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300章 我睡了多久

第300章 我睡了多久

与莫里斯医生分开后,凌然第一时间开启了两只新得的初级Щщш..lā
  
  看着开箱绽开的璀璨色彩,凌然充满了期待的想:若是再多两本00次脚部解剖经验的话,跟腱修补术应该能再上一个台阶了。
  
  比起复杂的手部,脚部并不需要太多太多的解剖经验。
  
  像是3000次解剖经验什么的,若是下肢经验的话,还能发挥不小的作用,从小腿到膝盖再到髋关节,有不少的细节可供研究,连带一点中间部分的话,那就囊括泌尿科和妇产科了。但,纯粹的脚部解剖经验,就不需要3000次那么多了,正常人恋足也不用这么深入……
  
  转瞬,白色的初级宝箱带来的华彩消失,两瓶淡绿色的精力药剂出现在了凌然面前。
  
  “真是现实啊。”凌然不由啧啧两声。
  
  给戴蒙德的手术都做完了,他也不需要解剖经验了,箱子就开始出精力药剂了。
  
  凌然摇摇头,思维又发散了出去:像是戴蒙德这样的病人,如果需要做断指再植或者tang法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主动提供更多的手部解剖经验?垂直褥式缝合法应用起来呢?
  
  凌然将两瓶精力药剂收好,呆坐了几分钟,再打开电脑,自己撰写起了病历。
  
  虽然是在骨关节运动医学中心,但该写的病历也是要写的,用住院医做成的外挂依旧好用,今天的手术,凌然却想自己撰写病历。
  
  借用200次的脚部解剖经验,凌然采用了与众不同的入路,他就更需要将之详细的记录下来了。
  
  手术入路的研究,是外科研究中的高级研究,而且有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如针对根骨,就有内侧切口,跗骨窦切口,后外侧纵切口,八字形切口,扩大l切口等等。甚至还有专门研究手术入路研究的研究。
  
  一款经典的手术入路的研究,会细致到“首先报告者”、“先驱者”、“主要贡献者”、“入路改良者”、“入路反对者”等等人物。
  
  凌然也是写过几篇论文的人了,今次改良了跟腱修补术的入路,自然不能悄无声息的让它随风逝去。无论该入路有何利弊,写出来,让后人知道,总是没错的。
  
  就目前来说,方案a是祝同益院士的研究成果,但侧后右向的入路,就是凌然自己的改良了。
  
  他可以单独撰写成论文,也可以找祝同益院士,做的更深入一些,再联名发表。
  
  凌然边想边填病历,一个多小时过去,都没有变换一下姿势,时间快的像是在吃火锅似的。
  
  “凌医生……”余媛开门进到办公室,脚底下都踩着弹簧,恨不得跳起来的样子。
  
  “怎么了?”凌然抬头。
  
  “又有医生介绍来了一名病人。”
  
  “外国病人?”
  
  “中国的,跟腱完全离断,是名运动员,跳远运动员。”余媛尽可能的说的详细一点,她说着还举着手,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下,说:“腿很长。”
  
  凌然看了看余媛比划的位置,点点头,问:“交给我们了吗?”
  
  “是。点名来找您的。”余媛说着看看凌然,道:“凌医生,我……我想跟着您学跟腱修补术。”
  
  “哦?”
  
  “我也想做一名外科专家!”余媛大着胆子,道:“我知道自己的外科操作技术不够好,但我会努力学习的。做外科医生是我从小的梦想,小的时候……”
  
  “好。以后会让你多参加跟腱修补术的手术的。”凌然顺手改了改自己刚写的病历,同时答应了下来。
  
  余媛反而呆了呆,问:“您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凌然反而奇怪。
  
  他并不反感这样的要求。
  
  凌然自己就是超级想要做手术的人,对于外科医生渴望做手术的超级能理解,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也愿意给予方便。
  
  在他的准治疗组内,吕文斌已经学习tang法缝合有一段日子了,马砚麟同样是主攻跟腱修补术,虽然会与余媛形成竞争,但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大部分医院的大部分科室,主力术式都是那么少数几种,一群住院医们学习其中一种或几种是再正常不过的,既不可能也没必要,给每个人分配一种术式。
  
  余媛与马砚麟有进度上的先后,这样的分配,在其他治疗组里已经非常好了。
  
  “人多久到?”凌然没有等余媛调整好状态,又追问起来:“你刚才说的跳远运动员,送到了吗?”
  
  余媛连忙道:“正在办理转院,大概两个小时后到。”
  
  “手术条件呢?”
  
  “可以立刻做手术,他本来就在准备了……”余媛说着拿出平板电脑来,放出对方的病历和影像片子。
  
  凌然先是大致看了看,再道:“那就准备一下,你做一助。”
  
  “哦……好……”余媛露出笑容来。
  
  “再把我写的病历补全。”凌然起身让出了位置,再道:“看看能不能形成一篇论文,关于入路改良的。”
  
  凌然说完,转身就走。
  
  “您放心吧。”余媛握紧拳头,开始给自己加油。
  
  自这个时刻开始,余媛给自己的加油,就再没有停止过了。
  
  因为医生们,开始源源不断的运送病人过来。
  
  为运动员诊疗,尤其是考虑到运动医学的诊疗,对医生们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
  
  若是做的好了,自然会得到技术精湛的评语,名气较大的运动员,更能带给医生较大的名气。
  
  与之相对应的,做的不好了,带来的评语自然也不会令人愉快的。
  
  有的骨科医生有向运动医学发展的需求,就会愿意给运动员做手术,但运动医学从来都不是骨科学的主流。
  
  对于这些医生来说,若能妥善的转诊病人给靠谱的医生,也是不错的选择。
  
  尤其是那些来自地方医院的医生,他们有资格来参加本次“国际运动骨科学术大会”,却不见得真的在运动骨科方面有突出的水平,或许在当地是很突出的,到了沪上以后,就没有那么突出了。
  
  许多医生在当地医院做的不错,本来就不缺病人,加上本地也没有运动医学的环境,参加了会议以后,更乐意介绍病人们来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求医,顺便再看看凌然的手术。
  
  凌然自然是来者不拒。
  
  只要祝同益院士愿意释放病床,凌然就愿意挥舞手术刀和持针钳。
  
  真要说起来,他还舍不得离开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呢。这座有80张核定病床的研究中心,如今只用了50张病床都不到,对于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凌然是看不下去的。
  
  两个小时后。
  
  凌然顺利接诊了跳远运动员的手术。
  
  顾不上接受家属的感谢,随着又一名转诊的篮球运动员的到达,凌然再次回到了手术室中。
  
  他的晚餐都是在手术室里吃的,美团外卖的鲜肉团子不知为何变成了豪华寿司大礼盒,凌然没时间深究,只能在包装盒里装满了酸奶和坚果送了回去。
  
  赶在凌晨以前,凌然又做完了一台跟腱修补术,才乘坐滴滴快车打到的迈巴赫,回到了酒店休息。
  
  翌日。
  
  凌然陆陆续续的收到了六名跟腱断裂的病人,其中还有两名外国人。
  
  这样的收诊量,尤其是对国外患者的吸引,令祝同益也不免侧目。
  
  凌然再要张病床的要求,他也大笔一挥,给同意了下来。
  
  凌然全数采用改良后的方案a,做到了晚上,灌了一瓶精力药剂以后,再接着收治后来的病人。
  
  豪情万丈的余媛跟着做了四台手术以后就累惨了,只能将剩下的两台手术交给虎视眈眈的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医生们,自己找了间值班室补眠。
  
  不像是云华医院,每个科室都有标配的一线值班室和二线值班室,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本身就是个大科室,且急诊量极少,值班室总共只有三间,且不分一线二线,给女医生们用的房内已经睡死了两个人,剩下两张床上,竟然还堆着东西。
  
  余媛也不在乎,找了个看起来干净的床铺,将堆着的东西整理到另外一半,自己只用另一半,确定斜着也能伸直腿了,倒头就睡。
  
  叫醒她的,是房间外狂热的喊声。
  
  “刘威晨,加油!”
  
  “刘威晨加油~”
  
  “加油!”
  
  余媛猛然惊醒,走出门来,就见挂着电视的休息厅内,医生们全都仰着脑袋,大声的嘶叫。
  
  “刘威晨的比赛?”余媛一时间脑袋都短路了。
  
  “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刘威晨复出后的第一战!”旁边的医生也不认识余媛,只是借机大声的喊出来,又引起一片的叫好声。
  
  余媛再看电视屏幕,就见刘威晨已经走上了跑到,正在轻轻的跳跃以保持身体的热度。
  
  电视解说亦是用昂扬的语气,说:“刘威晨决定继续参加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的决定,点燃了今年国内田径比赛的热度。据悉,刘威晨的伤情恢复超出预料,本次比赛后,刘威晨将继续参加国际田联钻石联赛……”
  
  窗外仍是黑漆漆的一片,也不知是晚上还是早晨。
  
  休息厅里养着的绿萝都无精打采的,几条藤蔓悄悄的勾搭着吊兰,互相纠结成羞耻的形状。
  
  洁白的墙面依旧洁白,映照的几只小飞虫格外的显眼。
  
  方便面味混杂着奇怪的外卖味,将标杆式整洁的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熏的像是世界杯时的大学宿舍似的。
  
  余媛恍惚间,似乎还闻到了福尔马林的味道。
  
  余媛喃喃自语:“我是睡了多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