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705章 训练新人

第705章 训练新人

接下来几日,凌然就压着左慈典做克里斯骨折。
  
  凌然不是一个喜欢讲话的人,因此,他的教育模式,就是演示和纠正。
  
  能手法复位的就手法复位,不能手法复位的,就送到手术室里背侧钢板,或者掌侧钢板,碎的再厉害的,就用外固定法。
  
  手法复位加三种固定方式,遇到左慈典能做的,凌然就让左慈典来做,遇到左慈典做不了的,或者左慈典做的不够好的时候,凌然就上手来做。
  
  四种模式循环反复,看在外人眼里,就好像是高考刷题似的。
  
  一遍一遍又一遍。
  
  一遍遍,又一遍遍……如果说,左慈典的心情最初还是快乐的,还是充满学习的冲动的,那么,当这种五年骨折三年克里斯做到吐的时候,左慈典的心情就很复杂了。
  
  拒绝是不能拒绝的,但是,早晨睁开眼的刹那,依旧是非常绝望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晚上的梦境里,十有仈Jiǔ还是在做克里斯骨折。
  
  “老左。”张安民大喊一声:“你在门口转悠啥呢?还不赶紧进门去,我都看见两车克里斯了。”
  
  左慈典回头见是张安民一个人,不由傻笑两声:“你会不.会看错了,也许是史密斯呢?”
  
  摔倒了手掌撑地,断了胳膊就是克里斯骨折,手背砸到地上的,就是史密斯骨折。
  
  虽然对骨科医生来说,两种骨折的区别不大,但对左慈典来说,区别就比较大了,就是前天的时候,有一个被院前以为是克里斯骨折的患者,到了云医发现是史密斯骨折,于是送到了骨科,令左慈典怀念了好几个小时……
  
  怀念的也不能更久了,毕竟忙。
  
  张安民哪里知道左慈典的内心波动,撇撇嘴,道:“你就嘚瑟吧,霍主任给多少家医院打招呼了,你知道吗?现在搞院前的,要是再弄错克里斯和史密斯,那都是丢人的事。”
  
  “咱们手术台上死了人,一样丢人的很,但该死的不是还是要死。”左慈典并不认张安民的话,继续在门前走来走去。
  
  “不进去?”张安民问。
  
  “再两分钟上班。”左慈典看看手表,又叹口气:“算了,走吧。”
  
  说着,左慈典就迈着牺牲一切的步伐,走进了医院。
  
  问讯处,人山人海……
  
  处置室,人人人人……
  
  等候室,众众众众……
  
  “凌医生不在啊。”左慈典悄默默的松了口气。
  
  “凌医生当然在手术室了,他让你来了就去找他。”张安民站在左慈典身后,满眼都是羡慕。
  
  以左慈典的情商,他当然看得出张安民的羡慕,事实上,左慈典猜想,如果是自己知道别人能得到凌医生这样的悉心教导,估计也会羡慕嫉妒恨的。
  
  只是轮到自己的时候,有些苦罢了。
  
  是些别人想吃都吃不到的苦,左慈典这样想着,心情也就更好了一些。
  
  其实也是他的年纪太大了,如果换做10年前,左慈典绝对不会这样头疼欲裂,腰酸腿疼,浑身乏力……
  
  “年纪是个宝啊。”左慈典不由向张安民感慨。
  
  张安民只是耸耸肩,道:“我这里倒是有个老年患者,58岁了,脂肪肝加肝内胆管结石,比较特别的是合并有肝吸虫病,你问问凌医生,有没有兴趣来做一下。”
  
  “你怎么不直接找凌医生?”左慈典话刚出口,就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张安民哼哼两声:“凌医生把我放出来自己做手术了,说要给你们看一看,结果助手不是吕文斌,就是马砚麟,再就是给你看克里斯骨折,哎,说真的,就是一个克里斯骨折,做的也太精细了。“
  
  “凌医生要求比较高来着。”左慈典说到此处,嘴角却是带出了笑容:“你别看是一个骨折手术,讲究还是相当多的,我估摸着,我再练一段时间,都能给业余运动员做手术了。”
  
  他不敢说职业运动员,怕太嚣张了惹人反感。
  
  而且,能给职业运动员做手术的医生,收入也是相当高的,左慈典觉得还是缓称王比较好。
  
  张安民依旧从中听出了炫耀点。
  
  “再强的骨折手术,也是骨科手术。”张安民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句,没好意思说出来。
  
  外科的科室间的鄙视,从来都不是靠语言的。再者,张安民对于自己在小团体中的地位,还是有一点敏感的,也就不好讽刺现在的核心成员左慈典了。
  
  左慈典又休息了两分钟,再去到手术区,换了衣服,入内寻找凌然。
  
  踩开门,就见凌然侧对着门的方向,白衣胜雪,满手的鲜血,正一手持刀,一手举肝,轻轻的掰着。
  
  在手术台的四周,手术室的边角里,此时怕有近10人站在那里,伸着脑袋,看着凌然操作。
  
  徒手掰肝!
  
  现在已经是凌字号的绝学之一了。
  
  不像是其他医生做徒手掰肝的审慎,凌然掰肝子的适用面更广泛,几乎是肝癌以外的各种肝切除手术中,都有应用。
  
  作为一门经验科学,当凌然不断的通过这种方式,完成高难度的手术的时候,他的手术操作方法,自然会得到各方的重视,以至于观察和学习。
  
  现在站在手术室里的诸人,就是来自昌西省各地的医生,他们倒不一定要学会凌然的掰肝技术,但是,深入了解省内最强肝切除大佬的技术,对于昌西省的肝胆外科的医生们来说,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左慈典心中不自觉的产生了一分骄傲,他知道,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来云医看凌然的手术,还是因为他们想要邀请凌然做飞刀而排不到队。
  
  作为总览这方面工作的住院医,左慈典是亲眼看着凌然的影响力在直线上升,从最开始只有一两家医院邀请分到,到每周都有飞刀可做,再到现在,请凌然飞刀的医院和个人已超百家,那不管凌然的工作效率有多高,他也不可能回应这么多单位了,为了不得罪人,左慈典就帮凌然公布了很多做飞刀的门槛要求……
  
  医院的规模,病人的多寡,医生与云医的关系,患者的情况,飞刀的价格等等,都被左慈典作为门槛来减少飞刀的数量。
  
  即使如此,凌然依旧能够频繁飞刀,已经证明了相当的实力。
  
  “凌医生。”左慈典向凌然打了声招呼。
  
  凌然点点头,道:“洗了手的话,可以来给吕文斌帮忙。”
  
  吕文斌赶紧点头,也是一脸苦涩。
  
  “洗手了。”左慈典连忙走上台来,乖乖的准备拉钩。
  
  “稍等。”凌然突然停顿了一下,看向左慈典。
  
  凌然的脑海中,却是突然传来了声音和图像。
  
  任务完成:训练新人。
  
  任务目标:提升一名医生的技术等级。
  
  任务奖励:中级宝箱。
  
  接着,一只中级宝箱就出现在了凌然面前。
  
  凌然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左慈典,他总不可能刚上台,连钩子都没碰一下,就提升一级的想技术吧。
  
  这时候,旁边的吕文斌却是道:“凌医生,我对肝切除有几个疑问……”
  
  凌然听着吕文斌巴拉巴拉的做总结提问,不由恍然,原来是吕文斌的肝切除术,从无升级到了入门级,以至于任务完成了。
  
  凌然不由看向左慈典。
  
  左慈典不明所以,保持微笑:???
  
  ……
  
  三更快要常态化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