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江湖最后一代武神 > 第三章 剑从中土来 下

第三章 剑从中土来 下


  晁天罡劲力刚猛,这一击又用尽全力,楚萧硬生生被逼退三步!
  而晁天罡内息震动,一时之间,体内真气乱走,让他脸色涨红,几乎说不出话来。
  “后会有期。”
  楚萧声音落下,人已在十丈开外。
  外围崖脚下,停着七八匹健马,楚萧纵身而上,已乘上一匹黄骠马,砍断缰绳,一夹马腹,马儿箭一般驰了出去。
  崖谷中。
  五人相对无言,晁天罡似是内息未稳,闭目调息,其余人脸色皆是惨然,如遭雷击。
  “大哥,这件事办砸了,马神必然震怒,大寨……”
  伍天雷颤抖着开口,难以想象,战斗时如阵前狂雷的他,此刻居然脸有畏惧。
  “流星”康一剑如丧考妣,道:“韩天霜一走,消息一出,关外江湖,再无我兄弟六人的立锥之地,寨中一片性命,也无法保全。”
  傍晚的微风轻轻刮过,将这几条汉子的心,也都吹冷、变寒。
  晁天罡忽然睁开眼睛,露出沉着睿智的光芒,道:“上马,先去神马洲待着,等局势明朗,我们再作打算。”
  言罢,他当先起拔,脚力稳健,毫不见疲态。
  “大哥,你的伤……”
  几人脸上皆有惊色,他们都以为,方才一击硬撼,致使晁天罡失去战力,是以楚萧才能脱身而去。此刻看来,晁天罡居然像是没有受伤。
  “江湖有变,马神守着这偌大沃土,也该遭遭磨难。若无人辖制,凭我六人的技艺,还怕建不起另一座大寨么?更何况,三亮神机妙算,自能保全寨中妻儿!”
  他声音中有种逼人的寒气,让其余四人,心中震惊,同时升起了一个从来不敢去想的想法。
  白骨呼啸,风沙漫卷,埋骨崖中一战,明日晨起,再不见半点痕迹。
  夜色如凉水。大漠沙土,在星月洗照之下,竟像是一面无垠大湖,瀚海阑干,云涌不绝。
  韩天霜心急。戍时将尽,两个时辰间,他疾驰不辍,绕了好几个极易迷失的地域,纵然是漠上牧民,也不能轻易出入,但后方的烟尘,却始终缀着他。
  他简直怀疑,后方跟来的,到底是人,还是狼!
  “脱身,找到马神的信使,将这一切传递出去,楚萧这样一号大敌,必须重视!”
  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时间渐去,在他眼中,远方一片荒芜草原上,出现火光,驱走大漠的寒意。
  “回大寨,让孔老二挡一挡!”
  他心念电转,顿时朝着那火光奔去。
  “塞上诸葛”孔三亮,足智多谋,这一场伏击,就是由他策划,若非严重低估对手,埋骨崖中必然会多一具尸体。
  而晁天罡独将大寨托与孔三亮,亦可见一斑。而漠北第一寨的布置,皆出自孔三亮,如铜墙铁壁,足以抵御任何进攻。
  楚萧伏与马背之上,前方那颗疾快的黑点,越发的清晰。
  他呼吸与啼声间,竟似有一种合拍的节奏,坐骑的速度不减反增,好似未曾负重一般。
  半个时辰后。
  一道道明亮的火光,聚成一道寨墙,此寨终夜举火不歇,人影疏立,一眼看去,宛如古时战寨。
  “天神立世,苍生得福!速速开寨门,有大敌来袭!”
  韩天霜焦急发喊,他甚至能感受到后方传来的劲风。
  可是大寨中动静全无,像是根本无人听到他的声音一般。
  转眼逼近,韩天霜勒住坐骑,朝内厉声道:“速速开寨门,我是二当家韩天霜,想吃皮鞭不成?”
  他心下犯疑,孔三亮一向识大局,不敢丝毫不恭,今夜是怎么回事?
  “别鬼吼鬼叫了,没人。”
  一个女声传了出来,清丽而有力,如同古筝之音。
  韩天霜猛然朝声源处看去,只见寨前大旗之上,居然“坐着”一个人影,那人以长剑刺入粗大旗杆,靠坐剑上,手中持着酒壶,自顾自的饮酒。
  她英姿飒爽,虽是女子,却是男子打扮,身畔一个皮囊上,赫然用金线绣着一个大大的“猎”字,在月光下煞是耀眼。
  “等了好半天,总算来人了,去,给我弄点第一寨的好酒,招待好了我,未必不能饶你一命。”
  她话音一落,酒壶猝然离手,破空声起,劲急无比的射向韩天霜。
  “敢尔!”
  韩天霜又惊又怒,当下一掌轰出,掌力破空,那酒壶在身前五米处,“嘭”一声炸开。
  酒壶炸开,却犹如马蜂窝被击破,一蓬银针爆射而出,逆掌力而上。韩天霜成了活靶子,当即飞起,饶是如此,小腿上依旧中了数针,轻功一失,立即从空中堕下。
  韩天霜落在地上,小腿高高肿起,针上显然淬有毒物,他声音发道:“你……中土的赏金会,与我漠北第一寨,素无恩怨,遥隔万里,你出手伤人,不怕引起关外武林公愤吗?”
  后方,楚萧策马缓缓而来,静静看着这一幕。
  那女子如轻燕一般,自大旗上一跃而下,剑也拔在手中,英秀眉间,有一股不屑,道:
  “韩三奇,中土人士,一十三年前,杀师父、辱师娘,为中原人所弃,远走大漠,投靠塞上马神,改名韩天霜,位立漠北第一寨二当家。我没有说错吧?”
  她声音冷淡,但韩天霜身子一震,脸色难看无比,似乎忘了小腿上的痛楚。
  “赏金会……你所求不过一个‘财’字,韩某这条贱命值多少,你开个价吧,韩某还‘赎’得起!”
  他话语都有些发抖,他实没有想到,十余载后,旧事还被人揭起。赏金会“无孔不入”的盛名,绝非浪得。
  “赏金会”乃是中土武林中最诡秘的组织之一,号称“无孔不入,赏金夺命”,缉杀奸恶之徒无数。会中铜、铁、银、金四字猎手,令人闻风丧胆。
  这女子脸色转冷,道:“你的命,一钱不值,也无人来买。我只问你一件事,江湖盛传你投靠马神,是不是真的?”
  韩天霜闻言,忽然狂笑起来,道:“赏金会兴师动众,连‘金’字猎手都不惜远赴荒凉大漠,竟是想追捕马神不成?哈哈!哈哈哈哈!”
  他歇斯底里的大笑,如痴如狂,一顿,道:“马神乃天神!小小的赏金会,还差得太远!这浩荡大漠,将是中土群雄的坟场!”
  说完之后,他忽然一掌横劈胸膛,当场气绝。
  他死了。
  女子怔住,眼中闪过些许疑惑。
  后方,楚萧微微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