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747章 上牛

第747章 上牛


  清晨的国正慈善医院,岁月静好,安宁美丽。
  
  一边是通顶玻璃的会议室里,众人一边查看田国正的膝盖的影像原片,一边低声的讨论着。
  
  会议室阴凉的角落里,有绿萝攀在不知名的乔木上,蔓蔓的长了四五米高,占据了大块的地方,回到与原生环境相近的南美洲,绿萝又变身成为了“魔鬼藤”,以超强的繁殖能力,轻易的压制乔木的生长,仿佛超级霸道大总裁似的。
  
  数米内,唯一生长正常的是一株水培的青叶吊兰。这是十几种吊兰中,最常见最普通的一种吊兰,在国内见的多了,甚至有人会嫌弃它不好看而弃养。
  
  但在巴西的马托格罗索州,青叶吊兰却很容易让人想到家乡的温暖。
  
  哗哗口华哗哗……
  
  一架直升飞机降落在了国正慈善医院的停机坪。
  
  马砚麟走到落地窗户前,好奇的打量出去,这时候,就听医院的人用英语大喊:“有病人送来,膝关节损伤,马上送手术室……”
  
  马砚麟眉毛挑了挑,问旁边的余媛道:“我英语不够用了,对方是说膝关节损伤吧?还是膝盖断掉了?“
  
  ”膝关节损伤。”余媛道。
  
  “膝关节损伤用得着直升飞机吗?巴西人有这么富吗?”马砚麟一嘴的嘲笑。
  
  余媛呵呵的笑两声,再呶呶嘴:“有的人不到膝关节损伤的程度,也坐直升飞机看诊的。”
  
  马砚麟露出的表情,缓缓点头道:“你说的对,要不要叫救护车,是急诊与否的选择,要不要叫直升飞机,是有钱与否的选择,所以说啊,像你刚说的,有钱人的世界,我们是看不懂的,人家说不定为了给狗除虱子,都会叫直升飞机……”
  
  “你说的那些,我都没说。”余媛坚决摇头,又道:“再一个,给狗除虱子,肯定不会叫直升飞机的。到时候一飞机的虱子,怎么打扫。”
  
  马砚麟缓缓点头:“你说的对,直升飞机上要是沾了虱子就太麻烦了,到时候富人们想在直升飞机上打个炮什么的,虱子都能钻进去,钻进去就惨了,也太尴尬了……”
  
  “我现在就有点尴尬。”余媛瞪着马砚麟。
  
  “哦,哦,不好意思。”马砚麟一脑门子的汗,再低头,又看不到余媛的表情,马砚麟就更慌了。
  
  咚咚咚。
  
  一名国正慈善医院的医生敲开了会议室的门,道:“有一个膝关节损伤的患者送到急诊来了,谁有空来接一下吧。”
  
  管家立刻站起来,“哦”的一声,一分钟都不耽搁的道:“凌医生,能麻烦您跟着这位医生,去接一下患者吗?”
  
  在演戏方面,管家的敬业程度欠奉。
  
  凌然却是没有推辞的意思,只回头问了一句:”我在这里做手术可以吗?”
  
  “在我的地盘,就没关系的。”田国正的声音很自信,说过,又道:“凌医生你放心去做手术,我让人杀一头瘤牛,让大家尝尝我们牧场的出产。”
  
  “昨天就有吃过了。”凌然回答。
  
  “昨天是昨天,巴西的牛肉很好吃的,瘤牛更好吃。”田国正说了一下,又道:“瘤牛就是印度的圣牛,脖子上有个驼峰似的肉瘤,所以又叫瘤牛。巴西靠瘤牛养殖是发了大财的,现在成了世界第一的牛肉出口国,弄的瘤牛的种牛都要卖到上万美元了。我刚才谈的就是这个,我想买种牛,人家都不肯卖给我,这是老白人的生意,我们想插手还得慢慢来……”
  
  凌然听到一半,就没什么耐心了,放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转身就往外去。
  
  管家连忙招呼刚来报讯的医生跟上。
  
  在其帮助下,凌然见了患者,确定了病人的状态,竟然也是一名讳疾忌医一年多的膝盖受伤的患者。
  
  凌然同样给做了体格检查,又用了几秒钟的虚拟人,随意的剖了剖,接着走进了换衣间。
  
  与国内的换衣间不同,国正慈善医院的换衣间门口并没有看守钥匙和洗手服的护士大妈,也就用不着打穿护妈再领东西了。
  
  洗手服是自助式的,投币取出干净的洗手服,穿脏了放回去不退币,算成洗衣费了。
  
  凌然仔细的检查了衣服的洁净程度,再在小隔间里换好了衣服出来洗手,与此同时,余媛和马砚麟已经进入手术室,开始帮忙准备了。
  
  同时进入手术室的还有两名翻译。
  
  田国正在他的国正慈善医院里的资源充沛,在病人稀缺的状态下,不派更多的翻译,只是担心太多人会污染手术室。
  
  田国正本人,也被人推着,悄悄的登上了二楼的参观室。
  
  当然,悄悄也只是他的心理罢了,在一楼工作的医生们,抬眼就能看到参观室里多的人。
  
  “只有30多名医生,两间手术室的医院,竟然有一间手术室带参观室,这是何等的土豪,你说有钱人是怎么想的?”马砚麟啧啧有声。
  
  余媛淡定的道:“咱们急诊中心也只有4间手术室,你可以直接问霍主任他的心情。”
  
  ……
  
  “注盐水。”
  
  “镜子。”
  
  “扶。”
  
  凌然不管其他人聊什么,自顾自的做手术,命令亦是言简意赅。
  
  给他配合的小护士也是从国内应聘的,此时除了看凌然的侧脸有些耽误工夫之外,配合的并不差。
  
  只二十多分钟的功夫,凌然就将病人伤了一年多的膝关节内部给饬了个一清二楚。
  
  关节镜原本就是几种内窥镜中较简单的,膝关节镜又更是简单,凌然完美级的半月板成形术,专精级的膝关节镜技术,配合起来,轻轻松松的就将病人的膝关节给搞定了。
  
  田国正在楼上看的云里雾里,却是依旧看的乐此不疲,并不停的询问李主任。
  
  问到后面,李主任也不用他问了,主动的就给介绍说明,像是个无证的野导游似的。
  
  “完成了,后面的交给你们了。”凌然照例是完成精华部分,就将收尾的工作交了出来。
  
  小医生也是需要历练的,如果收尾的活都不让做的话,也就谈不上成长了。
  
  总不能人人都给派一个系统,就像不可能人人都长的帅一样。
  
  “做完了?”田国正刚刚看出点门道来,见凌然都脱手套了,连忙问李主任。
  
  “完成了。”李主任一脸的感慨。
  
  “做的好吗?”田国正不由问。
  
  “非常好。您看不懂细节……唔,这么说吧,光是凌医生做手术的这个流畅度,就可以给医生们当教材用了。”李主任当无证野导游也当出经验了,两句话就给田国正解释了个差不离。
  
  田国正心痒难耐:“病人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吗?”
  
  “不知道病人之前具体是怎么个情况,但就这个手术来看,我觉得休息复健好了,日常活动肯定没问题,竞技比赛就要看了。”
  
  “在这里,骑马可也算是日常活动。”
  
  “没问题。”李主任道:“比那强。”
  
  “这样子……”田国正陷入了沉吟,想了几秒钟,对管家道:“你去场子里,把大瘤牵出来宰了,晚上给凌医生接风洗尘。”
  
  管家大惊失色:“国正先生,这一代的大瘤,您不是说过年的时候再宰吗?”
  
  大瘤是zheng牧场里肉质最好的牛,标准定的极高,经常宰杀以后,几个月都找不到继任牛。
  
  田国正却是摆摆手:“凌医生的技术好,就要上好牛,快点去准备,别耽误了晚饭。”
  
  “是。”管家眼睛一热,走出门,再想到前一代大瘤的美味,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