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你是来找死的吗?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你是来找死的吗?

“是,是我杀的,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政变。”
  
  “但那是你们逼我的,我是长子,按理来说,是正统第一继承人,该享受至尊无上的荣誉。”
  
  “可是你们呢,压根儿就没把我当人看,所有人都把我当废物,尤其是这对狗母子,无时无刻不在羞辱我。”
  
  “他们羞辱我的时候,父王,你做了什么?你什么也没做,只是继续纵容他们一点点的压缩我的生存空间。”
  
  “我要不反,便无活路,这都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的。”
  
  沙礼杰在恐惧之下,如同一头受伤的猛虎,疯狂的咆哮着。
  
  “呵呵,你以为就凭他,区区一个商人,就能够让沙兹改朝换代,儿子,你太单纯了。”
  
  “你的父王,我是王,是王,他是什么东西,妄图改变大局?”
  
  “不过这不重要了,你会看到我是如何一点点的将他的脑髓吸干,让你绝望、痛苦!“
  
  沙毒看着儿子,一字一句如同刀剑锋利。
  
  “父王,只怕你的想法难以得逞了,你仔细看看他到底是谁?”
  
  沙礼杰咬着牙关指着秦羿大叫了起来。
  
  沙毒幽绿的眸子死死的落在秦羿脸上,骤然间他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惧色,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闹了半天,原来是秦侯老弟回来了。”
  
  “老弟,你消失了这么久,江山都丢了,你不去找车明算账,跑到我这来干嘛?”
  
  “你想要什么,要钱,要兵,好说啊,咱们可是拜把子的弟兄,你需要什么不就是一句话吗?”
  
  “何必跟小孩子玩这种过家家的游戏,来自寻死路呢?”
  
  沙毒抻着脑袋,癫狂的冷笑道。
  
  “老沙,你知道的,我只对你的人头感兴趣。”
  
  “你的人头,可比钱、兵有价值,不是吗?”
  
  秦羿笑道。
  
  “呵呵,老弟还是跟以前一样自信啊,如果我没看错,你现在顶天也就是个合道期一千万斤气力的修为吧,你在无生城的那些事我都听说了,现在整个天下都知道秦侯已经废了,我要是你,赶紧躲到深山老林里去还来不及,老弟,你来这找事,真心不是明智之举啊。”
  
  “看招。”
  
  沙毒手心一扬,密密麻麻的黄沙如雨点般往秦羿袭来,每一颗黄沙都蕴含着腐蚀剧毒以及巨大的冲击力。
  
  秦羿身形一闪,幽冥长生体,径直穿破黄沙,竖起一指照着沙毒眉心印了过去。
  
  砰!
  
  沙毒抬手一拳,一拳一指相交,秦羿横飞数丈,重重的砸在了龙柱上,口中狂喷鲜血。
  
  饶是有幽冥长生体,由于修为等级差距太多,仍是难以抵挡,秦羿的整个右手掌鲜血淋漓,手肘处骨头都透了出来,整个人面白如纸,这随手一拳看似已经重伤了他。
  
  “老弟,你确实是废了,连我一拳都躲不过,还想来夺我的王位,你消失这几个月,难道连智商也跟着下线了吗?”
  
  沙毒得意大笑了起来,得意是他的伪装,实际上他愈发的对秦羿警惕了。
  
  他们彼此深知对方智谋、手段有多诡诈,有多高,秦侯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怎么可能平白无故跑到这来送死?
  
  这其中有诈。
  
  一旁的沙礼杰见秦羿一招就被打的吐血,手也废了,抱着头想死的心都有了。
  
  “玛德,我才是脑子进水,怎么就听了他的鬼话。”
  
  “这该死的疯子,他的修为都废了,连我都不如,也敢挑衅父王,这不是找死吗?”
  
  “完了,候叔啊候叔,你难道真的是老糊涂了吗?”
  
  “老子这回被你害死了!”
  
  沙礼杰缩在角落里,连连摇头。
  
  秦羿挣扎着贴着龙柱缓缓站起了身,嘴角咳着血水,再次挺直了胸膛:“沙毒,是我低估了你,不过你知道,我从来不会打无把握的仗,今天你必须死。”
  
  秦羿手心一扬,魔斧出现在手心,毁天灭地的煞气充斥在整个大殿内!
  
  “嗖!”
  
  “开天一击!”
  
  斧出,魔斧强大的霸杀之气,化作三丈气形,径直往沙毒头上劈斩而去。
  
  好霸道的斧子,还好威力不足!
  
  沙毒眸子一寒,旋即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唪!
  
  锋利无比的魔斧斩在了沙毒头上,自面门眉心而下,一道血痕透了出来。
  
  “好手笔,好法器,怕是得是圣器级别吧,本王一生见过无数的法宝、兵器,像你这把斧子如此强大的煞气,还是头一遭。”
  
  “不过很遗憾,如果这就是你的底牌,那我只能说你太大意了。”
  
  “你还以为我是当年的沙毒吗?没错,当年的沙毒,有此等法器加持,你确实有杀掉我的可能,但现在,我已经踏入渡劫期。”
  
  “你注定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沙毒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痕,再强大的法器又如何,也仅仅只能破自己的一丝皮肉而已。
  
  “轰!”
  
  沙毒扬手又是一拳,直砸秦羿。
  
  他仅仅只有三成的气力,很直白的招式,秦羿就像是破皮球一般,再次横飞出去,直接卡在墙壁里,口吐鲜血动弹不得。
  
  嗖!
  
  沙毒舌头一吐,卷住了秦羿的脖子,停在了半空,口中发出得意的声音:“老弟,怎样,任你聪明一世,也有糊涂之时,你既然挑衅我,就别怪做哥哥的不客气了。”
  
  一道黄色的浊气自沙毒的舌根子喷出,转瞬到了舌尖,锋利的舌尖如同尖刀一般就要扎进秦羿的眉心。
  
  沙毒很清楚,要想彻底灭杀秦羿,必定先取元神,坏了他的幽冥大印等护身之法,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的把这位昔日的地狱侯爷给抽干了。
  
  秦羿满脸青筋暴起,疯狂的挣扎着,仿佛在做死亡前的最后挣扎。
  
  沙礼杰直是摇头苦叹,已经不忍直视秦羿惨死之态。
  
  沙毒这回是彻底放心了,他能清楚的感应到秦羿的恐惧、无力、挣扎。
  
  这让他相信,秦羿难逃一劫了。
  
  然而就在他即将用信子穿透秦羿的眉心,吸干他的元神、真气、本元时,秦羿笑了。
  
  没错,沙毒发现那张扭曲的脸上,竟然生出一丝无比冷血,无比恐怖的笑意。
  
  (本章完)
  
  搜索,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