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医凌然 > 第906章 逆鳞

第906章 逆鳞

    凌然缓缓的站了起来,在一群主任和副主任们的注视下,镇定自若的开口道:“病人37岁……自觉上腹部饱胀感,反酸,呕吐,未予重视……行胃大部切除术+淋巴清扫……”
  
      mdt的讨论,是有关科室坐在一起,以该病人为中心,一个科室一个科室的发言讨论来进行的。这种由梅奥发扬光大的模式,本身就是颇耗人力的做法。而梅奥医院为了能尽可能的节省人力,甚至专门建设了新的多学科大楼……
  
      国内没有梅奥的豪奢,用起多学科综合治疗协作组的模式,自然不免抖抖索索。
  
      如云医这样的地区顶级医院,一方面想要拥抱世界医疗的未来,一方面又觉得大家坐一起搞太费时间,所以在具体操作的时候,总是抖抖索索,像是只舔狗似的,给你拥抱的机会的时候,腿抖的都站不直。
  
      另一方面,国内的诊疗费用几近于无,让八个科室的高级医生坐在一起讨论病情一个小时,显示在账单上的价格往往连200块都没有,再算上邀请各科室的高级医生们的隐性成本,使得mdt的操作经常是反向动力的。
  
      在云医这样的医院,发起md通常需要医生自己来推动,而非是程序化的。
  
      这次由急诊中心发起的mdt,就更不受其他科室的待见了,众人多是抱着按部就班,得过且过的心态,看着凌然发言,甚至懒得翻开自己面前的资料看两眼。
  
      胃癌肝转移,反正就是那么些东西,在场的主任副主任,都是看熟了的,要说些套话之类的,总归是很简单的。
  
      几分钟后,第二个发言的影像科的副主任,就更显疲态,声音不高不低的道:“病人ct提示,贲门下胃体小弯侧胃壁增厚……ct提示,肝内低密度影,结合肿瘤标志物afp不高,cea考虑为转移结节,诊断为胃癌肝转移……”
  
      影像科的副主任说着近乎套话,说完就坐下了,对他来说,这样的会议,真的是有些浪费时间的,要不是看在老霍的面子上,他都懒得来学术厅读这个报告。
  
      肿瘤内科的副主任咳咳两声,就准备站起来。
  
      凌然这时道:“肝脏ct的低密度影?看到这里,就可以了吗?”
  
      肿瘤内科的副主任悚然一惊:这就喷了?怎么是凌然开喷的?
  
      就连霍从军都惊住了,怎么起头先喷影像科?这算半个友军来着……
  
      霍从军于是打圆场道:“我们凌医生有时候是有些过度严格……凌然,影像科的同事确实是比较忙……”
  
      “高密度影没有看到吗?瘤内有沿边走的高密度影,这里甚至出现了明显的液-液面征……”凌然摇头:“病人是做了增强ct的,这里的略高密度影,提示的是转移瘤侵蚀血管,这个症状必须要说明的……”
  
      影像科的副主任低着头,拼命的翻看资料。
  
      今天参加mdt的讨论会,他其实是做过心理建设的,如果霍从军这种老喷子不小心扫到了自己,他就准备直接装死的。
  
      反正,影像科就是个辅助科室,一般医生也不会盯着不放。
  
      但是,他没想到,今天砍自己的第一刀,是凌然挥出来的,而且直接面对的就是技术问题。
  
      技术?!
  
      技术问题不能装死啊!
  
      影像科也是有底线的啊!
  
      副主任内心狂吼……
  
      医院里的辅助科室的地位已经是够低的了,如影像科这样的科室,能拿医院平均奖金,全靠着技术撑腰,虽然不至于没我不行的样子,但实际上就是没我不行的想法。
  
      所以,挑战影像科的技术,就是拨弄影像科的逆鳞。
  
      影像科副主任快速的翻着资料,准备随便找一截出来,先反驳凌然再说。
  
      可惜……资料有限,而准备又不充分。
  
      影像科副主任心一横,直接抓出原片,开始现场看。
  
      他也是阅片三十年的男人了,哪怕片子上某些重点部位模糊的像是打了马赛克似的,他依旧能够透过层层表象,探索到真实的图像!
  
      “小病灶中央是有点状增强的,从'这方面来说,是与肝动脉供血有关……”副主任不能让所有人都等着,看出一点,就先装一下,慢悠悠的说出来,好像很重要似的。
  
      凌然略显失望,道:“就这样?”
  
      “小病灶中央的点状增强还是比较少见的,所以下面的医生……”
  
      “看不看得出来都没什么用。”凌然无所谓的打断他,道:“你现在应该关注的是病灶的钙化点,这里……”凌然直接走到了桌边,指着副主任面前的片子,用手虚点了两下。
  
      副主任戴着眼镜,将片子放远,才看到凌然所知的小点。
  
      “看出来了吗?”凌然问。
  
      “恩……多发性的细点状钙化,这是肝脏转移瘤的特征性表现……”影像科的副主任声音略小。
  
      他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此前没有仔细去看罢了。
  
      影像科要给全医院看片,每天看的片子数不胜数,普通的片子,副主任都不一定接触得到。
  
      但是,mdt的会议,他来参加了,说自己没看片,也是说不过去的。
  
      看看凌然严肃的表情,副主任乖的像是猫咪似。
  
      被大佬喷,他其实是习惯的,只是凌然年轻,他还稍微有点不习惯。但是,只要心态调整过来,把人家当做是大佬,那被喷也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外科医生的脾气都好不到哪里去,喷人也是经常的,做辅助科室的,习惯的早都习惯了,不习惯的被骂多了,照样只能唾面自干,心里委屈罢了。
  
      能做到副主任的,也都习惯了做三孙子了,此时,副主任自我腼腆的笑一笑,洒脱的像是公交车里被指认的中年老贼大家都觉得他应该尴尬,只有他自己不这么想。
  
      “咱们继续吧。”霍从军看到了对方装死的迹象,提醒凌然不用耗费气力在其身上了。
  
      与此同时,霍从军不由的用全新的视角审视凌然。
  
      喷一个辅助科室的副主任不算什么,霍从军已经喷过不知道多少了。但是,从技术角度来喷,这个就比较厉害了。
  
      在霍从军的印象里,如影像这样的科室,谈到技术的时候,都是滑不留手如滚刀肉一般的,现在看着对方被凌然用技术剁成肉泥,竟是有另一种爽快。
  
      “接着,消化外科的?”霍从军看向了右侧,也就是背对门位置的医生。又一个连选位置都不会的弱鸡。
  
      消化外科来的也是一名副主任,此时心里慌的像是第一次做贼似的。
  
      被老霍花式喷,大家都是理解的,但如果技术问题被人抓出来,那就尴尬了,至少,应该是感觉尴尬吧?
  
      消化外科的副主任望着凌然,脑海中瞬间回忆起他做的胃部切除术,只觉得自己的胃都抽紧了,心里不由埋怨:这家伙的胃部切除术做的比我都好,我出现在今天的会议的意义是什么?我为什么没有好好准备?
  
      “丁主任?”凌然不想浪费时间,又催促了一声。
  
      “要不……让肝胆外科的贺主任先说……”消化外科的丁主任,此时像是没有背课文的小学生似的,试图祸水东引。
  
      原本就略有忐忑的贺远征像是臀部脂肪被人点燃了似的,立即跳起来道:“怎么就让我先说了,这是普外的病人吧,普外的先说。”
  
      开会前,就态度强硬的韦清,此时望着凌然,也不禁回忆起他做手术的样子,不由道:“这不是我们普外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