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 第548章 你喜欢摩卡?

第548章 你喜欢摩卡?

    “还好吧。”叶子君轻啜了一口咖啡,“早上吃了很多,现在还不是很饿,只是在这个点,习惯性的要开饭,不吃点什么,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对了,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啊?”
  
      服务员将温若然点的咖啡端上来放在透明的玻璃桌子上,她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又将瓷杯放入托盘,她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哀怨的看着叶子君:“君子……我又要出国了。”
  
      “是吗?”叶子君忽然想起昨天宋俊彦说的话,她的手有意无意的摩挲着瓷杯。
  
      “恩……俊彦说他想要拓展公司在外的业务,所以,近几年可能要长期住在国外,如果公司发展的好,那么就更不用说了,不是长期,是定期了。”
  
      叶子君听她说话的时候,有轻微的走神,待到她说完时,才回过神来,“恩”了一声,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的咖啡,掩饰自己内心莫名的心虚。
  
      “那和爷爷说了吗?”
  
      “恩……你也知道,爷爷年纪大了,总不想我们长辈离家太远,也不知道俊彦是怎么说服他的……”
  
      “谁知道呢……对了,你们什么时候走?”
  
      温若然往椅子后背上一靠,一头栗色的波浪卷发披散在她的肩上,透露出莫名的妩媚:“不知道,大概不到一个月就得走了吧,俊彦说,要让他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干净……”
  
      “这样啊……”
  
      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干净,所包含的,也有她吧……
  
      “君子,那些是什么?”注意到叶子君身旁的大包小包,温若然指了指那些,有些好奇的问。
  
      “这些都是我明天要去农场带给郭爸郭妈的礼物。”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去农场了?你不是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过了吗?”
  
      叶子君笑了笑,将剩余的蛋糕吃完:“以前不去,是因为上班没有时间,现在闲下来,再加上上次郭妈说郭爸的身体最近不太好,总觉得要去看看才好。”
  
      温若然斜眼看她,撇了撇嘴角:“我不是听说你最近也在一家花店上班的吗?你也真是的,让三哥帮你开个花店不就好了吗,还非得去别人家的打工……”
  
      叶子君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在别人那打工有什么不好的,赔了赚了,我都不用管,只要每天去打个酱油就好了,我也只是在家里实在闲的慌,想找个事情做做罢了……”
  
      温若然疑惑的问:“既然打工,你怎么还有时间去农场?”
  
      叶子君轻笑:“花店最近正好不开,所以有了些时间。”
  
      “这样啊……”
  
      温若然没有开口继续说话,叶子君也静静的喝着自己的咖啡,春天似乎已经悄悄来临,温暖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照在人的身上,似乎也可以感觉到温暖。
  
      叶子君看了看温若然,想到上次她说的那个宋俊彦一直收藏着的戒指,还有上次,她刻意的提到她的戒指,她的直觉告诉她,她似乎猜到了什么。
  
      她想了想,却始终没有想到什么合适的语句问的时候会显得不是那么的刻意,挣扎了半天,在她还没有下决定的时候,温若然却忽然开了口。
  
      “君子……你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俊彦藏着的那枚戒指吗?”
  
      叶子君听到她的问话,握着瓷杯的手,有轻微的发抖,她抬起头,望着温若然,嘴角扯起一抹不自然的微笑:“恩,记得,怎么了?”
  
      温若然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细微的反应,自温自的说:“可是上次我去俊彦家的时候,却发现那枚戒指不见了……”
  
      “是吗?”叶子君端起咖啡杯,想要喝一口,却发现杯子里的咖啡早已喝光,露出惨白的瓷。
  
      “这件事,在我的心里闷了很久,你说,他是扔掉了,还是送人了呢?”
  
      即使不照镜子,叶子君也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假,有多僵硬,可是她还是伪装着:“也许是扔掉了,反正你们都在一起了,你也没有必要纠结于这些问题,不是么?”
  
      “是啊……”
  
      两个人又陷入沉默,明明是暖气开得很足的咖啡厅,叶子君却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底,逐渐蔓延全身……
  
      郭妈是个传统的妇女,人很亲切,一辈子没读过什么书,年轻的时候,一直照温着叶子君的母亲,年老后,平日就照温果园,勤俭朴实,她看到叶子君带着一大包东西过来的时候,赶紧走上前去,招呼着她进屋。
  
      叶子君走进屋内,将带着的东西放在桌上,笑着说:“郭妈,这些东西都是补身体的,你和郭爸要多吃吃才好。”
  
      “你人来了就好,还带什么东西,我们在这儿,想吃什么都有,就不用破费了,这些东西,你都带回去吧,也给彦峻补补。”郭妈笑着拒绝。
  
      叶子君握住她的双手,因为操劳过度,她的双手显得枯燥干涸,摸着有轻微的刺痛感,叶子君却还是紧紧的握着:“这些都是我的心意,你不收下,我会不安心的……你不用担心彦峻,他补身体的东西多着呢,再说,我拿来拿去,也很麻烦啊,您就收下吧……”
  
      郭妈面露难色,犹豫了很久,才下定决心:“那我这次就收下了,你在我们这儿住几天吧,我和郭爸都怪想你的,正好,我还可以做些菜给你吃。”
  
      “好的啊……”叶子君笑着说:“正好,我也很久没有尝到郭妈做的菜了,可怀念了……”说完,还咽了咽口水,惹得郭妈禁不住笑了出来。
  
      “对了……郭爸呢?身体好点了没?”
  
      郭妈微微叹了口气,仿佛有心事般:“郭爸在房间呢,身体还好,只是腿脚还是有些不便,这些天疼得有些厉害,就一直躺在床上了。”
  
      “这样啊……那郭妈你去忙吧,我去看看郭爸。”
  
      她推开有些吱呀作响的木门,郭爸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听到开门声,转过头,见是叶子君,笑着招手示意她过去。
  
      叶子君笑着走过去,拿了把椅子,坐在床边:“郭爸,怎么样?腿还难受吗?”
  
      郭爸将电视关掉,笑着伸出手握住叶子君的手,他的眼里满是泪花,他的嘴巴张张合合,却总是说不出话来。
  
      叶子君正疑惑的时候,郭妈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切好的水果,她将水果放在床头柜上,坐在床边,嘴角是勉强的笑:“你郭爸,因为前段时间受了刺激,心脏受不了,送去医院抢救,命是捡回来了,却不知为何,总不能开口讲话,我们试了很多方法都不管用,医生说他的嗓子并没有出现问题,也许是受了刺激,所以才会这样的……”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一个月前吧……”郭妈将郭爸的被角掖好,郭爸还紧紧的握着叶子君的手,眼神里满是愧疚的神情,似是有好多话想要对她说,可是没有办法,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这样的看着她。
  
      “到底是什么事,将郭爸弄成这样子?”
  
      在听到这一问的时候,郭妈眼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掉落了下来,她一边摸着眼泪,一边伸手紧紧握住叶子君的另一只手:“君子……我们对不起你啊……我和你郭爸对不起你啊……”
  
      这是叶子君没有意料到的情况,一时间她也有些慌张,无奈她的两只手都被握住,她只能安慰道:“郭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不要吓我啊……”
  
      郭妈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脸上的泪痕,看着叶子君,平静了很久,才还带着抽泣的声音说:“这个农场,原本是你母亲的,你知道吗?”
  
      叶子君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我从小看着你母亲长大,我对着她就像对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在她过世之后,你父亲念在我和你母亲之间的感情,就将这个农场送给我们了,说是也算是报到了我对你母亲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可是,你也知道,这些年,你郭爸的精神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这样,他自己莫名其妙的签了份什么协议,现在有人根据那个协议,要将这个农场拆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叶子君有些不相信,睁大眼睛看着郭妈,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可是郭妈却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她转过头,看着郭爸,他早已泪流满面。
  
      “所以说,郭爸是因为这件事才进医院的吗?”
  
      郭妈一边用手不停的擦着留下来的泪,一边点头:“原本我还不知道这个事儿,等到有一天,一个老板带着律师和一群跟班过来,说是让我赶紧搬走,他们要将这个农场拆了的时候,我才知道的,那天,你郭爸跟他们闹,结果,因为心脏受不住,进了医院……君子……我和你郭爸对不起你和你妈啊……你妈平时没事的时候,最爱到这里休息,她甚至在怀了你的时候,都一直在这儿养胎,可是,现在却被你郭爸和郭妈弄到了这步田地……我们实在没脸见你了。”
  
      叶子君叹了口气,虽然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却也清楚,这不是郭爸的错,“郭妈,你别哭了,我知道这不是你和郭爸的错……这个农场是妈最重视的地方,我不会让它消失的,这件事就交给我去解决……”
  
      她转头又看向郭爸,笑着说:“郭爸,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你没有必要感到愧疚,你在家好好的养病,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郭爸看着她,热泪盈眶,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叶子君见两位老人的情绪稳定了些许,过了半晌才问:“郭妈,你刚刚说上次那个人来让你们搬走,那你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吗?”
  
      郭妈想了一会儿说:“我们没有那个老板的联系方式,但是那个律师留了张名片给我们。”
  
      “是吗?在哪儿给我看看。”
  
      郭妈点点头,起身走到床的另一边,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叶子君,叶子君接过名片,上面是简单的名字和电话——言梓修。
  
      叶子君在房内,来回踱步,她看着手中明信片上的电话号码许久,终于下定决心,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
  
      “你好,请问是言梓修言律师吗?”
  
      对方似乎愣了一下,随后“恩”了一声,然后不再开口,双方陷入有些尴尬的沉默中,他似乎在等待着她的话。
  
      “那个……那个……你还记得你接过一个土地产权纠纷的案子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似是在思索,隔了半晌说:“是的。”
  
      “我叫叶子君,是这个农场原有主人的女儿,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可以约你出来谈谈吗?”
  
      言梓修喝着咖啡的动作顿时顿住,他将咖啡杯轻轻放在桌子上,嘴角露出若有似无的笑,他踱步走进卧室,坐在床边,淡淡的语气:“对不起,我最近都比较忙,可能没有时间……”
  
      “我不会浪费你很多时间,只要半个小时……十分钟也可以的。”
  
      可以想象到叶子君的焦急的表情,言梓修的心情不明的大好,他用手捂住嘴巴低咳了几声,严肃的说:“我明天下午会去如岸,如果……”
  
      “我知道了。”不等言梓修说完,叶子君就接着说:“我明天下午会去如岸等你的。”
  
      挂断电话,言梓修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口,看着天花板,眼前却浮现出叶子君的脸庞,他的嘴角有抑制不住的微笑的弧度。
  
      第二天一大早,叶子君就出了门,开着车到如岸,她选了靠窗的位置,点了杯摩卡,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行人们。
  
      时间如白驹过隙般过的飞快,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叶子君环温四周,也许是因为工作日的原因,咖啡厅里的人极少,只有三三两两的人,零散的分布在四周,她实在认不出谁是言梓修。
  
      无奈之下,她只得拿出电话,拨打他的号码,电话很快就接通,在那同时,她听到了一阵铃声从门口传来,她起身向门口望去,惊诧的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接起电话,说了一声“喂。”
  
      几乎是同时,她的话筒里,也传来一声低沉的“喂。”
  
      叶子君久久不能反映,只能站着呆呆的望着门口的那个方向,言梓修皱着眉,仔细的听着话筒,里面传来熟悉的咖啡厅里正在播放的音乐,他抬起头,微微转了一下,就看见站在座位边,望着他的叶子君。
  
      言梓修优雅的笑了一下,将通话着的手机按掉,一步,一步的向着叶子君走来,叶子君还沉浸在那份惊讶中没有回过神来,言梓修已经伸出手,礼节性的笑着说:“又见面了,叶小姐。”
  
      叶子君终于回过神来,也微笑着伸出手:“你好!”
  
      言梓修刚坐下,服务员就走了上来,他也点了杯摩卡,回过头来的时候,就看见叶子君正望着他,“你喜欢摩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