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800章 生机

第800章 生机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大医凌然最新章节!
  
  “5号进来吧。”左慈典招呼了一声,闭目养神的老大爷和后面过来的家属,就赶紧起身入内了。
  
  办公室的墙上,左右各挂着一盆绿萝和吊兰,算是医院里少有的生机勃勃了。
  
  凌然坐在办公桌的对面,看着就年轻帅气,让人感觉在看电视电影似的。
  
  老大爷却很珍惜儿子熬夜挂来的号,连忙坐下,道:“凌医生您好,我之前是在咱们医院看过的,确诊了肝内胆管结石,后来也复查了几次,还住了院,就是一直都忙着没做手术,这次又觉得不舒服,然后挂了水也没用的感觉,我就想着再看一下,实在不行了,要不就把手术给做了……”
  
  老大爷说话的语速稍微有点快,是经常看病的病人式语速。现在的医生都忙,你要是说的慢了,人家三两句话就打断了你,情况了解的也就不充分了。
  
  凌然则是顺手抖开老大爷带来的成片,阅读了起来。
  
  现在的医院,检查设备是经常性的不够用,到了云华一级,许多医生都不是太愿意开辅助检查单了,因为排队的时间太长了,等也要等很久,还不如先看病人自带的成片,虽然旧了点,但也能看出相关的信息来。
  
  当然,辅助检查最后还是要开的,这一方面是时效性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各个医院互不信任。
  
  就某种程度来说,其他医院的医生,也没有什么被信任的理由,拍错了片子或者拍不好片子的影像科医生汗牛充栋。
  
  凌然则是喜欢自己看片,他有大师级的核磁共振的技能,看那上千张的原片的效果比看孤零零的一张成片的效果要好的多。当然,这也是因为凌然对许多影像科的医生不信任。外科医生向来是不信任其他人的。
  
  “这是一个月前的片子了?”凌然放下成片,看向病人和病人家属。
  
  老大爷连连点头:“我们家在下面的华阳县,平时也都是在县医院里做保守治疗……”
  
  “王钟是吗?”凌然又看了一眼片子边角的姓名。
  
  “是,钟声的钟。”
  
  “再拍一张CT吧。我给你开一个。”凌然说着话,旁边的左慈典就啪啪啪的操作起来。
  
  老大爷王钟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这不是才拍过吗?”
  
  “1个月的时间,很可能已经发展到新的阶段了。”凌然有什么回答什么。
  
  老大爷“哦”的一声,没什么反应。左慈典听到此处,悄悄的点开了凌然填写的电子病历,特意看了眼,果然看到“提示CA”的注释。
  
  CA是癌症的英文单词cancer的缩写,病历中用,既是因为书写简单,也是为了避免病人立即看到。
  
  在中国医院里,绝症是不会立即告知病人的,反而会与病人家属商量。
  
  左慈典看了眼坐在旁边的病人的儿子,默默等着凌然检查完毕,就立即跟了上去。
  
  “稍等一下。”左慈典拦了一下,道:“病人休息一下,家属跟我过来。”
  
  左慈典没有多啰嗦,多解释,就带着王钟的大儿子,回到了凌然的办公室里,再看看凌然,道:“凌医生,我把病人家属喊过来了。”
  
  凌然“恩”的一声,道:“你和他说吧。”
  
  “好的。”左慈典并不意外,转身就对面现疑惑的王钟的大儿子道:“根据你们之前的CT片,你父亲的肝脏有占位。”
  
  “占位?”王钟犹豫了一下,似乎有点知道,又有点不想知道的样子。
  
  左慈典紧盯着王钟的表情,知道他听懂了,不由内心叹了口气,再道:“我们现在可以往好的方向来考虑,有可能是良性的,但在做手术之前,一切尚未可知。”
  
  “如果不是良性的话?”
  
  “有一定的可能是恶性的,也就是癌症。”左慈典已经铺垫了十几秒钟了,就没有再继续铺垫下去。
  
  站在他对面的男人明显的抖了抖,重复道:“癌症?”
  
  左慈典郑重的点头。
  
  “能……能……”他的嘴唇哆嗦了两下,最终都没有问出话来。
  
  凌然和左慈典也都没有催促。
  
  这是生死攸关的消息,也是医院里,医生们最宽容的消息。
  
  因为没有医生能够保证的治好一个病人的癌症,医生们也就硬气不起来。
  
  与之相反的如阑尾炎,虽然同样是会致人于死的疾病,甚至死的还更快,但因为医生能随手治好,所以,态度也多是很随意的。
  
  “现在……怎么办?”男人轻声问。
  
  左慈典低声道:“等CT拍出来,我们确认一下占位的体积是否增加了,如果确定增加了,那就建议你尽快做手术……”
  
  “可以请凌医生做手术吗?”男人忽然抬起头来。
  
  左慈典摇头:“凌医生基本不做癌症切除手术的。”
  
  “为什么?”
  
  “我们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其他医生……”
  
  “我就想凌医生给我做!”门被推开,却是老爷子王钟守在门口,声如洪钟,眼神犀利。
  
  左慈典有点后悔没去专门的谈话室,但是,面前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剖析自身了。左慈典首先站在办公桌旁,防着有人碰到凌然,再接着道:“老爷子,你目前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并不是请谁做手术的问题,有的癌症也是不需要做手术,或者不适合做手术的。咱们先做好检查,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我知道凌医生是做肝癌手术的。”王钟却是没有听左慈典的,瞅着凌然,道:“我看过你的报道,你还给一个院士做过肝癌手术……”
  
  “手术不一定能解决癌症问题。”凌然听到此处,也没有再藏着,只道:“从目前的CT片来看,你的肝脏占位的位置并不好,切除有困难,即使完整切除,依旧有很高的概率复发……”
  
  王钟就望着凌然,眼里怀着希望,却也说不出话来,仿佛最后的力气也都耗费光了。
  
  凌然想了几秒钟,道:“好吧,你们如果确定的话,就入院准备手术吧。”
  
  凌然是能做肝癌手术的,肝切除的技能并不介意切除的是正常组织还是癌变组织,癌症手术最重要的淋巴清扫术,凌然也是具备的。
  
  只不过,即使有大师级乃至于完美级的技术,依旧不能保证癌症患者的生存率……
  
  凌然厌恶的,只是此类手术作为一个群体,但相对于某一个单独的患者,凌然也并是强烈的反对为其做手术。
  
  左慈典能猜度到几分凌然的心思,此时也只补充道:“肝癌的分型和位置有很多种,你们也要先做了检查,才能做下一步的决定。”
  
  王钟父子默默点头,一时之间,都没有了说话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