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九百二十五章金身破神禅

第九百二十五章金身破神禅

吭吭!
  
  秦羿无奈缓缓坠下山崖,四道铁索横空锁在崖壁之上,四位大师重新闭上眼帘,纹丝不动。
  
  他们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过不了这一关,想要取药,绝不可能。
  
  秦羿并没有因为短暂的挫折而气馁,他地狱万年从无名之辈,到一代雄主,受过无数的挫折、屈辱,最终成就霸业!
  
  如今求药机会在眼前,为了救婉清,凡事可为!
  
  想到这,他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张臂狂吼一声,再次飞身跃上高崖!
  
  四大神僧见他仍不死心,再次祭起铁索,只是这一次的气劲更强了,至少在两百五十万斤以上,四人合力何止千万斤的气力!
  
  “金身,现!”
  
  轰隆!
  
  秦羿现出鬼候真身,头悬王冕玉冠,大印加身,法剑悬腰,身高数丈,浑身紫光四射,俨然是幽冥鬼帝下凡尘,山河色变,苍生俯首。
  
  果然,四大神僧那平淡的目光中生出了一抹诧异,显然,他们没料到秦羿竟然是来自幽冥地狱。
  
  不过四人互相望了一眼,同时运足佛法,铁索穿破虚空,竟然擦出绚丽的火花,以雷霆万钧之力,缠向秦羿。
  
  秦羿漂浮于虚空,手脚为铁链所缚,却无丝毫慌乱,反而是多了几分傲气笑意。
  
  但见他身形一旋,四肢卷着铁索拉的笔直,然后如同升天的蛟龙,周身紫光大作,怒吼一声:“破!”
  
  金身虽然不及他在地狱真实实力的十分之一,但此时爆发,仍有无穷神力。
  
  轰隆,铁索应声而断!
  
  于此同时,双眼紫光陡现,幽冥神火自瞳孔中蹦出,一分为二,两朵化四朵,飞向了四大神僧。
  
  这四人修炼的闭口苦禅,一生讲究的就是一个静、安,身躯都已经与崖壁融为一体。
  
  无上的佛法化作金光万丈,想要抵挡幽冥神火。
  
  然而,莫说是他们,秦羿的本命神火便是地狱的地藏宗与天界雷音寺的高手,都不敢小觑。
  
  此火不避法,不可消解!
  
  又是金身所发,四人哪里抵挡得住,登时连人带山崖都烧了起来。
  
  无奈之下,四人唯有同时飞身离开了安坐百年的石台,于虚空张嘴念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秦侯果真不凡,我等倒是自讨没趣了。”
  
  普贤最先开口。
  
  秦羿一拂手,神火散去,飞身上了山崖顶,取下了悬挂在上面的宝盒,里边果真是一颗鸡蛋大小的丹药。
  
  药性温良,清香扑鼻,确实非俗物,少说也得近四品了。
  
  “四位大师,承让了。”秦羿恢复本体,淡然道。
  
  “此药须子时服小丹,午时服母丹,如此可活人。”普贤道。
  
  “多谢!”秦羿道。
  
  “侯爷,救人不急于一时,可否闲谈几句。”普贤深知他的来历,不敢慢待,恭敬道。
  
  “好!”
  
  这四人中,唯有普贤说话,其他三人依然是回到了石台,端坐不动。
  
  “我听本善方丈说,三年前韦静大师来过?”秦羿问道。
  
  “是的,韦静大师论岁数,比我还要长几岁,不过,他跟侯爷你一样,同是来自地狱。”
  
  “不同的是,他是阿依那伐的弟子,据说此人是佛祖的弟子,能纵穿阴阳,韦静大师才是真正的高僧啊。”普贤一提起韦静,敬佩不已。
  
  “佛祖只是神话,不过地狱确实有一个叫阿依那伐的人,他是地藏宗的宗主,取这个名只是因为他善于机关之术。至于佛祖,雷音寺宗主佛法天下第一,称他为佛尊。”秦羿笑道。
  
  地狱与天界都只是修真之地,绝非神话之地,很多时候只是凡间之人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韦静大师来时,早就预言了三年后,会有地狱来客拜访。”
  
  “这三年倒也有不少拜山高人,但无一不是败在我们师兄弟四人手上,直到侯爷现出金身,方知这世上果真有地狱之人。”
  
  普贤敬佩道。
  
  作为修炼了两百年的僧人,他的修为早已到达了武道界的神炼瓶颈,几人都难以再突破,又无渡劫之道,因此苦闷不已。
  
  而韦静提醒过,秦羿或许就是他们的机缘,是以,四人此刻亦是满心期待。
  
  “韦佛爷找你们,不会就单纯为了报个信这么简单吧?”秦羿问道。
  
  “当然不是,韦佛爷说昆仑山有大劫,凡间将面临浩劫,唯有地狱神王可破,如今侯爷正应了地狱神王一说,我等亦是做好了相助之法。”
  
  普贤回答道。
  
  “他有具体说过什么吗?”秦羿皱眉问道。
  
  难道是因为度轮回时,打开隧道,改变了凡间气数?
  
  这是很有可能的,无论是青城山的怪事,还是黄泉草场、黄泉贝,都曾清晰的传达过一个信号,在凡间一定还有来自地狱的人。
  
  这个人一直藏在暗中酝酿着某个大阴谋,只是近来秦羿已经很少再接触到有关于那人的蛛丝马迹,并未太放在心上。
  
  如今普贤一提起,他亦是暗觉不妙。
  
  “没有,大师只说了,慢慢会有天象显化,不仅仅是整个华夏,甚至整个世界都会受到波及。”
  
  “侯爷何时上昆仑?以我四人之力,已有实力助你开宗立派。”
  
  普贤问道。
  
  “为时过早,我在灭掉燕九天之前,并不想与昆仑山太早扯上关系。”秦羿摇了摇头道。
  
  归根到底是他的修为太低了,金身使用一次,都会损耗他的部分本元,而且世间限制明显,他现在还远远不是昆仑山那些所谓的圣尊对手。
  
  “如此,那我等四人便在此等候秦侯佳音了。”
  
  普贤佛法精深,倒也不失落,平静道。
  
  秦羿留在了北林寺,由于得到四大神僧的认同,本善等人对他愈发尊重,奉为上宾,甚至都有投向南方武盟的冲动了。
  
  当晚,秦侯取了水泡了丹药,喂傅婉清服下了。到了次日凌晨,又取了晨露泡了另一颗丹药,待子母丹服下后,傅婉清身体已是有了热气,苍白的脸颊有了血色,头发黑亮,神采奕奕。
  
  秦羿能清楚的感应到,随着劫丹对她经脉的冲击,剑奴的剑气终于被压制,化为了虚无。
  
  傅婉清的修为甚至还增长了一大截,只是让秦羿不解的是,无论他是用醒灵法还是清净法,始终无法让傅婉清清醒过来。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晚再会,晚安,朋友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