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业火焚九州 > 第68章 淫贼?

第68章 淫贼?

接着,南宫月突然跑回刚刚出来的房间,几步来到床前。
  
  “羽仙,羽仙,快醒醒~”
  
  一边叫着,南宫月一边用手推了推洛羽仙,这一下,洛羽仙就是睡得再沉也被吵醒了。
  
  “嗯~怎……怎么了?”
  
  还在睡梦中的洛羽仙被人吵醒,显得有些迷糊,眼睛半睁着望向叫醒自己的南宫月,不过,她失神的双眸显然是告诉别人自己还没醒过来。
  
  “那个,昨天跟咱们一起的那个,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
  
  南宫月也顾不上体谅洛羽仙,大声问道。
  
  洛羽仙被她这样一闹,终于回过神来,只是看着南宫月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却是变得有些疑惑。
  
  难不成南宫月睡了一觉,实力没有恢复不说,连脑子也坏掉了?
  
  洛羽仙不由得吃了一惊,想着难道是星辰殿眼见南宫山庄出了南宫月这个江湖第一天才,眼气不过,派人下毒把她毒傻了?
  
  可是,自己怎么没事呢?
  
  南宫月看着洛羽仙迟迟不作声,还以为她还没有睡醒,没听懂自己的意思,又开口问了一遍。
  
  “昨日,同咱们一起过来的,是谁?”
  
  “跟咱们一起的,不是花浅吗?”
  
  终于,洛羽仙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却是又有些担心地望着南宫月。
  
  而听到洛羽仙口中的那个名字,南宫月原本焦急的脸色一塌。
  
  “果然是这个名字,花浅。”
  
  “月儿小姐,你没事吧?”
  
  洛羽仙看着南宫月,想着还好她还记得自己。“羽仙,你还记得吗?三年前天剑山的剑典比试的时候,玄天观的清玄曾经将小~凡认成了别人。而他认成的那个人,名字便叫做花浅。”
  
  “啊?”
  
  刚刚被人从睡梦中叫醒,接着又被莫名其妙地问了一个问题,洛羽仙还沉浸在刚才对南宫月失忆的猜测中,突然又听到南宫月的的这个问题,自然又是一愣。
  
  只是,南宫月这个时候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猜测中,哪里注意到洛羽仙此时的神色,只当她是听到自己的问题也吃了一惊。
  
  “不会错的,当时那个清玄突然暴起发难,指责当时假装天剑山弟子的…小凡,所有人都以为他和那花浅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后来他的态度突然转变,更是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当时的闹剧让我印象深刻。”
  
  到了这个时候,洛羽仙终于明白了南宫月话中的意思,原来她以为这个和自己同行的花浅,就是当初被清玄视为死敌的人。
  
  “江湖这么大,难免会有一两个同名同姓的人,月儿小姐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洛羽仙道。
  
  “况且,就算是那清玄所说的花浅,他并没有害过咱们,难不成就因为和他有仇,咱们就真不把花浅当好人?”
  
  “这江湖之上,好人坏人,谁又能够说的清楚?”
  
  洛羽仙一番话说完,也让南宫月一愣,她没想到洛羽仙居然如此信任这个来路不明之人。
  
  而看到她对自己的话如此不以为意,南宫月心中更是着急。
  
  “咱先不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当初那清玄说这花浅~这花浅是~是个淫贼!”
  
  说出最后两个字,南宫月只觉得自己的脸颊滚烫,气息都有些急喘。
  
  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小女孩,而想到自己这两天相伴之人,竟是江湖上最不耻的一类人,南宫月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作为江湖正道,天然就对贼有些抵触,更何况还是一个“淫贼”。
  
  “应该~不会吧~”洛羽仙还是不相信。
  
  “你瞧,你瞧瞧~”
  
  看到洛羽仙如此袒护花浅,南宫月更是心中打定主意。
  
  “我听山庄的师兄弟们说,淫贼最会讨女孩子的喜欢了,等他把女孩骗到手,就对她做一些很~很过分的事,然后再抛弃她。”
  
  “你现在什么都为他说好话,我看你已经被他给骗得团团转了!”
  
  “不,不是这样啦~”
  
  洛羽仙依然还有些不相信,不过她也想起当初天剑山上,清玄对那口中花浅的“痛恨”,还有他提及的“淫贼”二字,心中也有些发颤。
  
  只是,不知道为何,她心中就是觉得花浅不是清玄口中所说的那种人。不过,她也确实找不出什么理由去证明,总不能说自己的感觉吧。
  
  “我还是~”
  
  想再辩解两句,只是不等她说完,只听到院子外面有人敲门。
  
  “砰,砰砰~”
  
  被人打断,洛羽仙反而松了一口气,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从床上下来,来到院门口,将门打开之后,只看见门口站着两个不大的孩子。
  
  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都是可爱无比,让洛羽仙想起过年家中贴过的年画上的娃娃。
  
  只是,两个孩子的肤色有些黝黑,看样子是经常被太阳晒过。
  
  而那两个孩子看到洛羽仙,却并没有太多的怕生,反而是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她。
  
  “你们……找谁?”
  
  反而是洛羽仙被两个孩子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询问道。
  
  “俺们是来送饭的。”那男娃开口说道。
  
  这时,洛羽仙才注意到两个孩子手中都拿着东西。
  
  一个手中端着一只砂锅,另一个手中则是端着一只筐子,不过上面盖着一块笼布,看不到下面是什么。
  
  只是,从笼布上腾起的阵阵热气,和那若有若无的香气,洛羽仙也猜到下面怕是什么吃的东西。
  
  忙是从孩子手中接过砂锅,这才发现砂锅之中同样是热气腾腾。
  
  “是谁啊?”
  
  这时,南宫月也从屋中走了出来,看着门口的两个孩子。
  
  “他们说是给咱们送饭的。”洛羽仙道。
  
  两个孩子从门口望去,看到此时正站在院中的南宫月,都是眼前一亮。
  
  “姐姐,爷爷说昨天家里来客人了,俺们是帮爷爷来给你们送吃的。”小男孩道。
  
  “你们爷爷?”
  
  南宫月起初还是有些疑惑,不过稍一思索,便是知道了这其中缘由。
  
  “你们爷爷就是住在这里的那位老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