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八零娇妻有空间 > 第438章 柳神医是不屑出手的

第438章 柳神医是不屑出手的

    云莲见她不想多谈,也没有勉强,也笑着回应钱娇的话。
  
      “我也没有做什么,事情都有员工做呢,平常我在家也没事,你彦二叔平日又忙,早出晚归的,我来铺子里也好打发时间不是,再说我不也是老板吗?给自己赚钱,心里开心。”
  
      云莲是彦家的正经儿媳妇,当然不会缺钱。
  
      钱娇自然知道她这样说不过是安自己的心,她感激的朝她一笑。
  
      南家那边,秦霜真的去外面找了一个颇有名望的中医,过来给南红珊开了一贴止疼的方子,李婶当即煎药送到了南红珊的床头。
  
      一天三顿药的喝着,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南红珊就哭着要找南老爷子。
  
      南老爷子一听孙女哭着要找他,也是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
  
      人才进门,就听到南红珊气息虚弱的哭着对他说:“爷爷,我疼,我疼,那些药喝了一点用都没有,我疼啊。”
  
      当他看到仍旧一脸苍白的南红珊,疼得额头冒汗的可怜模样,一颗铁一般的心肠,也是顿时软了,满脸担心和心疼,在脸上瞬间展露无疑。
  
      “红珊啊,你别哭别哭……”
  
      说着,他便扭头去看秦霜,眸子里都是责怪的神色,问道:“不是让你去找一个好中医给红珊开贴止疼的方子吗?你到底是怎么办的?找的是什么人呀?是按方子煎的药吗?按时服用了吗?”
  
      秦霜垂下眼帘,擦了一下眼泪,做出也很委屈的样子,说:“爸,我请的是都城有名的中医,只是红珊这伤,你也知道,伤得有些……毕竟比不上柳神医的医术,爸,不如去请柳神医过来看看吧,红珊她一直这么疼着也不是个事呀,看着孩子这疼着,我心里也难受。”
  
      秦霜说着眼泪又哗啦啦的往下流了。
  
      南老爷子蹙眉想了一下,才像是下了天大的决心一般,心疼的看了南红珊一眼,才对秦霜说了一句,“你好好照顾红珊。”
  
      然后转身出门了。
  
      南红珊看着南老爷子的身影走出门外,才收回视线与秦霜对视,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秦霜看着这样的南红珊在心里叹了口气,却是眼神宠溺的瞪了她一眼。
  
      南红珊被秦霜瞪了也不以为意。
  
      片刻之后,李婶上来悄悄跟两人说,南老爷子已经让人去找南群了,通知他亲自去一趟孟家,请柳神医过来给南红珊看看。
  
      南红珊闻言,立刻有些紧张,忙担忧的问一旁仍旧冷静如常的秦霜,“妈,要是柳神医来了,会不会当着爷爷的面揭穿我们的谎言呀?”
  
      秦霜闻言却是微微一笑,才对南红珊安抚道:“别担心,柳神医不会来的。”
  
      南红珊听了却是更加疑惑,以南家的身份,她爸爸南群亲自去请柳神医,他敢不来?
  
      秦霜像是看懂了南红珊心里的疑惑,便笑着对她说:“柳神医并不姓柳,他是孟家的人,想请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至少,为了南红珊,为了一贴止疼药,柳神医是不屑出手的。
  
      当然这些,秦霜是不会告诉南红珊的,不然,只怕她这个性子跋扈的女儿又要闹起来了。
  
      女儿这样的性子,在南家她能护她周全,可往后嫁入别人家,可要如何是好?
  
      秦霜正忧心着南红珊的未来。
  
      南红珊却是在想,孟家人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医生而已,只是既然母亲说柳神医不会来,那就再好不过了,她们原本计划里,就不是要请柳神医来的。
  
      事情最后果然是如同秦霜想的那样,南群回来的时候,脸上是有些难看的。
  
      他不仅没能请来柳神医,在柳神医听到他退而求其次,想请柳神医给他开一副止疼药方的时候,柳神医更是直接让人把他赶了出去。
  
      还很是愤怒的对他怒喝,南群是在侮辱他的医术,亵渎他的名声。
  
      区区一贴止疼药,也配让他动手开方?
  
      真真是对他国医圣手医术的亵渎。
  
      亵渎啊亵渎。
  
      南老爷子听到南群回来的描述,脸色也不甚好看,可他们也一早就明白,柳神医会有这样的反应。
  
      国医圣手柳神医,出身好,医术高,脾气差,不合脾气者不医,不感兴趣的病症不医,心情不好也不医,反正要求五花八门,行为更是毫无章法,这些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如今南红珊这种小女孩身娇肉贵的疼痛,他不出手也很正常。
  
      他们只是心疼南红珊,才不得不上门求医。
  
      秦霜在一旁听着,知道南群没请来柳神医,还被人轰了出来,就不动声色的垂下了眸子,做出擦拭泪水的样子。
  
      还不经意的感慨道:“也怪红珊不该去惹钱娇,不然也不会让群哥去受柳神医的这番侮辱。人都说医者仁心,可看柳神医这脾性……哎,只惟愿钱娇以后不要仗着她的医术,也得罪人才是,不然我们南家的根基,可不比孟家坚实。”
  
      孟家是真正的掌权人,彦家之下,孟家第一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然后秦霜这句话看似无意,却处处在针对着钱娇。
  
      南群更是因为在柳神医那里受了气回来,再听到始作俑者钱娇,他也瞬间觉得他今天在孟家受的那番侮辱,当真都是因为钱娇而起。
  
      他现在也是身份不俗的掌权人了,何曾受过今天这样的侮辱?
  
      心里的火气又蹭的就冒了起来。
  
      南老爷子对于南群被孟家赶出来,心里虽有不满,可也早有心里准备。
  
      可如今被秦霜这么一挑拨,顿时压抑的火气也找到了宣泄口。
  
      人总是这样,比你强大的不敢去招惹,只能自认倒霉,不敢怨怪。
  
      要是比你弱小,那芝麻大点的小事,都能演变成不能原谅的天大的大事。
  
      此刻南老爷子正是把南群,在柳神医那里受辱的帐,顿时就记到了钱娇的身上。
  
      如果不是她动手伤了南红珊,南群怎么会去请柳神医?
  
      如果不是他去请柳神医,南群怎么会被柳神医当街轰出了孟家?
  
      一想到大约明天整个都城都会知道,他儿子南群被孟家轰出大门的事情,他心里就觉得堵得荒。
  
      而这些让他孙女受苦,让他儿子受辱,让他南家丢脸的事情,都是因为钱娇而起。