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精致人生26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精致人生26

    谭建回神,下一秒,就愕然的合不上嘴了,他、他付出灵魂之光得到的结果就是破碎的婚姻跟十五万欠款。
  
      卧槽!
  
      可以给差评吗?
  
      感觉被忽悠了,那妹纸分明是耍着他玩的哟。
  
      不过,他居然换了份工作,目前的工资待遇还挺好的,心里默算,恩,只要他节省一点,不消一年就能还清债务。
  
      谭建心情十分复杂,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有,最后都化作要好好开始新的生活的决心。
  
      他有父母要养,不能再浪了。
  
      至于玫姐……
  
      到底是曾经爱过的人,谭建还是觉得不忍心。
  
      复婚?
  
      不不,不可能。
  
      心知玫姐超前消费的观念已经定型无论怎样都改不了,好不容易从泥潭出来,他不会再主动跳进去的。
  
      当然,玫姐也不会吃回头草。
  
      谭建,给袁玫打了个电话。
  
      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她能把钱先还一部分,毕竟,卡债三十万跟五万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然,够呛!
  
      不出意外得到一顿骂。
  
      “都离婚了还来管我,你特么是属大海的吗!”
  
      “稀逑你管!”
  
      “我爱怎样就怎样,你谁呀!”
  
      “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吧,废物!”
  
      ……
  
      谭建真想狠狠的扇自己一巴掌,叫你善良,叫你好心,叫你犯贱!
  
      恩。
  
      袁玫那段撒气也把谭建心里残余的感情骂没了。
  
      他抿唇,给袁玫发了一条短信,就删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以后,各自安好。”
  
      袁玫冷笑一声,骂了句傻逼,把谭建的号码删了。
  
      谭建继续出差。
  
      他很在意这份工作,虽然在外头跑很辛苦,但工资多呀,他本来也不是那种大手大脚类型的,又宅,没了消费观念超前的玫姐在身边,旅游美食酒吧这些活动基本没有,顶多就是跟同事几个偶尔去外头撸串喝夜啤酒。
  
      花不了多少。
  
      无债一身轻。
  
      因为业务完成得好,他们组的工资加上提成又多几千。
  
      不到半年,谭建就把从亲戚那借的钱还上了。
  
      亲戚们:……
  
      卧槽好快呀!
  
      这个才离了婚的闷墩儿……是走了狗屎运?
  
      不无可能。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又道娶妻娶贤,谭建跟袁玫在一起时两个人负债三十万,离婚不到半年就还清债务,大概是两人八字不合。
  
      几年后,谭建回了老家。
  
      父母年纪大了,身为独子的他一点都不放心,在县城里买了房跟门面,打算自己做生意。
  
      当然,也再婚了。
  
      对象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带着个女儿,人肯定没玫姐时髦,好在还算勤俭持家。
  
      失去过,就更加懂得珍惜。
  
      谭建对继女挺好,他父母也喜欢这个孙女,只是也催,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抱到亲孙子。
  
      并非重男轻女,是单纯的想家里有新生命到来。
  
      再婚夫妻一般难交心。
  
      玫姐是个例。
  
      谭建的媳妇离过一次婚,她不能再离,离了根本没去处,她还有女儿要养,谭家……
  
      还不错。
  
      在结婚的第二年就生了个女儿,谭建及其父母视若珍宝。
  
      婚姻,是需要经营的。
  
      袁玫在离婚后很过了一段自由恣意的生活。
  
      反正,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信用卡每月的还款金额蹭蹭蹭不停的增加。
  
      一卡在手,天下我有!
  
      有个屁!
  
      袁玫合租的女孩在某一天突然消失,等她发现,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见到女孩了。
  
      袁玫:……
  
      她打开门。
  
      就发现房间里凌乱空荡,除了家具电器之类没搬,合租女孩自己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什、什么时候发生的?
  
      袁玫根本不知道。
  
      女孩也从没知会过她。
  
      关键,她前不久才帮合租女孩还了一万多的卡债。
  
      这就尴尬了。
  
      袁玫疯狂的打电话,电话里传出好听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报警?
  
      除了一个电话号码跟名字,袁玫竟想不起还有别的线索。
  
      只能自认倒霉。
  
      卡债越欠越多,玫姐的卡也越来越多,可是,总有一天雪球滚大了,卡会养不了卡的。
  
      人会生病。
  
      玫姐一天三顿都在外头吃,半夜饿了还会点外卖,她的肝上脂肪越积越厚,不堪重负。
  
      倒了。
  
      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人到中年,不服输,多的是一边高呼着养生一边破坏身体健康的人。
  
      玫姐垮了。
  
      第一次使用存款还信用卡,肉狠狠的疼了。
  
      再加上住院……
  
      去年新能源汽车出来的时候,她赶时髦,买了一辆,在朋友圈很是收到了一波羡慕。
  
      恩。
  
      存款大为缩水。
  
      这次病后,袁玫并没有幡然醒悟,只是在喝水的杯子里每次多加了几颗红枣跟枸杞。
  
      养生嘛。
  
      喝得多了总该有点效果的。
  
      卡,继续刷。
  
      实在工资还不了月供,就从存款里挪一点。
  
      越挪越多。
  
      不消几年,她那几十万的存款就挪空了。
  
      但,卡债只多不少。
  
      袁玫刷习惯了,毕竟,花自己的钱会心疼。
  
      她也想过结婚。
  
      可现在谁都不是傻子,她年纪又不小了,有心交往的在听到说这人逑钱没得倒欠了一屁股的债时,还敢继续?跑得比兔子还快!
  
      没有优势,谁要!
  
      至少不要欠债呀!
  
      谁结婚是奔着钱多没处花扶贫去的。
  
      到最后,袁玫实在还不上卡债,她终于后悔。
  
      可惜,没钱。
  
      工资就那么点,这些年养成的处处精致的习惯可不是轻易能改变的,她,还是成了老赖。
  
      车,两辆,被拍卖了。
  
      没有房产没有存款,还上了黑名单,中年少女袁大姐终究是把日子过成了她不愿的模样。
  
      是真正的孑然一身。
  
      女儿欣欣?
  
      一个年轻时尚的女孩纸怎么可能负担母亲几十万的债务。
  
      她道:“我才几岁她就跟我爸离了婚,丝毫没有考虑过年幼的我没有母亲后有多惶恐,只在放暑假才来看我,也没给过一分一毫的抚养费,我是判给我爸的,我只会管我爸。”
  
      不然呢?
  
      替母还债吗?
  
      她可不想年纪轻轻就背上债务,关键……
  
      她妈那样的人,说不定从此就像块狗皮膏药沾上她了。
  
      不行不行。
  
      千万不能破例!
  
      有一便有二,她一点都不信她妈妈的意志力。
  
      袁玫,即便有思如的干涉,还是跟前世没有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