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500章 手机铃响

第500章 手机铃响

    急诊室。
  
      周医生优哉游哉的看着手机,一边看一边还给旁边的长相普通技术普通人生无特色的住院医介绍:“你看起点的这本《医道坦途》啊,人家就知道先去骨科赚钱的,一个进口钢板用出去,老婆都能多笑三天。当然,他还没老婆就是了,医生其实是不需要老婆的,哎……”
  
      “周医生,病人失血挺多的样子。”长相普通技术普通人生无特色的住院医略显焦虑。
  
      抢救室的病人可是肝破裂啊,虽然最近些天,总有肝破裂的急诊送到云医来,但是,毕竟是肝破裂呀,理论上,送到急诊室来的,就有机会蹭的。
  
      周医生不慌不忙的瞅了眼抢救室,道:“吕文斌不是在里面忙着呢?左慈典也在嘛。”
  
      “吕文斌才是第二年的住院医,左慈典……左医生以前也没做过急诊肝破裂吧。”小住院医顺口歧视左慈典。镇卫生院的出身歧视,肯定是要跟他一辈子的,除非他牛到冯志祥的程度,才会变成美谈。
  
      周医生反问:“左医生没做过,你做过吗?””
  
      小住院医愣愣神,道:“没。”
  
      “你猜我做过没?”周医生盯着小住院医看。
  
      小住院医被看的心虚,小声道:“做……应该还是做过的吧?”
  
      “看不起人?”周医生眼睛瞪了起来。
  
      “不是,我……”
  
      “我也没做过几例。”周医生停顿了一下,道:“死了3个,算一般水平吧。你知道吕文斌他们做了多少例肝切除吗?”
  
      小住院医摇头。
  
      “我听说有200例了,吕文斌能过手六七十例起码。左医生……左医生至少也能帮个忙吧。”周医生撇撇嘴,顺口也歧视一句左慈典,又拿起了手机,无视了周围的喧嚣,淡定的道:“我进去,他们就得听我的,我又没他们做的熟,我进去做什么?”
  
      “万一合并脾破裂呢?”长相普通技术普通人生无特色的住院医提出一个看似无可辩驳的理由。
  
      外伤导致的肝破裂,经常合并有脾破裂,几率还是比较大的,像是邵老板那样,摔一跤破肝,再摔一脚破脾,一个一个来的,反而属于少数。
  
      然而,周医生又不是第一天开始咸鱼,哪里能被小小的住院医给拿住了,他淡定的看着手机,口中道:“你去看一下,回来报告情况。”
  
      “啊……是。”住院医乖乖的去了,没有什么可抵抗的余地。
  
      周医生继续端着手机,同时放松心灵和肉体。
  
      不长时间,小住院医返了回来,羡慕嫉妒恨的道:“吕文斌把情况稳住了,凌医生也过来了,现在送到手术室,说是准备做急诊肝切除了。”
  
      周医生瞅一眼就知道他的心思,道:“你有兴趣就跟着凌医生做嘛,凌医生人很好的,只要你跟几台手术,有点基础,再问啥,他就教啥。”
  
      医院和医学院的最大不同,是医学院的教学成体系,医院则没人给你安排学习程序了,全得自己去学。有聪明的,突破层层障碍,就成了知名医师,有不灵光的,或者路走偏的,慢慢的就消失掉了。
  
      小住院医听着周医生的话,也是无奈的缩缩脖子,道:“我跟不住凌医生的手术,我有女朋友了。”
  
      “你都有女朋友了?”周医生大为惊讶。
  
      “我不该有女朋友啊。”小住院医表情不忿。
  
      周医生摇摇头,问:“那她知道吗?”
  
      “知……周医生,咱们这样子没办法聊天了。”
  
      “那你去给凌医生帮忙吧。”周医生起身伸个懒腰,随手就将小住院医给派了出去。
  
      下午的急诊科是最不缺人的,一方面,门诊还在上班,专业科室也都有人手。另一方面,白班的医生数量毕竟是比较多的。
  
      这个时候,留个住院医在自己身边,只是干扰自己看书罢了。
  
      周医生自己哼着歌儿,看着书儿,咸的翻面。
  
      不长时间,见凌然出来了,周医生才把手机一揣,出来笑道:“凌然,手术顺利?”
  
      “顺利,不过,咱们急诊中心的手术室,还是没有肝胆外科的设备全。”凌然活动着手腕,道:“病人送过来的路上,失血有点多了,输血偏慢,另外,超声刀也没有准备好,多花了一会时间。”
  
      “超声刀是高耗材,我们用起来也要打电话签字的,麻烦的很,我都懒得用。”周医生撇撇嘴,签单什么的,他是不乐意的很。
  
      “一个急诊肝切除,总共用了三分半,取超声刀取了5分钟。”吕文斌有的是吐槽。
  
      周医生对吕文斌就没有什么和颜悦色了,淡然道:“急诊中心以前可不用超声刀,双极电刀都算高耗材的,下次见到了肝切除的病人,提前申请嘛。”
  
      “手术室要主刀医生亲自打电话。”
  
      “那你不和手术室的护士打好交道?”周医生循循善诱。
  
      吕文斌有点明白过来,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我回手术区去了。”凌然说的像是回家似的,道:“专家手术差不多该到剥离了。”
  
      “行,你去吧,我守着急诊室,再有大手术喊你。”周医生自然而然的拿出了手机。
  
      “没问题。”凌然笑笑就走。
  
      拐个弯,凌然直接走医护人员专用的电梯上了手术层,再换了衣服进手术室,就见手术台上的手术,果然才做到剥离的部分。
  
      凌然毫不意外的样子。
  
      他现在是大师级的肝切除,外加170次的腹腔解剖经验,看看病人的情况,再看看郭明成的手法,就能将他的进度判断个七七八八。
  
      医院里面,大部分医生做某项手术的速度都是基本恒定的,越是能拿得下来的手术,速度就越是稳定。
  
      反而是那些拿不下某术式的医生,速度受到状态、病人的病情等各方面的影响。
  
      就凌然判断,郭明成也就是高级专精的水平,离突破大师级,还是有一段路要走的。除此以外,他的解剖经验,缝合技能,止血技术等等,都与凌然有相当的差距。
  
      当然,就算是这样,郭明成比云医肝胆外科的贺远征,也是面前覆盖式的强。
  
      而贺远征,也是能去地方医院出飞刀的人了。
  
      不过,医生的技术差距,在普通手术中,是不容易体现出来的。
  
      现在的肝切除术,尚在贺远征的手术极限内,更是在郭明成的手术覆盖面中,无非就是做的慢些罢了。
  
      凌然一边看,一边想,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样子。
  
      扎着手的冯志祥和主刀的郭明成,各自看了凌然一眼,心里默默地嘀咕着。
  
      霍从军瞥他们一眼,转头低声问凌然:“手术做完了?”
  
      “恩,急诊肝切除,去掉了三分之一个肝。吕文斌和左慈典扫尾呢。”凌然随口应答。
  
      “那就好。”霍从军微笑。
  
      冯志祥和郭明成又扭头看了凌然一眼。
  
      看在对方是坐飞机过来的专家,凌然回以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
  
      冯志祥和郭明成同时一皱眉。
  
      郭明成更是不怎么爽利的想:一个急诊肝切除,做得快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让病人活下来再说。
  
      当然,内心里,郭明成也是知道,急诊肝切除确实是很了不起的。
  
      尤其是对年轻医生来说,光是肝脏止血一项,就够他们学习一整个青春期的了。
  
      郭明成又看了凌然一眼,心道:“长的帅连上手术都有优势,现在这个社会啊,太浮躁了。”
  
      外科医生的成长,就是用手术量堆砌起来的,长的帅,能多蹭几台手术,只要不是脑袋空空的,总归是比别人更容易起来的。
  
      郭明成不由的想起自己攀技术的年代……
  
      “我要带你到处飞翔……”霍从军的手机又唱了起来。
  
      冯志祥不怎么满意的道:“铃声还会换的?”
  
      “不好意思,关铃声了。”霍从军很好说话的样子似的,并且接起了电话:“喂……知道了。”
  
      放下手机,霍从军关掉了手机声音,再对凌然道:“120送来一个断指的,你要不要做?三指离断。”
  
      凌然看看手术台,又舍不得三指离断的患者,叹口气,道:“一个手吗?一个手我就去做。”
  
      要是两只手的三指离断的话,说不得要请手外科派人来参与一下,以提高效率,但在一个手上的话,凌然通常都是不喊人的哪。
  
      “是一只手的,被马咬断的。”霍从军道。
  
      动物咬噬伤,在断指再植中,属于比较高端的案例了,一个不好,就接不回去了,接回去,功能性也会受损。
  
      凌然不再犹豫,果断道:“让他们直送手术室,我过去等。”
  
      凌然说完,并不立即出门,又看了两三分钟,才踩门出去。
  
      手术室里,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直到,一个半小时后。
  
      嗤。
  
      凌然又踩开门,进了手术室。
  
      他穿着绿色的手术服,英俊洒脱。
  
      “做完了?”霍从军本来就在刷手机,此时才抬头问了问。
  
      “做完了,示指的功能受损比较严重,其他应该没问题。”凌然说着看看手术台,挑挑眉毛,问:“出意外了?”
  
      “病人凝血太不好了,刚才又出了些血。”霍从军解释。
  
      凌然“哦哦”的应了一声,继续好奇的看了起来。
  
      郭明成想说又懒得说,自顾自的聊天:“我现在最烦看着百度来看病的病人家属……”
  
      此言一出,配合的助手说话顿时积极起来。
  
      “大王派我来巡山……”
  
      凌然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