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校花的兵王武帝 > 第八百三十章 逃离异空,坐标东京

第八百三十章 逃离异空,坐标东京

    “呼!呼!”
  
      躺在房间内的地板之上,宁昊急促的喘着气,只觉得浑身一片酥软,一时连动弹手指的力气都使不出来,更是没有任何余力去顾及其它的事情。
  
      这个时候,哪怕有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拿着一把菜刀出现在这里,恐怕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干掉。
  
      所幸的是,这个封闭又阴暗的房间内此刻除了宁昊外,再无一个活人,而且即使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任何人过来查看,从而让宁昊平安的度过了最虚弱的危险期。
  
      半响之后,宁昊才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从方才几乎快要虚脱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好险,这次差点就玩脱了。”
  
      回想起方才那惊险之极的经历,宁昊仍然有些后怕。
  
      在那超强核爆以及黑洞吞噬的影响下,神欲秘境崩坏引起的空间风暴超出前任宿主想象,其在狂乱之极的异次元空间之中被冲荡了数个小时的时间,前后不下数十次想要回到主世界的努力,都因空间风暴的影响而以失败告终。
  
      在到达了一体双魂的承载极限后,前任宿主将自己这段时间积蓄的力量消耗一空,随后不得不压榨五行环神兵和凌云神剑的所有力量。
  
      然而就连将这两大神兵的力量压榨干净后也没能维持到脱离异次元,被逼无奈之下前任宿主最后连刚刚夺体成功的青牛以及宁昊身体内蕴藏的武相之力也被其以紫薇天心全部借用了过来,最后才在异次元空间中遁逃了数个小时之后勉强找到了一处空间薄弱之处,以最后的一点力量依靠星光道标尝试打开空间之门,强行跃迁出来。
  
      所幸最后的这一次尝试大概是距离掀起空间风暴的区域已远,空间风暴的力度在不断减少,终于让前任宿主成功了一回。
  
      但在这救命的空间之门打开后,前任宿主的魂力已经耗用到了极限,连维持控制宁昊身体逃出的能力都已经丧失,直接就沉眠了起来,最后还是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宁昊接管了身体后鼓尽了最后一点气力,才侥幸从空间门中逃了出来。
  
      “亏他还自信满满的讲只需消耗一点力量便能回到主世界呢,这次差点就成为异次元浮尸永远飘荡在那虚无空间之内了。”
  
      勉力支撑起身体,宁昊后怕不已的四下观察着此刻身处的环境,同时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能再像这次这样盲目相信前任宿主的能力,做这种完全超乎自身实力的事情了。
  
      “前任宿主境界太高,把一些超高难度的事情看得太简单了,可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没法像他想象的那样任意施为,这次的事情就是教训,以后必须要量力而为,呃……”
  
      四下扫视的目光忽然落在了被压在沉重的冰块和兽躯之下死不瞑目的青年尸体上,宁昊不由一愣。
  
      “这……难道是刚才我掉出来时砸到的那家伙?”
  
      “哞……”
  
      伏在冰块之上,同样半天才勉强恢复了一点气力的青牛微微翻了一下眼皮,有气无力地发声表示附和宁昊的意见。
  
      “居然被从空间之门中掉出来的我们砸死,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呢,唉,自己的锅自己背,回头多给他的父母亲人一些抚恤金为他们养老送终吧。”
  
      对这位青年的运气表示无语,没想到这样就误伤了一条人命的宁昊没好气的踹了青牛一脚,道:“第一下我砸上他时绝对没有把他砸死,都怨你这么重,要不然估计这个人大概还有救,你说你好好一个魔狰狞,嗥的蛮有气势的,现在这么哞哞的一叫,感觉画风都跑偏了,实在是太奇怪了。”
  
      “哞……”
  
      青牛眨了眨眼睛,对宁昊的指责颇感委屈。
  
      都是为了逃命,谁还顾得了那些?
  
      再说我这取自魔狰狞的兽躯沉重还是我驮着的这冰封沉重,你心里还没有点数吗?要不是你一直都没有让我抛弃这块巨冰,能导致现在的这种结果?
  
      还有,现在与这魔狰狞融为一体的可是我青牛,我不这么叫怎么叫?
  
      对于青牛的心理活动宁昊自然一无所知,其只是示意青牛,让其挪动身体,从冰封之上移开。
  
      被前任宿主从试炼秘境之中收起温养了许久,知晓其与宁昊之间的关系,青牛却也不敢对宁昊之命不从,当下懒洋洋的挪开身子,长达数丈的身躯顿时将本来颇为宽大的房间塞满了一大半。
  
      “嗯,被冰封保护,又一直处于五行领域防护之内,玉无瑕你这个阴谋家这趟异次元之旅倒是毫发无损,真是让人有些火大呢!”
  
      看着冰封之中一无知觉的玉无瑕,宁昊牙根有些痒痒,一时恨不得立即将其从冰封之中揪出来好好打上一顿,来回报一下这位魔宫宫主一连串的毒计策划。
  
      只是这冰封乃是前任宿主以神人之力施为,当时只求囚锁牢固,莫要让其挣脱苏醒,然而此时却是成了玉无瑕最好的防护,别说宁昊现在连炼体境界的力量都没有,就算其重新恢复了武相实力,想要解开这冰封恐怕也要耗上不少时间。
  
      “前任宿主这次沉睡大概要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之内想要打开冰封恐怕要大耗气力,看起来只能押后再说。”
  
      放弃了打开冰封,揪出玉无瑕的想法,宁昊一脚踹在冰封之上,将其从那死不瞑目的青年身上踹开,随后目光一凝,便死死盯在了青年的身上。
  
      “这家伙……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与异魔对阵次数已经不少,宁昊在之前还没注意,但一移走青牛兽躯和冰封,其立即便察觉到了青年身上的异状。
  
      “这种漆黑到没有眼白的眼眸?虽然在一点点溃散,但的确是那种附体异魔的表现,难道他是一名被异魔附身的傀儡?”
  
      没想到刚从异次元空间逃脱出来,立即便又碰到异魔傀儡,宁昊不由悚然一惊,立即提起了身上刚刚恢复不多的力量,小心防备了起来。
  
      “嗯?感应不到生命的气息,应当确实已经死透了,而在其体内,那丝异魔的气息也在急剧衰落中,似乎也在和所附的身体一并消亡,倒是不用我再费手脚了。”
  
      仔细感应了片刻后,宁昊确定这附体的异魔即将消散,不由松了一口气。
  
      难怪春江之战中,那名异魔不到万不得已不想进入傀儡体内,原来随着宿主死亡,附体的异魔也会生命终结,并不能无限制的重复附体转生,这倒是一条好消息。
  
      不过,这个问题得到了解答后,另一个问题又再次浮现了出来。
  
      “虽然已经死亡,但看这个人身体肌肉骨骼及血气,一身修为恐怕不超过炼体境,附体异魔什么时候开始连这样低层次的武者都不放过了?而且,这里又是哪里?为什么会有附体异魔出现呢?”
  
      只觉得一团又一团的疑云缓缓笼罩在自己的头上,宁昊走到窗户前,拉开了窗帘。
  
      “咦?那是?”
  
      窗户外整洁无尘的街道和极尽繁华的都市夜景并没有让宁昊感到如何惊异,但街上那和汉字相差无几却又加入了别扭变化的商铺招牌及电子灯箱上闪烁的字迹却让熟悉这种文字的宁昊感到一阵惊奇。
  
      “东瀛?”
  
      目光掠向远处天空,那里,一座高大的钢铁巨塔静静的矗立在夜色之中,也正是这座地标性的建筑让宁昊一下确定了自己所在的城市。
  
      “东京塔,这里是东京!”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燕清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