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775章 垂涎欲滴

第775章 垂涎欲滴

    “马医生!”
  
      “马砚麟医生。”
  
      “医生,说两句吧。”
  
      随着天气放晴,越来越多的记者涌入了库巴镇,既有党派背景的主流媒体,也有金主背景的主流和非主流媒体,还有各种自媒体和外国媒体的到来,这些人除了带火了当地的餐饮住宿业以外,就是围着各种人士拍照采访,这其中,最受欢迎的当属马砚麟。
  
      “怎么都找我啊。”马砚麟又做了一期的专访,神清气爽的出了门来,忍不住向余媛炫耀。
  
      余媛刚给一名患者换了药,一边用酒精凝胶擦手,一边道:“因为凌医生不愿意接受采访。”
  
      “喂喂,你这个答案超纲了。”马砚麟不开心了,道:“同在异乡为异客,互相吹嘘一下会死啊,能不能好好说话啊。”
  
      余媛呵呵轻笑两声:“主刀过手术的就是不一样。”
  
      马砚麟的脸马上垮了:“余医生,我也就做了几台手术……”
  
      “几台?”
  
      马砚麟低头:“没几台。”
  
      余媛盯着马砚麟的眼睛。
  
      马砚麟赶紧抬头,躲开了住院总余媛同志的视线。
  
      余媛再呵呵笑两声:“可以啊,骄傲的抬起了头,不愧是能独立完成痔疮手术的男人!”
  
      身为规培医的马砚麟都要哭出来了,却是灵机一动:“我给您找几个痔疮手术做吧,咱们在库巴镇也有点名气了,可以打个广告,最后三天,清仓做痔疮什么的……”
  
      “咱们在巴西没有职业资格的,洪水也退了。”
  
      “那回去,我豁出脸来,找普外科要几个。”
  
      “痔疮手术有点低端了……”余媛轻轻的点了四下脑袋,转身离开。
  
      ……
  
      “凌然医生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坚持留在了医院里,为巴西的病人诊治,体现了国际主义的精神,也让我们见到了中国医生高超的技术,优异的品质……”
  
      马托格罗索州的州长,站在台上,念着稿子,抑扬顿挫,声音清晰。
  
      记者们像是看猴王生孩子似的,围在跟前,一边拍摄,一边交换着眼神。
  
      田国正坐在第一排,受伤的脚直直的戳着,笑的像是隔壁的山地大猩猩似的,望着州长,心态平和,还不时的轻轻点头,甚至用手打个小节拍。
  
      州长的演讲稿,他也是过目了的。尽管能够修改的地方很少,但是,田国正同志也是表达了意见的,仅此一点,就证明他在本地的地位是稳步提高的。
  
      田国正同志对此很满意,看向凌然的表情,也是笑容更甚。
  
      凌然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
  
      他不喜欢这种开会的场合,算是被田国正强拉来了,也是医院里没有手术让他做了,凌然就算是不来,也只能跨国联网玩王者荣耀。当然,肯定还是游戏更好玩,更不要说,田国正是已经送过“衷心感谢”的人了,凌然并不认为他有异禀的天赋,能送出两个宝箱。
  
      “凌医生真的不上台说两句吗?机会难得的。”田国正低声在凌然耳边说话。
  
      凌然摇头。
  
      “好吧,我可以把这边的消息传到国内,您是做医生的,也不用抛头露面。”田国正简单说了两句,周围就响起了啪啪啪的鼓掌声。
  
      田国正翘着脚,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得到了州长同志的笑容和格外的点头。
  
      凌然皱眉:“你的膝盖应该可以受力了。”
  
      “好不容易做一次手术,我可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它带来的便利条件。”田国正哈哈的笑了出来,然后一瘸一拐的上台开始演讲。
  
      午宴。
  
      来自本州本地和首都的各界人士,齐聚一堂。
  
      田国正坐着轮椅,开心的像是个八十几岁的孩子,手里端着一杯鸡尾酒,轮椅的两侧还各放着两杯。
  
      “用轮椅方便极了。”田国正第八次说自己的开场词,笑呵呵的道:“就是从轮椅往马背上去的时候,有点不方便,好在我最近几天不用呆在牧场里了。”
  
      “您的牧场还好吧。”某位脸型毫无特点的先生问候着。
  
      “有保险公司呢。”田国正微笑着道:“牛群基本没有受到损失,四瘤它们也都健健康康的,看到牛群健康,我就很高兴了。”
  
      “近期的牛肉价格提高了,zheng牧场说不定还能增加收入呢。”
  
      “做牧场是信念、激情和理想化的,赚钱的话,仍然是投资新兴产业更赚钱。”田国正从来都不承认自己的牧场是盈利的,此时更是笑道:“如果要说赚钱的话,银行和保险业才是赚钱的。”
  
      “银行是吸血鬼!”
  
      “保险公司也是吸血鬼!”
  
      “这次不是赔给你了?”
  
      “但我的保费也涨了。”
  
      本地的牧场主和农场主群情激荡。比起城市经营者,农村经营者与银行打交道更多,受到的压榨也更多,骂起来人,则是更没有顾忌。
  
      田国正笑眯眯的听着,他自己就是几家银行和保险公司的股东,但在公开场合,田国正永远以牧场主自居,这是在巴西很政治正确的行当了。
  
      “对了,凌然,我准备了一点小礼物,你回去的时候收好了。”田国正偏着脑袋,给凌然小声说话。
  
      “什么礼物?”凌然自然看了过来。
  
      “一些牛,还有朱大厨,你不是挺熟悉的了,让他陪你回去,你喜欢的时候,可以让他做巴西烤肉之类的。”田国正接着又点了点手机,道:“具体信息我让人发邮件给你,到时候,牛会装机运到云华的,一切检疫检验程序,我都请那边的公司帮你办好了,直接送到云华的牧场暂养。”
  
      “云华的牧场?”
  
      “田柒在云华应该是有一个小牧场的,离城区不是很远。”田国正回答:“那边主要就是用来暂养牛羊的,我问过了,没有问题。”
  
      凌然缓缓点头,道:“只要几头就好。”
  
      “这些你就不要管了,就当做是我的飞刀费了么。”田国正大包大揽的,说过又笑眯眯的道:“不过,凌医生一会要是能帮我说点好话的话,我就更感谢了。”
  
      “什么好话?”
  
      田国正心头一跳,想起管家给自己的警告,忙道:“您不用多说,就是点头微笑就好了。”
  
      说着,田国正拉着凌然,开着自己的大轮椅,“吱吱”的开了十几米,拉着前面一名牛仔打扮的老头儿,笑道:“德拉诺,记得咱们谈过的,牧场的买卖吗?”
  
      德拉诺看了田国正一眼,又看了旁边的凌然一眼,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凌医生,你好。感谢你照顾了我的侄女。”
  
      凌然微笑点头,就像是面对其他病人家属那样。
  
      田国正心中狂喜,他老早就想多收购一些牧场和农场了,现在的巴西,可是世界第一的牛肉出口大国,而以国内的发展,对牛肉的消费量,也一定会快速增长到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
  
      然而,比起里约热内卢的银行家和企业家,巴西本地的农场主和牧场主,却是极其保守的,某些时候,他们宁可便宜些卖给其他的老白人。
  
      田国正忙碌了好些年,才有了现在的国正牧场,对周围的土地,他的钱袋早就垂涎欲滴了。
  
      就在田国正要抑制不住笑容的时候,德拉诺转头过来,道:“我在库巴的牧场,决定卖给你的侄女,田柒小姐了。”
  
      田国正不由愣了愣。
  
      “我的侄女说了,你的侄女有在医院里帮忙,另外,她还组织大家打通了镇子与医院的道路,我问了几个手下,他们更愿意为田柒小姐做事。”德拉诺点点头,举杯抿了一口,再向凌然点点头,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