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综漫世界里的圣主 > 第二百九十六章:刺客卡萨丁

第二百九十六章:刺客卡萨丁

鸡鸣声打破了黎明的沉寂,东升的太阳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照亮整片大地,驱散了夜晚的黑暗。
  
  当镇上的人们再次来到公园时,中央的怪异犄角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横七竖八躺着的四名昏睡的小孩。
  
  “那不是……卡萨丁大人的女儿?”一名一大早来到公园修剪花草的园丁认出了其中的一名小孩。
  
  “还有杰斯塔太太家的小儿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们来到了公园。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园丁抱起一名体型最为瘦小的孩童,端详了一会他的面庞。
  
  “卡莎!”
  
  这时,卡萨丁也听说了自己女儿的事情,急吼吼的从家里赶来。
  
  “卡莎……怎么会……这……”一旁的人群还是头一次看到卡萨丁露出这样的表情,纷纷无声的观望。
  
  卡萨丁是镇上一个有名的人物……虽然现在的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伐木工,但在他年轻的时候,曾是村里的一名传奇猎人,据说曾经单独猎杀过一个狼群……可见其猎杀技艺的高超以及实力的强劲。
  
  这样的早年经历在他退休后依旧没有随着时光而暗淡,反而被镇上的大人们加以改编传颂,用来教育自己的小孩。
  
  可就是这样一位曾经的传奇猎人,此时悲伤的就如同一个苍老的老父亲。
  
  ……
  
  “医生,我女儿……我女儿的情况怎么样了?”镇上最好的医院等候室内,卡萨丁纠缠着主治医生,不停的问道。
  
  “卡萨丁先生,请冷静……您的女儿……”医生皱了皱眉,并不是对卡萨丁的行为感到厌恶,而是对病情的惆怅。
  
  “难道说……”卡萨丁的眼神顿时暗淡了许多。
  
  退休后的他,已经年龄不小了,找了个妻子,两人生活了两年才得到这么一个女儿,亲情的来之不易导致卡萨丁十分宠爱自己的女儿。
  
  “并不是没有医治的办法。”这时,屋子里走进来一名穿着白大褂的性感女性……正是杰斯塔太太。
  
  “院长?”那名主治医生恭敬的朝杰斯塔太太鞠了个躬,十分自觉的退出了房间。
  
  “你……”卡萨丁面露沧桑的看向杰斯塔太太,女儿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对他的打击非常大。
  
  “我的儿子也遇难了……”杰斯塔太太开门见山的说道。
  
  “那还真是不幸呢……”卡萨丁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知道医治的办法……可以救活你的女儿。”杰斯塔太太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卡萨丁,说道。
  
  听到这里,卡萨丁的眼睛突然闪烁了一丝光芒。
  
  “但是需要得到你的帮助。”
  
  “我什么忙都帮!只要能治好我的女儿……”卡萨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嗯……你听说过恕瑞玛帝国吗?”杰斯塔太太观察了一下卡萨丁的表情,突出一口气,慢悠悠的说道。
  
  恕瑞玛帝国,那是最近一段时间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个名号,先不提前几天出现在高空中的避难所通知令,恕瑞玛帝国在历史上也是很有名的,所以他的重新出现和复兴当然引起了全世界绝大多数人的注意。
  
  “我前些时间曾经去往西边的战场拯救伤残的士兵。”杰斯塔太太接着说道。
  
  “在前往恕瑞玛抵抗军军营时,我看到了许多病人……他们的病状跟你女儿的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是恕瑞玛的人干的?”卡萨丁的眼神突然一冷。
  
  但是仔细一想……
  
  人家那么庞大的一个帝国,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跑来这样一个小镇子,毒害几名无辜的孩童?
  
  “可能是因为公园的那对犄角。”杰斯塔太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就是说……解药只有前往恕瑞玛才能得到?”卡萨丁的眼神扑朔迷离……
  
  毕竟自己的国家前几天才宣读完对恕瑞玛帝国的抵抗令。
  
  宣传这次的避难所计划只是恕瑞玛帝国进行移民扩张的借口,本国坚决抵制其恶劣的行为,宁愿单独抵抗饕餮军团,也绝不屈服于恕瑞玛帝国。
  
  前往一个敌对阵营的国家本就是一件难事,更别说还要去寻找解药……根据杰斯塔太太所说,这种病是以生化武器的形式出现的,也就是说解药应该只有在军队里才有,亦或者可能只有恕瑞玛的高层才拥有……
  
  “我了解到一些关于恕瑞玛帝国的地理知识……也锁定了几个有嫌疑的目标……”杰斯塔太太看出了卡萨丁的顾虑,开口说道。
  
  “曾经的传奇猎人,以你的能力,潜入几座宅邸,从几个毫无战斗力的官员手中拿来解药……应该不是难事吧?”
  
  卡萨丁沉默了下来……下意识的朝着病房望去……透过门缝,脸色苍白的女儿的面庞映入了他的眼帘。
  
  “交给我吧。”卡萨丁咬了咬牙,答应道。
  
  杰斯塔太太闻言笑了笑……毕竟自己的儿子也是受害者,自己一个医生肯定不可能去完成这样的任务,刚好碰上这位曾经的传奇猎人……
  
  “以防万一……”杰斯塔太太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
  
  “这是我从战场上捡来的……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只要用鲜血启动他,就可以发挥使人沙化的魔力。”杰斯塔太太眼里闪着异光,缓缓的将匕首递给卡萨丁。
  
  “如果碰上难缠的对手,只要在匕首把柄的位置递上自己的血液,就可以将刺中的全部敌人化为沙子。”
  
  卡萨丁郑重的接过匕首,收了起来,朝着杰斯塔太太行了个礼。
  
  “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
  
  在卡萨丁离开后的第一天晚上……
  
  “可算是走了。”卡萨丁的邻居……卡兹克来到了卡萨丁的家里。
  
  “毕竟是为了救我们的女儿……”卡萨丁的老婆一边做着饭,一边说道。
  
  “唉……真是个好父亲呢……我突然很感兴趣,如果他知道卡莎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卡兹克说着躺在沙发上笑了起来。
  
  “别说了……当初咱俩说好保密的……”卡萨丁的老婆端上来一碗汤,皱了皱眉,说道。
  
  卡兹克微微一笑……接过汤碗,一饮而尽。
  
  卡萨丁的老婆收起碗筷,回到厨房,顺手将一个白色的包装丢进了垃圾桶……无色无味三天发作特质毒药。
  
  “这次他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怎么样?咱俩找个日子把事情办了?”卡兹克一边回味着汤的美味,一边问道。
  
  “再说吧……等过一阵子……”卡萨丁的老婆随口敷衍道。
  
  跟你办事?呵呵……您想的太好了……
  
  这时,门铃声响起了……
  
  打开大门,一名英俊的年轻猎人站在门外……这是卡萨丁的徒弟。
  
  卡萨丁的老婆一看他来了,笑的十分灿烂的迎了上去。
  
  “怎么这么晚才来啊?饿了吧?来,我給你做了烤鸡。”
  
  “这差距……难道……”卡兹克眯起眼睛,皱了皱眉。
  
  “我还有事,先走了。”卡兹克似乎想到了什么,掠过两人走出屋子,朝着自己的房子走去。
  
  看到卡兹克离开了,年轻猎人笑了起来。
  
  “师傅应该回不来了吧?那咱俩德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