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802章 笑
    王钟一家人都守在手术室外,安静而无奈的等待着。
  
      他的大儿子已经哭了一茬了,此时有些疲倦的发着呆,看着几个亲戚像是蚂蚁似的转着圈。
  
      咚。
  
      手术区的大门被推开,守在等候区的病人家属们全都站了起来。
  
      “刘明远的家属?”护士提着嗓子喊了一声,然后向四周打量。
  
      旁边的一家人赶紧冲了上去,连声问:“大夫,我们家老刘好着吗?”
  
      “手术顺利,一会送到病房,会有人给你们说注意事项……”
  
      “好的好的。”病人家属连声答应。
  
      王钟的大儿子羡慕的看着对方,期望着也能得到类似的答案。
  
      良久。
  
      手术区的大门再次敞开,出来的依旧是其他病人。
  
      王家人也变的越来越沉默,就连原本挺多话的亲戚们,也渐渐没了兴致。
  
      咚。
  
      又是一台手术做完,一群病人家属离开。
  
      王钟的大儿子忍不住起身,拦住要回去的医生,喊道:“大夫,大夫,我爸进去好久了,能不能帮忙看一下?”
  
      “手术结束就会出来的。”医生皱皱眉,显然是不愿意帮这种没意义的忙的。
  
      王钟的大儿子拽住他不放,道:“您行行好,让我们知道一下里面什么情况就行了。我爸的手术是凌然凌医生给做的……”
  
      “凌然的手术?”被拦住的却是赵乐意,上下打量了一下病人家属,问:“什么手术?什么病?”
  
      “肝癌。”
  
      “肝癌?”赵乐意眉毛一挑。
  
      他有太多的理由惊讶了,而最主要的原因或许是……他本人连肝癌手术的边都摸不到。
  
      急诊科从根本上来说,并不是专业科室,无论是危重病,还是大小创伤,急诊科都只需要学习较为浅显的部分,遇到较为复杂的部分,转诊去专业科室即可。
  
      所以,别说只是主治,就是急诊科的主任医师,如陶主任之类的,依旧不会去触碰到肝癌的部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同为外科医生的急诊科医生,又不可避免的想要碰一碰这样的尖端手术。
  
      “我去看看,你们等着吧。”赵乐意答应了下来,转身进了手术区,却是没有直接进手术室,而是上到了参观室,再推门入内。
  
      参观室内,果然坐了两排的医生,有外科的有内科的,最多的还是实习生规培生和住院医。
  
      听到响动,大部分人也都没有去管。
  
      自从急诊中心建成了这间参观室以后,许多医生有空了都喜欢来看一看,比起直接到手术室里观看,参观室里要自由轻松的多,有的医生甚至带着汉堡之类的午餐,直接来参观室里就餐,一边学习聊天一边吃饭,可以说是非常舒服了。
  
      对外科医生来说,“看过”本身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体验了。
  
      “看过”是参与手术的基础,简单一点的手术,看一例,做一例,就可以主刀一例。复杂的手术学起来要复杂一些,但实际上还是一样的。
  
      别看许多医生要看许多例手术,参与很多例手术,才能得到某种术式的主刀机会,但那更多的只是让人“感觉”上安全罢了。
  
      对于大部分医生来说,学会一种复杂术式的模式,与学会一种简单术式的模式,别无二致。
  
      当然,要做复杂术式,得要先有简单术式的积累,完成前置条件就是了。
  
      “凌医生做的也不快啊。”
  
      “这是肝癌手术,做的快又不会让人活的更久。”
  
      “癌症这种东西,谁知道能活多久啊。”
  
      来看手术的医生,大部分都没指望能做肝癌手术,所以,此时还都以看热闹居多。
  
      但是,也有肝胆外科过来的医生,是真的盯着凌然的手术在看。
  
      “病人的肝脏可不大,这样切下去,余肝够用吗?”肝胆外科的主治段易闻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话。
  
      参观室总共就十几平米的面积,他说话的声音虽低,众人却都是能听到的。
  
      赵乐意立即抬头看向屏幕。
  
      比起低头看落地窗下的场景,屏幕里的实时同步视频,更能看得清楚。
  
      赵乐意还注意到,视频右下角的数字,此时是“42”。
  
      总计有42个单位正在同步观看凌然的手术,这个数字,也让赵乐意心里起了些波澜。
  
      就专业转播来说,这个数字可是不小了。
  
      而且,此时不过是凌然一个平平常常的手术罢了,也没有什么宣传,更没有什么话题,就是单纯的凌然做手术罢了。
  
      尽管最近几个月,云利医药公司安装了更多的屏幕给各大医院,以至于高转播的数字频繁出现,但对普通医生来说,有两位数的转播,还是非常不容易的。
  
      “凌医生以前做的肝切除手术,经常都面临余肝不足的情况的,在这方面,凌医生是权威的。”又一个声音在角落里响起,赵乐意不由的看过去,却是普外科的一个不太熟悉的主治。
  
      “我之前有看过,非常厉害的手术,直接病理科搞配合的,京城好几个医院,都根据这个做了手术室的病理科。”另一名普外的医生也像是聊天似的说了一句。
  
      赵乐意不由撇撇嘴,普外科的主任就有赞凌然的倾向,这次延续到手下人了,却让赵乐意感觉更不爽了。
  
      叮铃铃。
  
      楼下的手术室里,电话铃声响起。
  
      几秒钟后,巡回护士就扬声重复起来:“边缘清晰。”
  
      参观室内,顿时一阵啧啧声。
  
      手术室里,凌然的声音清亮:“可以,继续手术。”
  
      “是。”
  
      “继续手术。”
  
      手术室里的医生们士气大振,轰然应诺。
  
      两个多小时的手术时间,对任何一名医生来说,都不能谈轻松了。
  
      别的不说,光是保持站位两个多小时,对人都是不轻松的,更不要说,这段时间的医生,还要费力尤其费脑。
  
      也就是看到了手术成功的曙光,众人的心情才激动起来。
  
      “救人”这种事,本身就是非常刺激的,就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不需要更多的金钱或晋升的刺激,就能让人的肾上腺疯狂分泌。
  
      赵乐意看着下面一张张面孔,还有众人眼中的光,不由站了起来,走出了参观室。
  
      他也没有去和王钟的家属说话,只是远远的看了几眼,望着他们的焦急的神色,竟有莫名的好笑,接着,赵乐意就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