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超级果园 > 第七十四章 灰溜溜

第七十四章 灰溜溜


  王春树脸色一变再变,只是迫于沈阳光强大武力值的淫威不敢反抗,定下心神说道:“自古以来,家产传男不传女,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
  围观的群众顿时又小声讨论起来,他们虽然看不过去王春树的所作所为,但是在村里确实是这个情况,没有听说谁家家产传给女儿而不传给儿子的,纵使这家产只有一座破院子。
  王春树看到原本群情激愤的邻居都渐渐沉默下来,又接着说道:“这家产终究是姓王的,王春梅一个嫁出去的女人就是泼出去的水,现在已经是别人家的人,就连生的儿子也是别人家的姓,跟我们王家没有一毛钱关系!”
  “我是根正苗红的王家人,所以这家产只能传给我!”王春树加大声音喊道。
  沈阳光却不吃这一套,依旧笑道:“怎么了,先带人来准备明抢,现在抢不到就要开始讲道理?”
  王春树梗着脖子说道:“我就是要讲道理,你能怎么样?这道理不管到哪说,家产都是我的,跟别人有个屁的关系,我劝你还是赶紧从我家滚出去!”
  沈阳光也不气恼,老神在在的说道:“你这是什么狗屁道理?难道现在还是旧社会么?据我所知,国家法律各条各款,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传男不传女的规定。”
  王春树可不管什么国家法律,他只要按照村子里的传统,这家产就肯定是他的,虽然这破院子不值什么钱,但是加上地皮孬好也能卖个几万块,这对他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坐在地上的老头此时才顺过气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从今天起,我跟你断绝父子关系,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王春树心里一惊,断绝关系这种事虽然很少见,但是他也听说过,如果真的不认自己这个儿子,那么这些家产就不存在什么传男不传女的说法了,只能传给唯一的女儿。
  担心自己忙了这么久,到头来只是一场空,王春树瞪着眼睛吼道:“你这个老不死的已经得了失心疯,满嘴说什么胡话!”
  王春梅听到他又开始臭骂自己的亲爹,刚要开口骂回去,沈阳光说道:“我刚刚还没说完了,先不说你们真的断绝关系,就说从法律上来说,子女都拥有相同的继承权。”
  这一点王春树也曾听说过,急道:“什么相同的继承权,带把儿的和不带把儿的能一样吗?她一个泼出去的水凭什么要跟我平分!”
  沈阳光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除此之外,如果老人家立下遗嘱,那么想把家产传给谁就传给谁,你拿了那张纸过来,我相信你也明白这个道理吧?”
  王春树有些慌了,他先前想要依靠村里的传统为依据,逼着老人在遗嘱上按下手印,这样无论从传统还是从法律上,自己都能稳稳的占据家产。
  此时他忽然觉得,这近在眼前的家产似乎变得越来越远,一不小心还真有可能归了自己的妹妹,想到此处又开始不依不饶的胡搅蛮缠起来。
  可是无论他这么说,似乎都不在理,他的亲爹和亲妹妹肯定不会同意他的说法,四周的围观群众也已经改变态度,纷纷指责起来。
  “你这样真是枉为人子!”
  “就是就是,老王头想把家产给谁都行,为什么要偏偏留给你?”
  “我要是生出这么个不肖子孙,早就一铁锨拍死他了!”
  “真想不到,老王头平日里也没做什么恶事,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
  “还好春梅这丫头一直不错,天天照看老王头从来不说一声累,有个这么好的闺女,这辈子也知足了!”
  “我说老王头啊,不管你是要断绝关系也好,还是要留下点字据也好,还是抓紧把家产传给谁这事给定下来,免得你那不孝儿子又来闹事。”
  “依我看也确实该这么做。”
  “你们胡说啥呢?老王头这不好好的吗,还没到那一步呢!”
  “你懂个屁,真到了那一步两眼一闭就走了,也没留下点字据什么的,口说无凭,谁知道王春树会不会又起什么幺蛾子。”
  “……”
  此时被打到的刀疤男三人已经站立起来,沈阳光不去理会王春树,转脸盯着这三个大汉,如果对方再有什么动静,那就再活动一下拳脚,让他们在地上多躺一会。
  刀疤男看着沈阳光准备随时开打的架势,努力的在狰狞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赔笑道:“这位好汉,我们其实与王春树并不熟,他昨天找到我花了点钱,想让我们来帮他撑场面,现在我们都知道他不是个东西,这件事我们就不掺和了。”
  这句话刀疤男没有说谎,他们一直在县城当个小混子,或者收点钱当个打手什么的,做的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情,与王春树根本没什么交情。
  眼看现在场面已经失控,刀疤男心知自己掌控不了,再加上又沈阳光这个武力值爆表的人在,刀疤男觉得自己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看到沈阳光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挡,刀疤男又抱拳道:“兄弟来日要是有事需要帮忙,在县城街上打听一下刀疤就能找到我,只要是在下能做到的事情,必定全力以赴帮忙。”
  沈阳光顿时有些想笑,他没听懂刀疤男是想打广告推销打手业务,还是因为被打怕了想要结交自己。
  刚想问个明白,刀疤男再次重重抱拳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兄弟咱们有缘再见!”说完就带着两个手下快步走出院子。
  此时王春树差点泪流满面,现在刀疤男他们走了,自己也没了依靠,昨天那些钱看样子也白花了,连忙喊道:“刀哥你别走啊,咱们昨天说好的事情还没做完呢!”
  刀疤男脚下不停甩出一句话:“我们做事都讲究一个义字,你行这种不孝不义之事,我们不能帮!”话音未落,人已经走出十米开外,拉开停在路边的面包车钻进去,头也不回的往县城赶去。
  王春树有些绝望,现在自己无论在法理上还是在情面上都站不住脚,请来的靠山也都走了,自己虽然还有心想要去争,但是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希望,再留下了恐怕只能被人唾骂,说不定还会再挨一顿打。
  眼下形势没人强,王春树一咬牙,也不管众位邻居的纷纷议论,低着头向外走去。
  原本缩在角落里的一些亲戚也蹦出来,完全不复之前瑟瑟发抖的模样,越来越大声的骂起王春树这个狼心狗肺的混蛋,同时还在劝慰坐在地上的老王头。
  此时不知道从哪听到消息的黄伟成也赶来了,他看着王春树灰溜溜远去的背影,大声喊道:“好你个王春树,当初真是瞎了我的狗眼,竟然招了你在我家做工,从今天开始,你就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再也不用来上班了!”
  王春树之前一直被骂都不吭声,听了黄伟成的话后立即停下来,可怜巴巴的问道:“那我这个月的工资呢?”
  黄伟成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的砸过去,气呼呼的说道:“就你这个瘪犊子还有脸要工资?要你老母的工资!”
  转念一想似乎说的不对,黄伟成又说道:“不对,是要你老爹的工资!”
  看着周围一圈圈疑惑的眼神,黄伟成又接着说道:“卧槽死你这个龟儿子!”说完又要捡起石头扔过去。
  瞅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石头,黄伟成抬起脚准备脱鞋扔去,只不过脱了好几次都没有脱下来,旁边一个村民看不下去了,说道:“你嘎哈呢?”
  黄伟成立马从善如流,放弃了脱鞋的动作,双手掐腰喊道:“要不是有人拦着我,老子今天非砸死你不可!”
  村民内心:哈玩意拦着你,我是说你嘎哈脱了半天也脱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