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766章 我来了

第766章 我来了

        雨明显的小了。
  
      站在地面上抬头看,就好像是一群丘比特在撒尿似的。
  
      而在一天以前,那猛烈的雨水,还好像是一群斯巴达勇士在撒尿,不仅打在人的脸上有痛感,而且能觉察到气性很大。
  
      身披雨衣的库巴镇情趣用品店老板,躲在雨棚下,万分珍惜的抽掉了自己的最后一根香烟,怅然若失的站起来,转头问旁边的宠物店老板:“汤瑞,我拿一箱杰士邦跟你换一条烟。”
  
      70岁的汤瑞坐在雨棚正中负责熬汤,他一边用勺子搅和着不锈钢锅,一边不屑的道:“你是想换我的命吧。我宁愿留着烟自己抽。”
  
      “雨马上就要停了,路也快要修通了,你剩下的烟,可就不值钱了。”情趣店老板威胁着汤瑞。
  
      “难道你能在雨停之前,用完那箱杰士邦?”汤瑞笑呵呵的道:“我宁愿用这条烟换一头牛。或者换几头小牛当宠物卖。好好想想,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出售?”
  
      此时的库巴镇里,最有价值的商品就是香烟了,而跌价最多的当数活牛。镇里不光缺少饲料,甚至没有足够的场地给牛休息和活动,甚至连牛的尸体的处理,都变成了麻烦。
  
      汤瑞此前却有囤物的习惯,他年纪大了,不能像是其他镇民那样,一两周就出去大采购一次。他往往托人带东西过来,或者自己出去一趟,就买皮卡的日用品。
  
      在洪水到来之前,汤瑞刚刚完成了一次物资大迁移,所以,他现在可能是库巴镇顶有钱的富人。
  
      “我拿一个真人倒模的硅胶人偶跟你换。没用过的,我要两条烟!”老板咬牙切齿的说话。镇里肯换烟的人越来越少了,愿意跟他换的就更少了。
  
      汤瑞稍有些心动,他想了想,问:“用谁倒模的。对了,最好像是那种,比较宽厚的,用料多的。”
  
      “哪种?”老板皱眉。
  
      “就像前面坡地里,抛弃的那种。”汤瑞指指前方。
  
      老板揉揉眼睛看过去,几秒钟后,怒骂一句,气道:“哪里有那么厚的硅胶人偶,那是个真人,白痴!”
  
      顾不上再多说,他已是趁着嗓子喊了起来:“有人遇难了,有人遇难了……”
  
      在他的喊声中,两名守候在现场的游泳健将,腰间拴着绳子,扛着冲锋舟,扑入了高涨的河水中。
  
      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人才将一名大胖子,拉回到了库巴镇的修路现场。
  
      一群镇民围观了上来。
  
      在这个不能用电,手机无信号的时间段里,所有人的好奇心,都骚动的像是猫儿一样。
  
      “给他做心肺复苏!”
  
      “人工呼吸。”
  
      “挤水,摸摸脉搏。”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给着建议,然后看着两名肱二头肌发达的壮士,骑在了那胖子身上。
  
      咕……
  
      那胖子吐了两口水,就缓了过来,捂着胸口,剧烈的喘气。
  
      四周的镇民们不由的发出了欢呼声,两名救援队的成员,也是不停的向两边作揖鞠躬——这是他们刚刚从田国正那里学来的招数,自我感觉良好。
  
      情趣店老板用鄙视的眼神瞅瞅汤瑞,又瞅瞅那胖子,道:“你想要一个这么宽的硅胶玩偶?你知道这有多费料吗?”
  
      ……
  
      “我在哪里?”纳尔多睁开了眼睛,第一时间就问了出来。
  
      “库巴镇。”大家七嘴八舌的回答。
  
      “库巴!”纳尔多迷茫的小眼睛,立即睁大了。
  
      “你从哪里来?怎么被冲到这里来了?”汤瑞望着纳尔多,态度很和煦的样子,又端了一个保温杯给纳尔多,道:“喝点牛肉汤,煮了一天了。”
  
      “我是……我是保险代理。”纳尔多心中一动,就决定将自己是记者的事实给隐瞒起来,而他也确实干过保险代理,用这个名义的话,既能解释他为何出现在此恶劣天气下依旧工作,又能为接下来的调查工作做铺垫。
  
      镇民们信以为真,态度反而更加热情起来。如果说,这样的灾难中,还有什么职业能受点欢迎的话,保险代理绝对算是其中之一。
  
      大家还都指望着保险公司给点钱,再重新开始生活呢。
  
      “我还有同伴一起来的,你们有见到吗?”纳尔多扭动着身体,发出轻轻的呻吟声,他知道自己是受伤了,不过,他此时更关心送自己过来的志愿者们的下落。
  
      如果志愿者们已经到达了库巴镇,他就要重新修改自己的身份了。
  
      “没有见到。”
  
      “最近几天都没人来呢。”
  
      “现在的保险代理,都这么敬业了吗?”
  
      镇民们笑呵呵的,一边围观着纳尔多,一边聊着天。
  
      纳尔多听了一会,就放下心来,他估计志愿者们或许回去了,或许就是按照原定计划去医院了。
  
      想到此处,纳尔多又有些生气。
  
      如果摄像师没有退缩,跟着他一起来的话,现在不就有同伴了?两个人配合的话,肯定要比一个人舒服多了。
  
      那些警察和消防员组成的志愿者队伍就更讨厌了,他们如果再敬业一点,最起码,看好自己冲锋舟不要被偷走,纳尔多也不至于落水昏迷。
  
      “唔……我可能需要一个医生。”纳尔多扭动了一下身体,毫不做作的叫唤了起来。被洪水冲入河道,再一路漂浮十数公里远,纳尔多自己都不知道身上有多少处伤口,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镇民们面带笑容的喊了起来:
  
      “给他找医生过来。”
  
      “来个人,回镇上喊医生。”
  
      “年轻人,你不会想要镇上的医生的,上一次,我只是吃多了肉,他就险些要切掉我的阑尾。”
  
      纳尔多听的面色僵硬:“不是有一名中国医生吗?”
  
      “他在医院呢。”汤瑞说着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有个中国医生?”
  
      “过来的时候,别人告诉我的。”纳尔多撒谎的技巧太熟练了,他快速的掠过这个话题,又看看四周,问:“你们为什么要修路?不等雨停吗?”
  
      “1公里10万美元。”汤瑞淡定的道:“总共只有几公里的不能用了,大家都很努力。”
  
      “1公里10万美元,一米100美元?”纳尔多迅速的算出了数字,啧啧有声道:“在这样的天气里,你们还想着赚钱?”
  
      “这可是田柒小姐自掏腰包出的钱,而且,大部分的路段都不用重修了,大家闲着也没什么事做。”汤瑞这么一说,四周围的镇民们,更是纷纷点头。
  
      “这样的天气里修路,会死人吧。”纳尔多渐渐地将众人往自己关心的问题上靠拢。
  
      汤瑞不屑的道:“那是他们没有顶级工程师的指导。”
  
      “怎么样的顶级工程师?”
  
      “田柒小姐请了有名的工程师,对从镇子到医院的道路做了规划。”旁的人亦是昂首挺胸的道:“不光是两地间的道路,以后到州府的道路的规划也做好了,甚至连施工的步骤都做好了。”
  
      “你们有那么多工程机械吗?”
  
      “对方是按照我们有的机械种类,做的规划。”镇民骄傲的道:“没见过吧,这是真正的定制。”
  
      “所以……镇子里因此就没有死人?”纳尔多仍然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镇民们却只是一阵嘲讽的笑。
  
      “扶我起来。”纳尔多挣扎着要站起来,他想自己看一看。
  
      旁边人搭了一把手,纳尔多站稳了,却是右脚一阵剧痛,不由叫出了声。
  
      两小时后。
  
      库巴镇的全科医生面对清醒的纳尔多露出了微笑:“你的脚趾断了三根,我已经帮你切下并保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