  
  夏翃,夏家顶级妖孽。
  
  苏河,九州书院圣徒。
  
  月云笙,月氏绝代人物,大道封印规则无比强横,曾封印诸多同代天之骄子,使其毫无还手之力。
  
  羿族,也同样走出了一位贤人巅峰境的非凡人物,羿行,同样是羿族青年一代领军人物。
  
  这些人,任何一人都是叱咤一方的风云人物,天之骄子,叶伏天却要以一己之力,一并领教。
  
  夏州身为九州最强州,四大圣地,各自走出一位这一境的代表性人物,站在叶伏天身前。
  
  “还有谁?”叶伏天目光环视诸圣地之人,淡淡开口:“我说过,既然诸位想要看本宫主出手,便于此一并领教,但只有此一次机会,不要战过之后又有其他人想要领教。”
  
  他没有那么空闲,陪夏州各圣地的这些天骄之人玩。
  
  “他四人,应该代表了夏州四大圣地贤人这一境最强的四人,不必再上其他人了。”夏家一位强者开口说道,诸人点头,这四大天骄,分量足够,若是叶伏天能够碾压他们,那么除非他们派出更高境界之人出战,那样,夏州圣地便有些欺负人了。
  
  “叶宫主想要先战谁?”夏家天骄夏翃目光望向叶伏天开口说道,他身上衣衫猎猎,气势逼人。
  
  叶伏天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夏翃,开口道:“自修行以来,且不说同境无双,即便是跨越一境,也未有败绩,如今我修为上品贤人,只是贤人境的话,我一一指教,简直欺你们太甚,之前已经说过,我会一并指教,你们一起出手,不要在意胜负。”
  
  道台周围之人屏息,叶伏天,他要以一己之力,一次性挑战四大圣地天骄。
  
  更令人无语的是他语气中蕴藏的自信,跨境未有败绩,不要在意胜负。
  
  这是在提醒四大天骄,即便你们四人一起,也没有任何机会,今日我于此指教你们,胜负早已注定,不要放在心上。
  
  那四位,名震一方,横扫同代人的天之骄子,皆都是同境难逢敌手的存在,他们站在那,便足以让无数人感到惊心动魄。
  
  然而在叶伏天眼中,天下同代天骄,皆不入其眼。
  
  任你们同代无双,称霸一方,名扬夏州,但在他这至圣道宫宫主面前,皆不值一提。
  
  他一人,便是巅峰,无任何同代人物,能与之并肩。
  
  这份傲然之气概,九州之地,能有几人?
  
  “既然叶宫主如此说,你们也不必自恃身份了,释放你们最强的实力吧。”黎圣也淡淡开口,叶伏天身为圣地领袖,余生、赢等非凡人物愿听其号令,荒州意志一统,哪怕是圣境的守墓村村长也追随左右。
  
  荒州无双,自然无需多言,九州同代,怕是也难有敌手。
  
  叶伏天既已上品贤人,一个人,怕是的确分量不够。
  
  四大天骄人物虽然心中不悦,但看到叶伏天身上那股傲然之气概,的确不敢轻敌,眼前之人,极有可能会是他们平生所遇的最强同境人物。
  
  一缕缕惊人的气息爆发而出,命魂绽放,羿族羿行身前诸天尽皆弓箭,一股恐怖之势直接将叶伏天的身体锁定。
  
  之前,羿族两战皆败,此战,他更不敢掉以轻心,金色龙蟒宛若化作真龙般盘旋于弓弦之上,他身周天地化作漫天金光,伴随着弓弦颤动,箭矢破空,那一道无边璀璨的龙蟒之箭破碎一切,朝着叶伏天身躯轰杀而去,金色龙蟒张开锋利獠牙,仿佛一口便能将叶伏天吞没掉来。
  
  叶伏天身体周围,一缕缕璀璨光泽流动,宛若星辰光辉,金色龙蟒瞬杀而至,无边庞大的身躯直接将他吞没掉来,但叶伏天却只是平静的站在那,仿佛没有看到般。
  
  伴随着一声巨响声传出,箭矢穿透虚空刺在叶伏天身躯之上,金色龙蟒淹没他的身躯,许多人心脏狠狠的跳动,直接,以肉身抵抗?
  
  疯了吗?
  
  虽知道叶伏天会很强,但如此轻视羿行的攻击,未免过于自信。
  
  那恐怖规则力量瞬间冲入叶伏天身躯之上,然而此时他体表光辉流动,躯体内的每一个部位都蕴藏着一股恐怖的力量,抵抗着规则力量的入侵,使得那股规则力量在他躯体中渐渐消散于无形,就如同试药之时一样。
  
  无比耀眼的强光绽放,箭矢消失,金色龙蟒同样无影无踪,那无边璀璨的金色光辉中,一道身影依旧安静的站在那,周身流动着的光芒,宛若神华。
  
  叶伏天本就修行炼体之术,肉身极为强横,八十一天试药,他承受了九轮的洗礼,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力量洗练身躯,他这身躯的筋骨、血肉,乃至于体内的每一个粒子都被激活,蕴藏极强的抵抗力和恢复力。
  
  如今他这肉身,在同境界中,便难遇敌手,能和他肉身匹敌之人,九州之地大概只有一人,而那人,永远不会和他战。
  
  “你们不出手的话,便没机会了。”叶伏天目光望向另外三大天骄人物,淡淡开口。
  
  道台周围,无数人心头震荡。
  
  真有如此强横吗?
  
  羿行的攻击,被他肉身抵御,直接无视。
  
  另外三大强者心中虽有波澜,但却并未动摇,身为圣地顶级妖孽,心性自然皆都极为坚定。
  
  叶伏天越强,此战便越有意义。
  
  月氏强者月云笙迈步走出,他的眼瞳朝着叶伏天望去,刹那间,叶伏天只感觉天地变换,世间一切尽皆在流动,无尽灵气汇聚咆哮,金木水火土等五尊神像出现在五大方位,环绕叶伏天身体,刹那间,叶伏天所在的空间灵气似被抽空,寒冰覆盖天地、有巨山镇压而来、还有金色石柱镇守一方。
  
  “五行封印之术。”诸人心脏跳动,叶伏天所在的空间宛若末日一般,一切力量尽皆要封禁其中。
  
  月云笙竟已经能够将月氏一族的封印之术运用到如此可怕。
  
  不仅如此,叶伏天此时还感觉到了瞳术之力量,他的脑海中也出现了同样的一幕,对方还要封印他的精神力。
  
  眼瞳之中,一股可怕的风暴出现,宛若有雷劫爆发,刺破虚空,月云笙精神意志动荡,眼瞳像是反而要被叶伏天的那双眼眸吞噬,他收回力量,没有继续以意志攻击。
  
  只见叶伏天双拳一握,身上光辉流动,周身天地都仿佛在变慢,一切皆都要停止下来。
  
  他伸出手臂,拳头一握,顿时在他身前,一股浩荡之威压席卷而出,没有任何犹豫,叶伏天朝着虚空轰出了一拳。
  
  大道规则之拳爆发出一道道光辉,每一个粒子光辉皆化作了一颗星辰之拳,朝着封禁空间的每一个部位砸去,天地震荡,空间炸裂,一切尽皆崩灭粉碎掉来。
  
  这时,夏家强者夏翃迈步走来,他身体周围一头头真龙环绕,不可一世,手掌朝着虚空一抓,顿时一股无比强横的引力规则作用于叶伏天身躯之上。
  
  金色神龙呼啸而至,撕裂虚空,朝着叶伏天身躯杀去。
  
  叶伏天淡漠的扫了一眼夏翃,没有抵抗那股引力规则,任由对方的力量将他吸附而起,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夏翃而去。
  
  见到神龙咆哮杀来,他拳头直接轰杀而出,一拳出,天地崩,神龙躯体破碎炸裂,那神圣的拳芒贯穿虚空继续朝着夏翃的身体冲杀而去。
  
  夏翃神色微变,一股斥力规则爆发,将叶伏天隔绝在外,与此同时,羿行的箭矢再次破空杀来,这些天骄人物,终于开始同时攻击。
  
  陡然间,浩瀚空间像是静止了般,那些射杀而出的箭矢速度也变得缓慢,叶伏天左手朝着羿行伸出,手掌一握,星辰光辉将羿行和诸多箭矢全部埋葬其中。
  
  他的右手改变方向,朝着那埋葬的空间轰杀而去,直接轰在了星辰球体之上,伴随着一声巨响,虚空都似炸裂了般,一道身影倒飞而出,口吐鲜血,正是羿行。
  
  回过身,叶伏天看向另外三大强者,他们仿佛站在了一处方位,见到这一幕,叶伏天踏步而出,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浩瀚空间。
  
  “禁锢。”夏翃冰冷开口,引力和斥力规则同时爆发而出,化作一点,叶伏天便在那一点上,这一瞬间,叶伏天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禁锢在原地难以动弹。
  
  与此同时,圣徒苏河眼瞳中绽放无比可怕的光芒,叶伏天隐隐感觉到一尊如神灵般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给与他无与伦比的压迫力,要让他难以动弹,这是精神攻击。
  
  月云笙的封印之术再次绽放而出,笼罩叶伏天所在的空间,三大强者同时出手,要将叶伏天的身体钉死在原地。
  
  叶伏天太过霸道,肉身、攻击力,尽皆无与伦比。
  
  然而只见此时,叶伏天眼瞳之中射出璀璨无比的神光,只一眼朝着他们三人望去,刹那间,三人只感觉脑海中出现了一尊神明,伟岸、高大,不可一世,需顶礼膜拜,犹如神圣帝王。
  
  一股恐怖精神意志的规则攻击爆发,冲击他们的意志力量,使得三人神色尽皆变了,随后,被禁锢在原地的叶伏天抬起脚步,于虚空迈步走出,只一步,便像是踏在他们心头,使得他们心脏跳动。
  
  叶伏天继续踏步,三人,只感觉一股大道威压降临身上,凝重无比。
  
  “九州之地,英雄辈出、天骄如云,每一代,皆有名震天下的人物,我很期待,在你们这一代,会是何人,能够于九州扬名,镇压一代,超凡入圣。”叶伏天淡淡开口,继续迈步,朗声说道:“这些镇压一代的天骄,会出自哪一州,哪一圣地,夏家、九州书院,还是我荒州,我会以荒州圣地宫主身份,见证这一切。”
  
  他话音落下,又是一步踏出,随后隔空轰出了一拳,轰在那禁锢的虚空,天地一颤,化作一轮轮恐怖气浪,扫荡虚空,三大天骄闷哼一声,皆都吐出一口鲜血,身体被震飞出去。
  
  浩瀚空间,一片寂静,四大天骄,根本不是叶伏天的对手,若要战斗,绝对是被碾压的命运。
  
  三人联手,反被叶伏天禁锢,随后一拳击伤。
  
  叶伏天称,浩瀚九州,英雄辈出,他将以道宫宫主身份,见证谁能镇压一代。
  
  意为,九州天骄争锋,谁镇压一代,他只见证,不参与。
  
  这是何等气魄?
  
  PS: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