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657章 飞刀群

第657章 飞刀群

    “冬生,冬生!”左慈典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喊着冬生的名字。?????  w?w?w?.?ranwena`com
  
      他在下沟诊所里做舔狗的时候,也是见过冬生的,还接受过冬生的按摩,对这个小和尚的印象很不错。
  
      冬生看到左慈典,也觉得有点亲切,连忙起身,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十几人道:“今天就先到这里了,大家以后再有疑问,可以到寺院里来……”
  
      “冬生,你这是做什么呢?”左慈典看了眼被塞满了钱的水晶洞,眼角不由跳了跳,好惨的水晶洞,牙别给磕掉了。
  
      冬生对左慈典笑了笑,道:“大家都有很多的疑虑,我想帮帮忙,能解答的解答一些,不能解答的,我准备记录下来,拿给师父,问问他。”
  
      “你师父那么远,等你问回来,黄花菜都凉了。”左慈典失笑。
  
      冬生摇头:“不会的,我和师父约定好了,每天晚上的时候视频聊天,并检查一天的功课。“
  
      左慈典哑然:“视频聊天?还是约好时间的?你师父呆在庙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吧。”
  
      “师父很忙的。早上的时候,要种菜和锻炼身体,还要检查我的早课,做早餐,吃过早餐以后,要打扫寺庙,做午餐……等到晚餐结束以后,师父要看新闻联播,然后沐浴更衣,涂马应龙,再然后,才有时间视频聊天。”冬生掰着指头,数的很认真。
  
      左慈典前半部分还听的认真,听到最后部分,脸色就没有那么自然了。
  
      想到老和尚每天用去的海量的马应龙,左慈典突然想,马应龙家如果有会员的话,老和尚怕得是八星钻石会员吧。
  
      “行了,你跟我走吧。”左慈典拉着冬生直接走,就像是牵着自己儿子似的。
  
      冬生也就乖乖的,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乖乖听话是天然的。
  
      倒是围在跟前的一些人舍不得,忙问:“冬师傅就要走吗?明天还来吗?”
  
      “我明天就要上课了。”冬生鞠躬。
  
      “那好可惜啊。”一个大妈摇头:“你说的挺好的,我也爱听。”
  
      旁边一个老爷子一看,咳咳两声,问:”冬师傅,您到京城来,是自己住呢,还是挂单到哪个寺庙了?”
  
      冬生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我在佛学院进修,也就住在学院内。”
  
      “那好办,我们明天找你去,行不行?”老爷子笑眯眯的,又递出一张名片,道:“我们都爱听你说东西,听了耳朵轻松,心里明亮些。”
  
      “能帮助到大家,那就最好了。”冬生弯腰,道:“大家可以周末找我,周末的话,应该是不用上课了。”
  
      “没事儿,你忙你的,我们过去了,找不到人就自个儿玩。”
  
      几个人三两句的交代清楚了,才将冬生和左慈典给放走了。
  
      左慈典啧啧两声,倒是瞅着冬生道:“没想到,你小和尚小小年纪,还挺能忽悠人的。”
  
      “师傅说我佛缘深厚。”
  
      “佛缘?”左慈典摇头:“你说点能量化的,除了佛缘身后,你师傅还看出了什么来。”
  
      冬生不疑有他,想了想,道:“师傅说我以后不愁吃穿用度,还会有人盖一个大寺庙给我。师傅说,到时候,他要住南房……”
  
      左慈典噗嗤的笑了出来:“吃穿不愁这个定义就大了,听说你们和尚的袈裟也不便宜的,盖寺庙就太离谱了,现在新建一个庙得多麻烦呀……”
  
      冬生并不与他争执,只是自己坚信,师傅在不犯痔疮的时候,算的一定准。
  
      左慈典带着冬生穿过大厅,再穿过走廊,直接进了手术区。
  
      在门口,左慈典给冬生要了身洗手服,让他换好了,再道:“凌医生在里面的餐厅吃饭,今天都不一定出去,你进去不要乱跑,到处都是医生和护士,手术室里就别随便走动了。”
  
      冬生“哦”的一声,问:“凌医生在京城也要每天做手术吗?”
  
      “不做不行啊,多少医生围着呢。”左慈典说着,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老大受关注,他们这些做小弟的才能生存的好。
  
      自从京华六院的王院长,提出病理科尽可能的靠近的原则之后,冯教授又提出了整合的理论,简而言之,就是为肝切除的病理检查开辟绿色通道,尽可能的做快速检查。
  
      加上手术过程中缩短时间等措施,理论上,水平不错的精英医生,也能做两轮左右的肝切除,虽然不敢选择凌然那样的手术患者,但也能扩大适应症的范围了。
  
      对于医院来说,这样的创新,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而要实现这种创新,自然需要凌然做几台飞刀,以兹证明。
  
      大家围在凌然身边,就是在抢先后的顺序。
  
      第一第二个做此类手术的医院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关注,后面的医院,再做就没意思了。
  
      说着话,左慈典将冬生带入了手术区内的餐厅,就见两盆绿萝的下方,凌然果然被五名医生给围了起来。
  
      “凌医生,冬生来了。”左慈典喊了一声。
  
      凌然回头,笑着招招手:“冬生先坐下吧,我们马上说完。”
  
      在场的几名医生也很有眼色的加快了说明,只几分钟的时间,就纷纷告辞离开。
  
      等凌然坐过来了,左慈典眨巴眨巴眼,问:“说好了吗?先给哪家医院开飞刀?”
  
      “东黄区医院。”凌然道。
  
      左慈典连连点头,搓着手道:“东黄区医院不错,他们条件算是好的了,也有做肝胆的基础。哎,京城的医院条件真好,一个区医院拉出来都能做肝胆,你说气不气。”
  
      凌然等他说完了,再道:“东黄区医院是有现成的病人,71岁的女性,你要给她重新采集病史。“
  
      “咦,我们重新来一遍吗?”左慈典讶然。
  
      “冯教授建议的。”张安民这时候也过来了,低声道:“冯教授的意思,京城不比昌西省。咱们在昌西省内开飞刀,哪个医院都不敢放雷的。到了京城,人家就不会顺着咱们的脾气了。”
  
      他这么一说,左慈典不由赞同的点头:“冯教授是有经历的。”
  
      “京城太复杂了。医生多,医院系统也多,来历也宽泛,盒饭的价格都比咱们云华贵。”张安民叹口气:“就算是冯教授,也不敢说哪个医院都吃得开,所以,他现在开飞刀,都要去熟悉的医院。”
  
      “那咱们是得长点心,挑医院的时候,是不是也得有个标准?”左慈典一下子谨慎起来。
  
      “东黄区医院就是冯教授他们培训出来的,现在的普外主任是冯教授的学生。”张安民介绍到这里,再道:“东黄区医院是挺合适的,不过,病人本来是想做手术的,但因为做不了,没有医院接收,家里人一商量,就到离家比较近的东黄区医院做保守治疗了。因为这个缘故,他们的病史采集什么的,做的都一般。”
  
      “可以可以。”左慈典脑海中,已经忍不住幻想起了凌然手握手术刀,大杀四方的场景。
  
      他摇头晃脑的与张安民小声的商议了一点细节,转头回来,就见凌然正抱着一本书看,冬生则拿出了一个本子,手持钢笔,正在拼命的……
  
      “你还要做作业?”左慈典有点好奇。
  
      冬生茫然,回答:“是啊。”
  
      “你好不容易到京城来,就不想出去溜达溜达吗?”
  
      冬生摇头。
  
      “这样吧,你想玩哪里,告诉我,我抽个时间,带你去玩。”左慈典看着冬生乖巧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说起来,他的儿子与冬生年龄相差仿佛,看着越是年纪差不多的样子。
  
      “我就想做作业。”冬生微微抬头:“左医生,你能自己去玩吗?”
  
      “我……”左慈典生气的想:我儿子才不会这样呢。
  
      叹口气,左慈典扭头道:“凌医生,冬生这样子……”
  
      桌子的另一头,凌然手握一本《奈特外科学》,看的入神,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