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742章 特别

第742章 特别

    喷泉。
  
      凌晨4点。
  
      余媛搬了个小马扎,坐在池沿的位置,抖着手给大白鹅喂食,一边喂,一边用虚弱的声音唠叨:“香满园啊,还是你幸福啊,你看看你,啥事都不用干,躺着就有吃的,想吃多少吃多少,还没有上司管,没有老板要求你工作量……”
  
      大白鹅叨了两口食,懒洋洋的撇过头去。
  
      余媛坚持的将大白鹅的头给掰正了,道:“香满园,你态度好一点啊,给你喂食的时候你不吃,怎么的,就等着白天吃那些小孩子给的零食?吃零食对身体不好吧,你可别忘了之前消化不良,医生是怎么说的,你再不吃正餐吃零食,你就等着变烤鹅吧。”
  
      大白鹅又瞥了她一眼,费力的将眼睛给合上了。
  
      “香满园,不是吧,你还歧视我?我好心好意给你喂食,你看都不看我一眼……”余媛越说越气,声音都颤抖起来了。
  
      “这鹅可能就是想睡觉。”远处的阴影中,悠悠的传出声音来。
  
      阴影中,一个穿着脏兮兮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正是普外科的住院总李家黄。
  
      李家黄长得比较瘦弱,脸上的肉都是干瘪的。他比余媛还晚一年进医院,也是今年评上的住院总,再坚持半年的时间,就有做主治的资格了。
  
      比起余媛,李家黄的事业要顺利的多,加上普外科的地位和收入都略高于急诊科,所以,李家黄在余媛面前,向来都很有优越感——除了急诊科,普外科能鄙视的科室也不多了,不管李家黄愿意不愿意,都只能逮着余媛一只住院总的毛来撸。
  
      余媛向来是不待见李家黄的,此时也不给什么好脸色,不屑的瞅他一眼:“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懒得要死,喂,你白大褂上的黄色是什么?”
  
      李家黄本来想反驳的,却是想到了什么,一低头,就见衣服的下摆,全都是浓黄色的污渍。
  
      李家黄回忆了几秒钟,脸上露出恶心的表情,第一时间将白大褂给解了下来,摇头道:“不知道这里是怎么粘上的。”
  
      “开了肠子?”余媛看了一眼污渍的形状,就用手模拟了一个爆炸的场景,摇头道:“喷射状的,喷到哪里都不奇怪。我以前还见过一个病人,大肠里的粪块冲出来,打在墙上,还特有弹性,最后反弹回来,撞到医生的背上……”
  
      “得,我回去了……”李家黄听不下去了,转身要走,又道:“你别折腾香满园了,鹅也要睡觉啊,你凌晨4点给人家吃正餐,正常鹅都受不了的,不咬你算是真爱了。”
  
      “真爱个屁。”余媛啪的就给大白鹅一巴掌:“奶奶我凌晨4点钟还上班呢,你睡觉睡的不爱吃饭?”
  
      大白鹅睡的朦朦胧胧的,一巴掌被打醒了,张嘴就要上的时候,看是余媛,只好委屈巴巴的低下了被驯服的脑袋。
  
      李家黄一脸无奈:“香满园懂个啥呀,你凌晨4点上班就算了,人家凌晨4点钟睡觉,也没错啊。再一个,你们急诊现在有那么忙?要干到这个时间?”
  
      余媛叹口气:“我们凌医生准备休息几天,这边就得把病床塞满……”
  
      “塞满……”李家黄啧啧两声:“那得是多少钱奖金啊……不是,干活归干活,也不能把人给累死吧,你们那个治疗组好像医生挺多的,你就不能让调整一下?”
  
      “凭什么调整我!”余媛马上不乐意了:“我是住院总,就算我累死了,下面的住院医也只能踩着我的尸体做手术,别想越级!”
  
      李家黄盯着余媛看了几眼,道:“最需要踩着尸体的是你吧。”
  
      说完,李家黄拿着黄唧唧的白大褂,赶紧就溜了。
  
      余媛哼哼两声,再回过头来,看着大白鹅,面带严肃的问:“真不吃?我凌晨4点钟过来喂食的辛苦,香满园,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大白鹅垂下脑袋,眼睛又闭住了。
  
      “唔……叫都不叫一声,别是生病了,我给你量个体温。”余媛说着抽出了温度计。
  
      大白鹅听到温度计一词,瞬间就精神了,翅膀竖起来就想跑,却已是晚了。
  
      只见余媛一把勾住大白鹅的翅根,搂住了往上,肛部就暴露了出来,旋即,一根温度计就给插了进去。
  
      “嘎……”
  
      大白鹅无力的垂下了脖子,并放弃了抵抗。
  
      李家黄远远的站在走廊门口,踮着脚看这边,正好瞅到这一幕,立即转身就跑。
  
      ……
  
      云医急诊中心病房塞满日,暨武新市一院、二院等昌西省内众科室病房日。
  
      凌然和田柒登上了田家小叔派来的私人飞机,一架身材优雅的崭新湾流。
  
      马砚麟和余媛,以及田家小叔的厨师们,一起登上了停在后方的第二驾私人飞机,一架身材优雅的半新湾流。
  
      机舱内的装饰豪华而简约,只是各种构图狂放,色彩绚丽的美术作品,有些令人出戏。尤其是凌然,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看到的却是多种色彩糅合起来的图案,感官上颇有些别扭。
  
      田柒注意到凌然的表情,不由抿嘴一笑,道:“这是小叔专门请大师绘制的,里面还有一个小故事。”
  
      “小故事?”
  
      “你注意看机舱中段那里,有什么特别?”
  
      凌然于是转头去看,就见被白色皮革包裹的机舱中段,也是一片群魔乱舞的色块,同样看的人心烦意乱。
  
      “那是我小堂妹乱画的。”田柒抿嘴笑了:“当时大家在搞什么庆祝,小堂妹就拿着水彩颜料一通乱抹,等发现了,就是现在的样子了。小叔本来准备清洗掉的,结果现场有位艺术家,说小堂妹抹的很有意境,最后,小叔就决定把画留下来了,为了和它配起来,又找人画了机舱里的这些画,怎么样,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恩。”凌然郑重点头,想了想,道:“你小叔挺傻的。”
  
      田柒赞同的道:“家里人都这么说,不过,小叔挺适合做农牧业的,有耐心。你觉得呢?”
  
      凌然道:“应该是有耐心的,否则,不能膝盖受伤两年,都没做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