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超维之道 > 第十二章 瞌睡药片

第十二章 瞌睡药片

    此“不言之教”很适合——县城的三个城门、七个茶寮、五个歇脚的店、一家镖局等零零散散,计有三十多个点,以之为中心,拓出一个一个的阵法,覆盖全城……像是一张绵密的、毫无死角的蜘蛛网,收集、读取每一处的声、色,掌控着每一寸土地上的,每一件细微的变化;针对性的分析、算法覆盖,构建逻辑算法,用数学手段简化繁琐,这本就不需要风尘、韩莎刻意的去提醒,风曦云本能一般的这么做。
  
      天赋……有时,天赋就是这样的“不讲道理”,那一种才情,便如人之手足,不需要刻意,就会抓取、会走、会跑、会握手、会灵活的活动。她就像是一只结网以待的蜘蛛,感受着任何的风吹草动,等待着猎物的来临——
  
      在官府无觉,百姓无察,就连高来高去的江湖客自己都感觉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的混进城,相互碰头的时候,却不知道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不知道他们的计划、他们的手段,官府的应对,都同时在“直播”,风曦云吃着一块松松软软的、甜丝丝的糕点。将落在手上的糠舔的干净,鼓着脸,一边咀嚼,一边含糊着声音:“他们就要去劫狱了。天野叔叔,落落阿姨……”故意的叫了张天野一声“叔叔”安落一声“阿姨”,笑嘻嘻道:“咱们是看现场,还是这儿看?”
  
      “看——这么大一块蛋糕,没了!”张天野拿起一块蛋糕,塞进自己嘴里。牛嚼牡丹花一样几口吃完,又拿起一块:“这块儿也没了,这块儿……”
  
      “最后一块,也没了!”安落则是拿起了最后一块,放进了最的嘴里。
  
      风曦云尖叫:“啊……你们俩欺负我一个小孩子,有意思吗?那是我爸爸给我做的蛋糕,又不是给你们做的!”
  
      张天野道:“叔叔也是为你好。你看这蛋糕,糖分那么高,热量那么大,你要吃多了不变成小胖妞了?万一到时候你爸爸、妈妈不喜欢你怎么办?作为一个小孩子,是一定要知道节制的……”张天野特意在“小孩子”三个字上加重了声音——报复的意思是一丁点儿都不掩饰。不过,现在风曦云可是有了爸爸、妈妈的人呢,转头就跟韩莎、风尘卖可怜:“妈妈、爸爸,他欺负我。”
  
      风尘道:“就是叫了一声叔叔,至于么?”
  
      “至于……”张天野提高声音,说:“凭什么叫叔叔,都把我叫老了。有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博学多才的叔叔吗?你平心而论!”
  
      “你不就是吗?”风尘无视了他的表演:“你不想当叔叔,那你叫我一声叔叔。然后我就让云云叫你哥哥。”
  
      “我……”张天野脑海中一阵A-or-B……然后感觉,无论是哪一个,也都是满满的坑,一摆手,说:“我大人不计小人过。”
  
      “反正叫我一定要叫姐姐!”安落说:“严格来说,我是你妈妈的徒弟,咱们论姐妹是正当的。”
  
      风曦云指着张天野说:“对,不包括这个悖论。爸爸,我的糕点都被他俩吃完了,我还没吃好呢。”
  
      风尘摸了一下鼻子,说:“下次再给你做。不过也的确吃了不少了。云云,接下来的行动就由你来解说吧。”
  
      “嗯!”
  
      风曦云将自己读取的信息处理了一下,链接了风尘、韩莎、张天野和安落。众人的一丝念头盘亘,恍如做梦一般,进入了一片虚幻之中。周遭是虚幻的,但事件,却又是真实的。一群江湖人秘密商议,联系,将晚的时候,便采取了行动——牢房是不能通过打洞、挖掘之类的方式突破的。牢房的建筑,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门只有一个,任何从门外的墙壁上开口的行为只会导致一种结果:
  
      无论是从外向内,还是从内向外,只要从墙壁上打洞,墙壁中夹层内的流沙就会流出来,将里面的犯人淹没。
  
      像好莱坞的那种越狱影片中,挖洞逃跑的剧情,根本就不可能。每一个牢房都有这种独立的夹层设计,并且每一个牢房的门也都只有一个窄窄的,用于送饭的窗口。一般情况下就连狱卒都没有钥匙。但有时候开门,并不需要钥匙——前提是所用的锁足够的简单,或者开锁的人的手艺足够高超。
  
      这群来劫狱的人中不乏一些鸡鸣狗盗之辈,牢门捣鼓了几下就被打开了。里面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恶臭的人被拽了出来。
  
      腿上、身上都是被用过刑的伤痕,连走路都成问题。而那一个高度只有四尺,宽不足三尺,长不足五尺的牢房,更是让人一只蜷缩。衣服上有便秘留下的污秽,小黑屋一样的牢房里一露头,一人就低声道:“在下草上飞,英雄千万莫要说话,惊醒了狱卒。”那人的口中发出一阵“赫赫”的气流声,听的出有着不小的内伤。而这监狱内的狱卒,此时却都是在睡觉,且一人的头上贴了一个圆坨坨的,形状像是“止疼片”一样的白色小药片——小药片上还有一个笑脸,贴上之后,人就睡了。
  
      简直神奇的“不可思议”——这一种小药片的作用机理是什么?内中的构成、成分,又是什么?
  
      这厢的五个人被小药片吸引了注意力,也就将什么劫狱的事情放到了脑后。一门心思的研究起小药片来……张天野还被抓了差,风曦云对他道:“喂,想当叔叔还是当哥哥?想当哥哥就去弄一些小药片回来!”
  
      “等着!”张天野说了一句,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屋内。
  
      风曦云以一种极为细微的尺度,利用阵法形成了类似于神束线一样的扫描手段,将一个人头顶的小药片层层递进的扫描,从宏观结构一直到大分子团,再到小分子,再到更细微、空旷的尺度,编织出一个极为立体的结构。其中所蕴含的成分,也一下子出现在了众人的脑海中,与此同时,那一个被观察的狱卒却是活生生的被烫醒了——他的额头上的小药片表面被高温烧成了焦黄色,额头上也烫出了一种极为诡异的伤痕,皮肤上的纹理消失,变成了光滑的如塑料一般。而这个时候,张天野也正好来了,随意一指头又隔空来了一发“十指穿弹”,花生米大小的一个小型的纠结阵法裹着气团,在人眉心一砰,人就晕了过去。张天野吹了一下手指,说:“也太不小心了。不过这丫头这一个扫描的阵法,居然会有这样的威力,要是范围再小一点儿……”
  
      简直和伽马射线差不多了,一下子就熟了。
  
      这玩意儿略显得残忍。
  
      但——反过来一想,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观察的本身,就会和被观察的对象产生一些反应,从而才能得到反馈。区别就是有的反应强一些,有的反应弱一些。但再弱的反应,若是集中到了某一微观的程度,也会变得很激烈。
  
      又对前面背起了犯人跑的草上飞说了一句:“不用谢,哥们儿是活**。不过你的饼饼我就全收下了。”
  
      草上飞却是……一路跑一路懵逼,他的宝贝小药片呢?怎么都没了?只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反正这些人睡的好好的,赶紧跑才是正事儿。想着也许是那些护卫的同道看着好用藏起来了?嗯,有可能。
  
      ……
  
      张天野拿着药片回到了客栈之中,所有的小药片全部放在了桌子上。药片的个头实际上要比止疼片还要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
  
      “这就是能让人睡过去的药片?”韩莎拿起一片,在风尘的眉心按了一下,风尘一点儿事儿都没有,道:“没用。”又在自己的额头上试了一下,只是觉着稍微有点儿犯困的意思,再给风曦云贴了一下——风曦云只觉一阵困意,但却也没有睡过去。将小药片一取,人又精神了过来。
  
      张天野、安落二人也试了一下。二人也是觉着一困,不曾昏厥。张天野道:“这药片儿好像对咱们没什么用。”
  
      “这不就是《三侠五义》的评书里说的那种小药片吗?一个笑脸,给人一按,人就睡过去了。”
  
      “嗯……这个东西,还真够不可思议的。”
  
      风尘拿了一个药片,仔细的查了一下。单条的神束线虽然单薄,但却并不会产生高温。只是一看,结合刚才风曦云的解剖,这一片药的秘密也就不存在了。这种药,主要的是依靠的一种放射性物质——本来,这种放射性物质是可以让人昏昏的,但对人有着极大的危害。但经过了君臣配伍,药性的中和,便使得放射性的波生出了一些变化,很接近于人的脑波,可以让人一接触,就陷入昏睡……只是,对人的身体的伤害,却几乎没有了。最神奇的,就是这其中精妙的配置:
  
      既中和了放射性物质的伤害,又让原本让人昏昏的,害人的放射,变成了一种引导睡眠的放射。
  
      无论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什么,发明这一个小药片的人,都是一个人才。
  
      等风尘将药的各种主要的、不主要的材料,配伍分发给众人,解释其中的原理后。张天野就只有一个“卧槽”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