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401章 心肺复苏

第401章 心肺复苏

    田柒看着一群医护人员围着老奶奶,原本还觉得有点温馨有点好奇。
  
      毕竟,她以前也没有刻意的参观过这种场面。
  
      但是,听着尖利的滴滴声响起,看着正睁着眼说话的老奶奶,几乎是一瞬间就休克过去,田柒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也被人抓了一把似的。
  
      “室颤!凌医生?”牛护士声音再度提高,并看向凌然。归根结底,在急诊区域里,她也从未见过凌然展现出相应的能力,因此,她此时提高声音,也有提醒其他医生的意思。
  
      凌然并没有理会牛护士,他先是看向心电监护仪,自己确认了一遍心电图,同时听了心音,才下令道:“非同步,除颤。150焦。”
  
      牛护士暗自松了一口气,立刻将准备好的除颤器,递给了凌然。
  
      于此同时,另外两名护士将病人摆成复苏体位,涂抹导电糊,牛护士则转身在除颤仪上选择了非同步电复律。
  
      整套动作,所有人都做的有条不紊。
  
      田柒看着,感觉她们做的并不快,却又令人眼花缭乱的迅速,就好像f1比赛中的换轮胎和加油似的。
  
      “充电完成。”
  
      “让开位置。”
  
      凌然手握着两只大电极板,稍稍用力以保证皮肤接触良好,同时,他的两手大拇指,就按下了放电键。
  
      病人无声的颤动了一下。
  
      凌然回头看了眼心电监护仪,即道:“心脏按压。”
  
      与此同时,凌然自己转到了病人的头部,喊道:“气管切开包。”
  
      只是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凌然就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气管插管,并接上了简易的人工呼吸器。随后,凌然接手了人工按压的工作,以稳定快速的节奏,边按边数数。
  
      牛护士第一时间跟上了凌然的节奏,配合着给病人提供呼吸支持。
  
      急诊室内的心肺复苏,基本都是双人心肺复苏。
  
      这不仅是因为同时做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能提高生存率,也是因为心肺复苏极其耗费体力,平均每分钟要达到100次以上,才能起到较好的作用,因此经常需要两人轮换进行。
  
      然而,凌然暂时并没有要轮换的意思。
  
      心肺复苏就本质而言,就是一个弱化版的叶克膜,即人工体外循环。按压胸部是为了让心脏继续泵血,人工呼吸是为了让氧气继续供应。如此一来,就将心脏骤停,全身脏器与大脑停止工作并死亡的过程,改造成了心脏骤停,全身脏器和大脑勉强工作,看看能不能坚持到心脏动起来。
  
      血液和氧气是人体脏器和大脑所必须的,理论上,心肺复苏能提供正常供应量的30%,如果将细胞形容成一支军队的话,后勤保障维持在30%的水平,军队可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但至少不会彻底崩溃。
  
      高质量的心肺复苏,就像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维持后勤保障的供应。
  
      按压胸部的力量,频率,人工呼吸的程度等等,在这种时候,都起着异乎寻常的关键作用。
  
      30%已经是一个极低的限度了,再减少到25%,20%或者15%的话,看似变化不大,实际上却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凌然跪在病床上,只想将心肺复苏尽可能的高质量的做下来。
  
      就像是牛护士不熟悉急诊室里的凌然一样,凌然其实也不熟悉急诊室里做抢救的护士和医生们。
  
      所以,他更愿意自己来做心肺复苏。
  
      高质量的心肺复苏究竟有多困难,看看各种期刊和国际会议中,对于超长心肺复苏的赞赏,就可以窥得一斑。
  
      超长心肺复苏,意味着强有力的团队,长时间的进行了高质量的心肺复苏,再加上极好的运气,才能成功一例。
  
      在凌然看过的论文中,某院统计了一年间共计190例心肺复苏(复苏时间大于30分钟),恢复了自主循环的仅17例;17例中,活着出院的仅3例;3例中,植物人状态的2例,痊愈的1例。
  
      即使如此,仅有的1例成功案例,依旧鼓舞医心。毕竟,这是从阎王殿里拉回来的人。
  
      “除颤。”
  
      凌然跳下病床,再次拿起了除颤仪。
  
      重新完成一次除颤步骤以后,凌然继续进行胸外按压。
  
      每30次,凌然稍停,由牛护士进行两次的简易呼吸器的人工呼吸。
  
      完美级的心肺复苏能力,几乎可以保证每一次按压的准确度,尽管如此,凌然依旧不能保证病人能够苏醒。
  
      完美级的心肺复苏,并不是完美级的复活。
  
      凌然只能保持着冷静,一边数数,一边在大脑中拼命的思考各种方案和可能性。
  
      帷幕中,唯一清闲的就是病人和田柒了。
  
      田柒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
  
      她稍稍有些震惊,尤其是震惊于凌然此时的专注、紧张、镇定和冷静。
  
      在田柒的印象里,某位成名于铜期货市场的叔公,在最重要的时刻,也有着这样的专注、紧张、镇定和冷静,他的第三任老婆,似乎就是因此而看上了叔公,即使叔公日后赚到的钱更多,也不离不弃。
  
      不过,成名于期货市场的叔公,本身长的还是比较对不起身份的,即使有事业、成功、梦想与胜利的加成,依旧只能说是普通。
  
      凌然……
  
      田柒望着凌然,不自觉的陷入了迷醉当中。
  
      “心律恢复了。”
  
      不知什么时间,牛护士的大嗓门,将田柒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病床前围了更多的人,心内科的医生们,也加入了进来,开始考虑将病人转移去做介入。
  
      老太太的儿子和女儿,也被叫了过来,就在帷幕外不远的位置,被医生谈话。
  
      田柒听到了“急性心肌梗死”,又听到了“急性下壁心肌梗死”之类的专业词汇,同时还能听到老太太子女们惊呼的声音。
  
      好在,惊呼声很快就转做了劫后余生的粗重呼吸声。
  
      “因为抢救及时,患者的状态也比较好,自主心律已经恢复了,血压和血氧饱和度都趋于好转,接下来,我们建议采用介入治疗,以开通梗死的血管……”
  
      帷幕外的医生,用不高不低的声音,介绍着情况,语气轻柔,带有安慰的性质。
  
      田柒听着听着,注意力又重新转移到了凌然身上。
  
      完成了心肺复苏的凌然,双臂困乏,腿脚无力,笑容却是出乎意料的灿烂。
  
      田柒仰望着凌然的脸,笑道:“凌医生好厉害!”
  
      “恩,这一次……”凌然回头看看心电监护仪上均匀的波形,笑道:“救命的感觉似乎更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