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诡秘之主 > 第六十九章 十诫

第六十九章 十诫

    “第二诫:不可妄称我的名。”
  
      “第三诫:不可有别的神。”
  
      “第四诫:爱你父母、丈夫、妻子、儿女,如同爱我。”
  
      “第五诫:不可奸淫他人。”
  
      “第六诫:不可杀害无辜者。”
  
      “第七诫:不可作假,不可诬陷,不可毁约。”
  
      “第八诫:以心侍我,而非祭品。”
  
      “第九诫:做小恶者,必先赎罪,后得宽恕。”
  
      “第十诫:帮助同胞,同伴,就是称颂我的名。”
  
      一条条圣约在光头反抗军卡拉特的耳畔回响,让他完全匍匐了下来,将头埋在地面,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又敬又畏又激动。
  
      作为一名中序列的非凡者,一名曾经到弗萨克帝国接受教育的反抗军,他拥有足够的见识,明白对“海神”的崇拜更多基于恐惧——对强大力量的恐惧,对人类不可抗拒的自然风险的恐惧,许多仪式还保留着原始的血腥,属于不人道不文明的落后信仰,迟早会被淘汰。
  
      但从小养成的信仰让他不敢违背神谕,只能将改造仪式流程的想法深埋在心底,并尽可能地避开与自身想法冲突的环节。
  
      现在,“海神”突然的改变让他异常欣喜,似乎看见了一个外来者口中的原始图腾正向着正神进化。
  
      我们有福了,反抗军有福了,真正的信徒们有福了……卡拉特视线模糊地略抬脑袋,诚恳地摊开双手,贴于嘴边:
  
      “必遵循您的道,如同赞美您的名。”
  
      他眼前的模糊身影消失,耳畔的宏大声音消失,山洞内的景象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但卡拉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再与过去相同。
  
      他双肘连动,飞快爬回了轮椅旁,重新坐了上去,转到山洞另外一侧。
  
      卡拉特很快就遇上了埃德蒙顿,这有青蓝海蛇纹身的反抗军立于诡异流血的神像前,额头赤红与乌黑交杂,又肮脏,又狰狞。
  
      不过,埃德蒙顿的表情却是喜悦的,振奋的,满足的,他望向卡拉特,脱口问道:
  
      “你获得神谕了吗?”
  
      “嗯,是神的气息,和以前一样。”卡拉特激动点头,“神不仅已重现大地,而且重铸了祂的圣约。”
  
      埃德蒙顿舒了口气道:
  
      “我刚才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看来只需要外来者触碰圣剑,神就能重现大地,不用完全举起。”
  
      卡拉特附和道:
  
      “确实是这样,现在的神像破碎和流血,是因为神已改变了形象,我们必须建造新的!就按照刚才看见的画面!”
  
      “神还展示了祂的圣徽,海浪符号之上插着形如闪电的权杖,四周缭绕狂风。”埃德蒙顿边回忆边说道。
  
      卡拉特当即拍了下轮椅的扶手:
  
      “我们现在就去找大祭司,他应该也获得了神谕。
  
      “我们将迎来新的世界!”
  
      …………
  
      灰雾之上,克莱恩放下“海神权杖”,疲倦地揉了揉额角。
  
      他刚才有注意到一个问题,“海神权杖”可以响应仪式魔法,也就是提供一定的力量,帮助祈祷者完成仪式,达到目的,但这只能集中在本身领域,且不能超过上限,能做到的事情相当有限。
  
      举个例子就是,黑夜女神可以通过影响命运的方式,让信徒自然而然地获得所需金钱,偿还账单,而“海神权杖”顶多就是将祭坛上的白纸伪造成现金,并且过不了多久就会失效,还原成真正的样子。
  
      “这就是伪神和真神的区别啊……
  
      “而且,在灰雾之外,只要符合流程和祭语,‘海神权杖’是能自行响应仪式魔法的,除非必须一次性调动超过一半的力量……这也许就是仪式魔法的步骤非常重要的原因……
  
      “在灰雾之上,祈祷被屏蔽还原成了光点,“海神权杖”无法再自主响应,必须我手动处理,这就相当麻烦了,我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当然,这也有好处,那就是只要祈祷词没错,准确指向了‘海神权杖’,不管仪式步骤有多么敷衍,都可能获得回应,前提条件只有一个,我心情好……
  
      “等有空得想想办法,让‘海神权杖’即使在灰雾之上,也能成为自动应答机……捏个纸天使?没用啊,没有注入灵魂……做一个呆板机械的傀儡,处理重复繁琐的仪式魔法响应问题?嗯……不知道‘秘偶大师’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至少罗萨戈只表现出来将人如木偶一样操纵的特性……”
  
      克莱恩思绪渐渐沉淀,目光移到了那个铁制卷烟盒上。
  
      经过研究,他发现这外表腐蚀严重的卷烟盒真的产生了一定异变,更结实更坚固更耐腐蚀了一点,但还在正常人类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范围内。
  
      不具备特异的性质……但如果将它放在这里几年,几十年,或者长期装着非凡特性、神奇物品,也许有一天,它真能进化成效果会逐渐流逝的“封印盒”……克莱恩嘴角微动,侧头望向了堆在角落里的杂物们。
  
      它们被灰雾覆盖,近乎与四周融为一体。
  
      呵呵……克莱恩干笑两声,收回了视线。
  
      他又把玩了下那个被压瘪的黄金酒杯,确认不存在什么问题。
  
      做完这一切,他进入现实世界,再次召唤自己,将“太阳胸针”等物品带回了旅馆房间内。
  
      此时此刻,高空云消月霁,绯红安宁挥洒,整个“慷慨之城”拜亚姆依旧沉睡于梦中。
  
      …………
  
      上午九点,海浪教堂。
  
      阿尔杰受召唤过来,又一次借告解的名义,见到了教区主教乔戈里。
  
      “寻找这个人。”乔戈里将手中的肖像画递了过去。
  
      又有任务……最近这是怎么了……阿尔杰在心里嘀咕了两句,随手展开了纸张。
  
      当他看清楚画像的内容时,差点控制不住嘴巴,笑出声音。
  
      这画得简直看不出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怎么找?刹那之间,他念头一转,没去掩盖情绪的变化,故意脱口而出道:
  
      “这是谁?”
  
      画像上是个异常模糊的神秘人,不具备任何可以帮助寻找的特征。
  
      昨天还没有这个任务……今天上午就突然要求追捕……昨晚发生了什么?嗯,卡维图瓦彻底陨落……这样一来,教会和军方必然会去寻找它的遗留……西弥姆岛就是线索?这个人抢在他们之前,拿走了最重要的物品?这个人是谁?阿尔杰的心灵一下震动,险些不敢与乔戈里对视。
  
      乔戈里点了点头:
  
      “一个肮脏的,卑劣的小偷!他可能是因蒂斯或弗萨克的人,可能属于太阳教会或者战神教会。”
  
      因蒂斯或弗萨克的人,太阳教会或战神教会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猜测和判断?亚恩.考特曼阁下在现场只能获得很少的信息,无法明确目标?这种情况下,确实可以初步判断这个人来自因蒂斯或弗萨克,因为支持反抗军,支持卡维图瓦的主要就是这两个国家,呵呵,有理由相信,他们也许早就掌握了卡维图瓦的藏身处……和我刚才的猜测吻合……当然,也可能是别的事情……阿尔杰收敛住情绪,开口问道:
  
      “他做了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留意拜亚姆的因蒂斯或弗萨克人有什么异常就行了,嗯,包含已经成为非凡者的本地人,另外,找一下之前将布告贴到教堂正门的人,他们也许知道点什么,这很快会有进一步的信息给你。”乔戈里沉声吩咐道。
  
      这确实是个方向……这不就等于告诉我,这个人和布告和卡维图瓦陨落之事有关……不知道卡维图瓦遗留的非凡特性落到了谁手里……谁……对了,“世界”在拜亚姆,他刚来这里没多久,卡维图瓦就出了事情!难道这就是“愚者”先生的目的?这有助于祂更多地揭开封印,恢复力量?阿尔杰的瞳孔陡然一缩,想起了前段时间的猜测。
  
      …………
  
      一觉醒来,昨晚收获颇丰的克莱恩精神充沛,心情相当不错。
  
      他决定今天好好犒劳自己,早午晚餐都务必丰盛而美味。
  
      推门进入客厅,他看见达尼兹已经起“床”,正在拆手臂的绑带和夹板。
  
      好得这么快?克莱恩略微愣了一下。
  
      见格尔曼.斯帕罗望来,达尼兹呵呵笑道:
  
      “我的恢复能力还是不错的,我的序列9叫做‘猎人’,身体各方面的素质都有得到明显增强,超过了正常人类,与格斗有关的部分,提高得更多,而我现在已经序列7。”
  
      序列9“猎人”?我杀过一个,而且我还知道对应的序列6叫“阴谋家”……克莱恩一下回想起了初至贝克兰德时遭遇的第一个敌人,那让他陷入一个极大的漩涡,险些难以自拔。
  
      “序列8,‘挑衅者’?”克莱恩随口问道。
  
      他很早就从达尼兹擅长用火这点猜到了对方的非凡途径,那是被罗塞尔称为“铁血真汉子”道路的“红祭司”途径,序列7叫做“纵火家”,古称“火法师”。
  
      达尼兹怔了一秒,以为格尔曼.斯帕罗在怀疑自己,不自觉拔高了音量:
  
      “难道你认为我不擅长挑衅?
  
      “不,我是这方面的专家!”
  
      PS:推一本书,《漫威之无限人格》,老作者新号,一本本下来,写书的水准还是越来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