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焚天圣王 > 第502章 召集

第502章 召集

第502章召集
  
  竹治和惊鹤也不敢多加耽误,登时就加速上了虚渺山。山中石阶曲折蜿蜒,一路如同一条飘带系在虚渺山。慕晓白见没自己什么事情,对着千雨道:“千雨师兄,如今掌门召见两位长老,想必应该知道了传信瓶的事情,我们就此在偏殿等候掌门的召唤吧。”
  
  一阵打鼾的声音倏然跳进两人的耳朵,慕晓白和千雨一回头,只见罗斌已经躺在断石之上睡着了。慕晓白和千雨同时摇摇头,脸上皆是无药可救之色。慕晓白道:“罗斌师弟的睡觉功夫可是天下第一,我们两个就算有天大本事也叫他不醒了。这次又要抬着他上山了。”
  
  千雨大吼了一声:“罗斌师弟,掌门来了。”他凑在罗斌耳朵根子旁使劲的喊道。只听见鼾声此起彼伏,罗斌兀自睡得香甜。千雨终于失去了信心,摇摇头,说道:“你说罗斌师弟怎能如此能耐呢,我们要是学得几分,日子也该逍遥自在多了。”
  
  两人在山下采了一些藤蔓和树棍,编织成一张网,抬着罗斌摇摇晃晃的上了山。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只听闻虚渺派的召集钟声忽然响起。慕晓白一抬头,惊讶道:“这可是召集令了,好久都没有响起了,今日忽然响起必定发生了大事了。|”
  
  千雨也皱起眉头,看了一眼罗斌,索性将双手一松,任由罗斌滚下山去。慕晓白更是容颜失色,叫了一句:“千雨师兄!”双脚踏出就要去救罗斌。千雨站在原地说道:“你不用管他的,他自然会在第十个台阶醒来的。”
  
  千雨已经第三次这样做了,罗斌前两次也的确在地十个台阶醒来,身体上却满是伤痕。罗斌却不在意,乐呵呵的谢谢大家抬他上山。慕晓白的脚步还是慢了一步,在罗斌滚到第十个台阶的时候,依旧没有抓住他。
  
  “哎呦!”大声的痛叫。
  
  罗斌果然在第十个台阶醒来,双手在地上一拍,腾身而起。慕晓白赶来说道:“罗斌师弟,你没事吧。”罗斌乐呵呵的道:“我没事的,千雨师兄谢谢你了。”慕晓白疑惑不解的看着罗斌,只听见罗斌说道:“是我要求千雨师兄的。因为我每次总是睡得特别沉,所以非得这样才醒的过来。”
  
  正在说话间,召集的钟声又响了起来。罗斌惊慌叫道:“这不是召集令么,天啊,肯定发生大事情了。我们要快点赶到破仙殿才好。”千雨也不说话,身影一晃已经走在了前头。
  
  千雨脚步跳跃交替,宛如练习着一种特殊的步法。慕晓白的脚步频率最为迅速,快的已经看不清了。千雨本来先行一步,心中还在洋洋自得:“看来我必定是三人之中最快到达的人了,凭借我的交叉步,若不能在三人之中争个第一,也枉费了我平常勤加修炼的用功了。”
  
  千雨眼前忽然一道黑影一晃,看见一个人影已经跑到了前面。前面那人的脚如同转动着风火轮,看也看不清。千雨正吃惊的同时,只听见罗斌在后面大叫道:“千雨师兄,你慢点啦,等等我啊。你看慕晓白师兄都不管我们了,自己一个人跑的那么快。”
  
  千雨暗自心惊肉跳,骇异道:“原来是慕晓白师弟,他何时这么厉害了。上次比武的时候,他还是我的手下败将。莫非这一年之间,他在师伯的指导之下一日千里,功力进步的如此神速。可知道我一年之前的比武大赛上,可是第二名的好成绩,虽然和第一名的天刺大师兄相隔甚远,但较之慕晓白师弟,还是高了一大截的。”
  
  千雨努力去追慕晓白,无论怎样总是落后一截。兀自忙乎的全身大汗淋漓,前面的慕晓白竟然在山道之间朗诵文章:“胜日寻访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千雨平常也是饱读诗书,这是取自唐代李宗元的一首古诗。
  
  千雨听见春字的时候,才倏然想起这已经是春天了。丛林中已经抽出新芽,此刻原本的白雪皑皑还有点张牙舞爪的余热,却终究没有了以前那边的威武。千雨忍不住叫道:“慕晓白师弟,你兴致可好了,在前面不要跑的那么快,倒是等等我和罗斌。”
  
  慕晓白在前面也没在意这个,陡然停步一看,只见千雨和罗斌落后很长的距离。他索性看着周围的美景,闭目养神默念一些上佳的诗句。口中呢喃快语,也听不清楚到底念的什么。他原本记挂着召集令的突兀,猜忌着虚渺派发生了什么大事。
  
  可是转念一想,心中念叨:“如今到处和平,也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妖兽出没。掌门召集令忽然发出,想必是为了鱼兽传信瓶丢失的事情。哎,等会儿上去少不了受掌门的一顿臭骂。临行前掌门就叮嘱过要小心谨慎行事,万事要思虑周全,不可莽撞做事。可是如今传信瓶也不知去向,这事关猎妖门派生死存亡的大事,我们几个又怎么承担的起呢!”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中忽然害怕起来,一阵寒气从脚底冒出,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慕晓白师弟,你这是怎么了,额头上这么多黄豆粒大小的汗珠?”千雨赶过来的时候,正看见慕晓白额头冷汗淋漓,全身颤抖不已,伸手拍在慕晓白的肩头。慕晓白吓的一声大叫,脚步错乱,往后摔倒。
  
  又是一声哎呦,慕晓白坐起来摸着屁股。
  
  “慕晓白师弟,你没事吧。快起来,快起来,这地上拔凉拔凉的,坐不得的。”扶起了慕晓白,问道:“慕晓白师弟,你刚才一脸的冷汗,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慕晓白谢道:“多谢千雨师兄关心,我没事。只是好久没有听见召集令了,今天忽然响起,心中隐约有点害怕,生怕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千雨也听出慕晓白话语中的意思,原来轻松自在的脸色一变,顿时现出几丝忧思,道:“是啊,我想大半和传信瓶有关了。我们当时领取任务时,那么的有把握,没有想到这样闹成现在这样,真是,哎”一声长叹,悠远传扬在山道之中。
  
  罗斌的速度较之两位师兄慢了很多,直到千雨一声长叹脱口时,他才赶了上来。他两手叉腰,气喘嘘嘘的说道:“你们两个师兄可真是厉害啊,将我丢这么远。以后有什么危险的时候,你们可一定要记得带上我哦。你们跑的这么快,肯定没人追的上你们。”慕晓白和千雨看着他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原来罗斌两手叉腰的动作十足的妇女姿势,说话间兰花指翘起,更加显得阴柔怪气的。慕晓白脸上的笑容一笔带过,正色说道:“现在不跟你多说了,我们要快点去破仙殿才好,不然掌门到时候就要重重责罚了。”
  
  罗斌点头,拳头向上擎天一举:“那快走吧,你们快走,我在后面随后就来。”慕晓白和千雨点点头,说道:“那好吧,你可要快来哦。不然到时候掌门责罚你,我们可不能替你说好话的。”罗斌一笑,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好的,一定不会被掌门责罚的。”
  
  慕晓白和千雨身影一晃,早已经在前面几米远处。罗斌顿时看傻了眼,心中叹道:“慕晓白师兄修炼的无敌风火轮,千雨师兄修炼的鬼影步,两者都是极为高深的功夫。当初我还在想该修炼哪个,现在看来,结果已经出来了。只是无敌风火轮似乎有点不太适合我,鬼影步倒是适合,但是略微差了一点,真是纠结的人生哦。”如此想着,还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去追他们。
  
  慕晓白上得来的时候,只听见破仙殿前面的广场人影攒攒,每个人都极为的着急,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他拉住一个同门,问道:“师兄,怎么了,大家都慌慌张张的。”那人也不回话,径直离开了。千雨随后一步上来,见了慕晓白,问道:“慕晓白师弟,发生什么事情了?“
  
  慕晓白也是十分迷糊,看着周围行色匆匆的师兄弟,说道:“我上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这样忙的不可开交,我刚才问了一个师兄,那个师兄什么也不肯说,径直就走了。”千雨惊异的咦了一声,说道:“召集令一响起,大家应该是在破仙颠门前等候才是,为何大家今天如此反常呢。”
  
  慕晓白和千雨眼神不约而同的看向破仙殿,说道:“看来,答案应该在破仙殿。”两人同时起步,慕晓白这一次却落在千雨身后。看着千雨一骑绝尘的样子,心中想道:“如此甚好,也算是千雨师兄留点情面。他向来高傲自负,又喜欢争风吃醋,我还是在他后面为好。”
  
  千雨回头时,只见慕晓白还在十步开外,心中喜道:“我是说他的功力怎么提升的如此之快,原来只是昙花一现罢了。刚才只是用了几分力道而已,现在马力全开,他就落在后面去了,看来还是我稍胜一筹了。”不禁大声喊道:“慕晓白师弟,我先进去了,你随后赶来啦。”
  
  这声大喊清晰的传在慕晓白耳朵之中,慕晓白心里道:“看来千雨师兄果真是介意的,以后可不能在千雨师兄面前出风头了。”于是挥手道:“千雨师兄,那就有劳你先看看情况了,我随后就到。”
  
  慕晓白走到破仙殿中的时候,虚渺派几大长老都正襟危坐于大殿左右。慕晓白正要说话时,千雨赶紧阻止下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大殿台阶之上有一人来回徘徊不定,不时抚摸长长的胡须。那雪白的胡须真如雪一样,没有丝毫的黑须夹杂其中。
  
  慕晓白去看此人的时候,此人的目光也正好看过来,“慕晓白,你回来了。”语气十分的淡然,没有平常的那份温润。慕晓白应了一声,恭敬的道:“师傅,孩儿回来了。”
  
  慕晓白口中的师傅乃是虚渺派掌门孔宁子的师兄凌虚子,正是慕晓白的师傅。据说凌虚子的猎妖法术深不可测,与孔宁子比较起来,乃是不分伯仲。当年也是凌虚子让贤,才让孔宁子登上了虚渺派的掌门之位。不过,孔宁子向来敬重这位脾性古怪的师兄,教中较大的事情多半会告知凌虚子,听取他的意见。
  
  此刻凌虚子目光内敛,眉心攒聚,一幅忧心忡忡的样子。慕晓白走道灵虚子身边,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十大长老也会出现在此?”凌虚子也不答话,随手指向十大长老。慕晓白一眼看过去,顿时发现了一些古怪之处。
  
  慕晓白刚刚起来的时候,碍于长幼之别,不敢正视去看十大长老,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此刻才发现十大长老都是目光呆滞,动作一成不变,原来是僵直在原地。慕晓白惊讶的叫了出来,附在凌虚子耳旁,说道:“是谁在十大长老身上施展了定身法术么?”
  
  凌虚子点点头,眉头皱的更加厉害,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定身法术,完全是将长老们的三魂六魄都拿了去,现在他们只剩下一副臭皮囊了。”凌虚子说的轻描淡写,完全将此等定身术的恐怖省略不说。
  
  凑过来的千雨不禁骇然,捂住了嘴巴不敢说话。慕晓白也是骇然,看了一眼千雨,交换了彼此惊恐不安的心情。虚渺派的十大长老都是世间少有的猎妖师,猎妖法术何等的厉害,就算是四大妖兽也不见得是其对手。但是现在他们竟然被施展了极为厉害的定身法术,那说明对头是何等恐怖呢。
  
  慕晓白想到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罗斌此刻终于上了山,在破仙殿外大声呼喊道:“千雨师兄,慕晓白师兄,你们在什么地方啊?”本来一般弟子是不让进入破仙殿的,可是如今情形,凌虚子也没对慕晓白和千雨横加阻拦。
  
  慕晓白暗暗骂了几句罗斌,身形一转来到罗斌身边,蹬了一眼骂道:“你大喊大叫什么呢,忘了本门规矩了么。在破仙殿前是不能随意大声喊叫的。”罗斌委屈的解释道:“我看见外面情形不对,感到害怕,又不认识其他人,就只有呼唤你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