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透视医能狂少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一场梦吧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一场梦吧


  “武帝殿?”肖逸飞有些吃惊,这个女帝也是太变太了吧,一把就控制住了剩下所有的家族,而且,还建立起了一个巨大的武帝殿,控制整个大/陆,这究竟是有何其变太的实力,而且,能够让古族低声下气,这着实让人吃惊……
  
  怪不得,在这个偏僻的小镇当中,就有来来往往的士兵巡逻,他们统一的服装,完全就不像是古族的人马,仿佛就是帝王家的jun队,盛气凌人……
  
  “啪!”问道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肖逸飞也是不在迟疑,他先是直接将小老儿打晕,就让他以为是一场梦吧,而他也是有重要的事情,现在马上就得去办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打听打听吧……”现在这个古界,,完全就不是七个古族的天下了,已经变成了一人的天下,这么恐怖的统/治力,要是一般的人,或许完全就不能掌握得住吧,他忽然有种想法了,想去会一会这个女帝了……
  
  彻夜赶路,肖逸飞洗掉了自己身上的污泥,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这个世界该穿的衣服,现在看起来,没有奇装异服的肖逸飞,到是有些像这里的土生土长的而本地人。
  
  “与我交好的家族有张破额张家,还有常威的常家……”肖逸飞回想了一会儿,就想到了这些个家族,同时,他的脑海之中,又是想到了当初张破舍命救自己的模样,现在想起来,依然是伤感不已,本来想着再过来,就为自己的好兄弟报仇,可是没想到竟然已经被人抢先一步了……
  
  就像是握紧的拳头,突然间打在了棉花上,肖逸飞只是觉得心中有些无奈,更多的是对这两个兄弟的感叹,以及伤痛。
  
  张家还算是一个古族之一,所以,也不算太落魄,如今可能因为不在是萧家当道,张家的家境,又逐渐发展起来,在古界大/陆的中/央,倒还是有一座比较阔绰的张府,肖逸飞也是打听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知道,后来的张家,变成了现在的张府。
  
  “嘭嘭……”肖逸飞礼貌性地敲了敲门,很快,门内就传来了一位家丁的声音,“谁呀?”
  
  “你好,我要见张家的老爷,你就给他说是肖逸飞求见……”肖逸飞笑着说道,他与张老爷子,关系也还是不错,这张老爷子,正是当初兄弟张破的老父亲,因为张破的关系,他一直和张家有些关系,“张破啊张破……”肖帆又是想到自己兄弟,眼睛都是有些红了……
  
  “哗”过了好一会儿,张府的大门就被打开了,来开门的竟然是张老爷亲自来的。
  
  “贤侄!”张老爷子有些伤感地说道,上前就是拖着肖逸飞。
  
  “伯父好。”肖逸飞也是十分感慨,这位老父亲现在竟然是这样的老了,或许正是张破的死,给予这位高龄的老人一种打击吧。
  
  “走吧,我们进去说……”张老爷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高兴地说道,随后又是吩咐道自己管家:“快备好好酒好菜,我要跟我的侄儿好好地喝上两口……”
  
  “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壮志凌云几分酬知己难逢几人留,再回首却闻笑传醉梦中…”
  
  在于张老爷子喝酒的时候,肖逸飞的脑子中,忽然间就回想起了这样的歌词,这是现实国/家中,一位著名歌手演唱的歌曲,此刻,放在此处却是别有一番滋味,人的一生,不正是“且随壮志凌云,待到回首苦笑”的过程吗。
  
  两人之间的聊天,无非就是张破的事情,张老爷子老年丧子,而肖逸飞则是感叹自己的兄弟就这样英年早逝,不得而终,他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感受,却为了自己甘愿一命抵上一命。
  
  “老爷子,对不起……”虽然有些迟,但是肖逸飞还是用着极其沉重的语气说道,“当初,张破就是因为救我才死于非命的……”身为张破的父亲,肖逸飞必须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儿子的死因,好歹是有个想法吧,随后他就将自己与张破发生的事情一一讲述了出来。
  
  “……”张老爷子很明显楞了一下,随后眼角竟是有些湿润,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给自己斟上了一杯酒,笑着一饮而尽说道:“这个臭小子,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义气……罢了罢了,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肖逸飞久久没有说话,他虽然没有丧子的痛苦,但是能够感受到那种难过的心情,他也是端了一杯酒,重重地一饮而尽,心里也是暗暗下定决心,有生之年,不管张家怎么发展,他都一定会护得张家周全!这是他能代替张破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两人直接从傍晚直接喝到了深夜,这种痛苦,似乎是只有酒能够掩盖,多久不见的爷俩,见面时,除了感伤,也就是寒暄了。
  
  “伯父,其实我这次来,是有要事相求……”酒过三巡,肖逸飞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目的。
  
  “贤侄有话直说,你是臭小子的兄弟,与我而言,也算是半个儿子,凭我们的交情,有什么好遮掩的……”张老爷子特别爽快,他不仅是看中张破的这个兄弟头衔,更在乎的是肖逸飞背后的实力,足够能让他满意的潜力。
  
  “我想,”肖逸飞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找伯父借点人马……”的确,这一次,他就是来寻求帮助的,虽然有些难于开口,但是没有办法,现在外面的情况紧急,唯有这条下下之策了。
  
  “借点人马?”张老爷子有些停顿,看样子似乎是有些奇怪。
  
  于是,肖逸飞就将外面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张老爷子,他对张老爷子完全信任,所以基本上,没有任何迟疑。
  
  “没想到贤侄竟然有这种报国之志。”张老爷子先是笑着夸赞道,随后却是陷入了一种苦恼之中,然后有些犹豫。
  
  “伯父,还有什么疑问吗?”肖逸飞自然是看出了张老爷子的难处,他倒不是认为张老爷子会不愿意借这些人马,定是有一些难处,所以对方才显得那么迟疑。
  
  “贤侄啊!”张老爷子感叹了一声,“倒不是我不想帮你,我们张家现在兵强马壮,到是也有些高手,只是……你也应该有耳闻了吧……”
  
  “伯父,怎么了?”肖逸飞有些感觉有些奇怪,疑惑地问道。
  
  “现在这个古界啊,已经不是古族所能控制的世界了。”张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要是在以前,这些人马的流动,是完全自由的,只是现在不那么自由了,上面有人管着……”他用手指指了指上面,很明显,就是有人正在管理这些事情。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